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周年庆

    凯旋门娱乐城 老牌首选大额无忧。注册自动即送8元,存款1元再送18元。电子游艺优惠多多、期期好礼送不停!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官网:999305.com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网:80693.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微信支付宝 转账到银行卡赠送:1.5%返利,单笔支持50000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百家乐游戏

    百家乐游戏

    【百家乐游戏】官网:788285.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捕鱼,体育彩票样样火爆!会员账号永久收益金管家,免息借呗额度888888,存款返利1.3%超级反水1.8%
  •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官网:250336 .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微信支付宝 转账到银行卡赠送:1.3%返利,单笔支持50000
  • 澳门赌城

    澳门赌城

    【澳门赌城】官网:95665.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微信支付宝 转账到银行卡赠送:1.3%返利,单笔支持50000
  •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全面支持微信在线支付,扫码秒到账!注册即送真金白银 ,九大真人视讯平台,天天返水高高高!豪礼周周送 !每月更有亿万现金大回馈!15年大品牌值得信赖!
×

选择推广文案

【和别人做,是绝对不会有感觉!】【完】【作者:ntrsuki】

https://www.url8.info/?x=0

×
进入直播间
来啦
3898
查看: 1435|回复: 2

[都市生活] 【和别人做,是绝对不会有感觉!】【完】【作者:ntrsuki】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14

杏聊会员

2163

主题

2398

帖子

1万

积分

Level 14

积分
11148

青铜会员玄铁会员杏吧10周年纪念章德高望重建设巨匠白银会员峥嵘岁月建筑大师灌水之王黄金会员德隆望尊辉煌荣誉终身成就六扇门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17: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钢骨水牙 于 2019-3-14 18:46 编辑

  第一章

  眼前女友小美被和仔抱着。在睡床上,和仔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压着小美。女友衣服整齐,上身的T裇和下身的裙子也没有脱下,只把内裤边沿拉往一边,让和仔的性器可以插入。

  “小美,还好吗?会不会痛?”

  和仔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没事?你把被单盖起来?”

  小美满脸通红答说,和仔立刻慌张地把被子拉高,让两个人的身体给被单盖住,只露出头和颈项。

  “我可以动吗?”

  和仔以微小声音问道。

  “?嗯?”

  小美带着犹豫的回答,说了“嗯”一声后,她偷偷望向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我,脸上尽是惶惑不安。当眼神跟我稍一触碰,立刻慌张地把目光移开。

  然后和仔开始动了,他抽动腰身,被单里腰际的位置开始挪动起来,小美的嘴角吐露出微弱的呻吟。

  “嗯,嗯?嗯!呜?呜呜?”

  (同人)和别人做,是绝对不会有感觉!

  我是浩明,小美是我的女友,前天才刚刚渡过二十岁生日,我比他大一年,是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开始交往。

  自从加入课后社团以来,我便对小美一见钟情。还幸当时大家参加的社团都不是很热门,竞争对手也不多,令我可以得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处,成功夺得小美芳心。

  小美身高160,体重50kg,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女孩子,没有长得像哪个艺人,说她是美女,倒不如说是可爱类型。话虽如此,又不是超级可爱的那种,至少在此以前没有听过她曾受到搭讪和被男生告白吧。

  但纵然如此,她对我的一片痴心,时刻一心一意地对我的真情,还是令我深深地疼惜。我本身也不是什么帅哥,小美更是我首个女朋友。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即使所谓的约会只是到公园吃个便当,也叫人快乐无比。

  第一次和小美结成一体的时候,她是非常害羞的,只是脱衣服已经花了三十分钟以上。我和小美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我一面小心翼翼希望不致令她太痛,另一方面自己也手忙脚乱,结果花了两小时才终于大功告成,跟女友结为一体。

  “身体好像裂开了一样?浩明,我们以后也要在一起啊?”

  看着眼里全是泪水的小美,那种胸口撼动的感觉到现在仍印象深刻。我们以后也会一起,是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我们两人基本都是户内派,约会也大多是看电影和去美术馆、天文馆等地方,也曾试过在图书馆里,面对面一直看书。

  性格方面虽然两个人都算是温厚,但有些时候会对一些很奇怪的小事不肯认输。我自问是有些现实主义,对世间事物的观点有些冷淡,而小美则是那种认为只要有爱便不会有争吵,爱情是金钱买不到的理想主义,就此事上我们有时是会各持己见。

  前阵子,一个人住的我和小美在家中一起看电视,节目内容是探讨婚外情。在那儿有位出轨的主妇剖白说:“偷情时的性交,比和丈夫做的舒服十倍。”

  听了此话,小美有点生气的反论道:“这绝对是骗人的!没有爱情的爱爱,怎么可能会舒服!”

  我随口把心里想的溜着说:“不过,身体还是很正直的吧?做一些不能做的事,那种心情会把快感提高吧?”

  “浩明你即是说,和我以外的女生爱爱,会更舒服?”小美以超级认真的表情质问我。

  “这,这?”

  我结巴起来,小美的心情变得不好:“看啊!答不出来!太过份了!”

  “没有,这个嘛?那小美你又怎样?”

  在无路可逃的时候,我反问了她。

  “肯定不会舒服啰!和浩明以外的人做,是绝对不会舒服的!”

  小美一口咬定的说。就正因为是太一口咬定了,我那不服输的性格也被她燃起来。

  “你这么肯定?小豆豆给摸的时候,即使不愿意还是会舒服的吧?”

  “不会不会,那是因为摸的是浩明,所以才舒服。我就是自己摸的时候也不太有感觉,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便肯定只有痛!”

  “呵,你有自己摸的吗?是自慰?”

  我有点欺负她的戏弄道。

  “傻,傻瓜!不是啊!我才没做过那种事!”

  “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摸的时候没有感觉?”

  “呜?就,就只有一次?我试试自己?”

  “哦,原来小美也有自慰的呢。”

  “所,所以就说只一次!”

  耳根红透,气得要命的小美真的很可爱耶。

  “不过,给插入的话便会舒服吧?这是没办法的啊,根本就是生理现象。”

  “没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舒服的!”

  就是这样,会舒服,还是不会舒服,结果我们争论了一小时,像两条平行线无法找到共识。

  到了最后,我火大了,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要不要试试?”

  然后小美也相当动气的说。

  “好啊!反正绝对不会舒服的!”

  乘着当时势头,我打了电话叫了好朋友和仔,把他叫来。

  但当收线后,我便立刻后悔了。

  “还是不要做这种无聊事吧?”

  谁知小美却说。

  “好,那你承认了吗?是不会舒服的。”

  “不!没这回事!”

  于是那两条平行线又开始了。

  就在吵着这吵着那之际,和仔来了,他进来后知道我们在吵架,露出吃惊的表情。

  “什么?你们在吵架?很少有啊。”

  的确我和小美是绝少吵架的,然而在和仔眼中看来我们是在吵架,但在我和小美而言只是意见不合,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在吵架。

  之后火红火绿的我俩把事情原委告诉和仔,他听后的反应是立刻想逃。

  “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对了,我想起有点重要事!抱歉,先闪人!”

  这时候小美捉起和仔的臂膀。

  “和仔你也同意吧?跟不喜欢的人爱爱,是不会舒服的?”

  对不停被我否定,小美看来是相当生气。

  “这个嘛,我想不会有关系?呀,对不起,赶时间?”

  可以看出和仔是想立刻逃离现场,我明白他是不希望卷入我俩的吵架中。其实冷静想想,可以和小美做爱,和仔其实是不用跑的。换个角度看他实在是个不错的家伙。我想他也明白和好朋友的女友做爱,如何不会是一件好事吧?

  加上和仔本身也是个小帅哥,是很受女性欢迎的类型,想做爱的话对手想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需要无缘无故地牵涉在这种麻烦事上。

  但我这时的心态是很奇怪,和小美的争执固然不爽,比此更令人气愤的是明明主动拜托和仔跟女友做爱,他却反要逃,这令我有种很没面子的怒气,于是更坚持地要他留下。

  而没有退路的小美也不断重复“绝对没可能会舒服!”的烦人,把事情推到转不了回头的方向。

  “明,明白了?但,可不要恨我啊?”

  在抵不过我俩纠缠,和仔终于像投降了的答应下来。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认真的说,在决定的瞬间我是变得冷静。心里明白决定了一件不妙的事情,正当想打完场说“还是算了吧”的时候,小美以一种嘴角轻蔑的态度跟我说:“如果如我说的一样,那怎么办?你以后什么也要听我话?”

  明明已经是软化下来的我,听到这话那不认输的表情又出现脸上:“这么有信心,如果跟我说的那又怎么办?”

  天啊,我竟然说出了逞强的话。

  小美以挑战的态度说:“肯定不会有这种事,万一我输了的话,以后什么都依你!”

  看到两人的样子,和仔显得十分胆怯。

  其实我想问问小美,知否往下来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即使有什么理由,跟和仔做爱,也算是出轨的一种啊,但我却被那无聊的自尊搞得大家也下不了台。

  “那么和仔先去洗澡吧!”

  我说出了这样的话,我究竟在说什么?

  “什么?洗澡?为什么?”

  小美脸上像是不可思议的反问,那个笨笨的表情,好像真的不明白意思。看到女友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是否弄错了什么?小美根本没打算跟和仔做爱?对了,一定是这样!但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女友却说:“他只是插入来罢了?而且也会戴套子,不需要洗澡啊?”

  听了小美的回答。我知道自己又猜错了,女友真的是打算给别人插,心情又像再次跌进地狱。

  还是道歉吧,我的态度又软了,可是小美却说:“快点弄完,让浩明好好跟我道歉!”

  小美以挑战的眼神望着我。

  “好吧好吧,和仔对不起,拜托你做这样的事,给我好好告诉小美什么是现实!”

  本来打算道歉的话,却反过来变成挑衅了。

  “没有,也不算坏?说实话是高兴啦,可以和小美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做爱,是超幸运啊?但不应该和朋友的女友上床吧?这算不算是出轨?”

  和仔算是我们三个中最有理性的了,小美大叫:“当然不是出轨!这?这是实验!我要告诉浩明,爱是可以战胜一切!”

  我心想你还够天真耶,脸上笑说:“没问题!这是我公认的,所以不算是出轨。”

  话虽如此,其实连自己也感觉到声线是微微打震了。只试过跟我一个男人的小美,要和其他人做爱,这种事本来以为一生也不会发生的。对我全心全意、把所有爱都给我的小美,要跟别人上床。

  我也打算一生不背叛她,永远只爱她一个。但现在却因这种无聊小事而让她跟别人做爱,我认为自己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了。

  这种时候不知道是否女生的胆子比较大,小美沉默不语地钻进睡床。她衣衫齐整,从被单外就只看到胸脯以上的部份,里面还是T裇和及膝裙子。像不好意思的红起脸说:“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也可以来?那?那抽屉里有?套、套、套子?”

  我对女友的实际行动是打从心底的吓了一跳,我本以为小美会哭着说“还是不行~”,从来没想过她真的能做到。

  “你来真的?这样好吗?小美你是很喜欢浩明的吧?我觉得这样不好呢?”

  和仔也感到恐惧了。

  “咦?想不到和仔原来是没什么经验的呢?你害怕吗?嘻嘻,好可爱?”

  小美说出了叫人吃惊的挑逗话,原来她是这种性格的吗?我是完全陷入了慌乱状态。

  “不,才没有这样的事!我只是担心破坏你们的感情!”

  连和仔也显得不爽了。在三个人都各自火大的状况下,别人看来也许是十分可笑,但当看到和仔也一起钻进睡床,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

  就算是怎样的好朋友,让他干自己女友还是情理不通的吧?是不能容忍,是一种异常光境。

  和仔无言地钻进去,睡在小美旁边,同一睡床上,我的女友正和别人睡?

  这是我活到今天,人生中最冲击的画面,我在这时已经十分后悔了。

  “那现在怎办?脱光吗?”

  和仔有少许紧张的问小美。

  “才、才不要脱!我们只是做个实验?和仔你?只脱下面?”

  相对和仔,小美表现出的好像不是紧张,而是傻呆。

  “那?好吧?”

  和仔仍是十分紧张的回答,之后看到被窝随着脱裤动作而隆起。和仔把手从被单伸出,放下两条一起脱下的内外裤,那被卷起一团的男装内裤,仿佛仍带着刚被包裹在里面的性器余温。

  现在被窝中下半身裸体的和仔和小美靠在一起,和仔雄纠纠的鸡巴,肯定已经碰在女友滑溜的大腿上,只看过我一个男人的小美,在感受着别人的阳具!

  停啊!快给我停啊!我简直有想哭出来的冲动。但莫名其妙的是我竟然勃起了,在这种身处绝境的时候,我竟然勃起了,是否因为情况太危急,身上哪一个回路挂掉了?

  我曾听说有一些人渣在看到女友或妻子给别人上时是会感到兴奋。对我来说那是完全不能理解的世界,甚至觉得蔑视。

  但现在勃起的我,是否代表自己是他们的同类?那种不言而喻的不安感,像天上的雷云一样,把我的内心染成漆黑。

  第二章

  世界上总有很多事是不可理喻,例如今天,只要我跟小美随便一个愿意让一步,厚着脸皮的说句认输,这么荒唐的事情便肯定不会发生。

  说实话身为男人,这时候应该是由我道歉的,但可能过往的日子小美对我实在太千依百顺,把我养成了一个傲骄的男友,想要这小女孩受到教训。纵然理智告诉我,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

  在床上的和仔和小美像是不知所措,时间谧静了好一会儿,小美仿佛忍受不了这煎熬时刻的催促说:“你…戴套的…”

  这句说话再一次震撼我心,戴套,然后插入,这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从女友口中说出,原来是叫人激动万分。

  “嗯…嗯…”

  和仔傻呆呆地从床边拿起套子,撕去包装,这些套子本来是我买来跟小美做爱用的,现在变成用作给别人干我女友。

  和仔战战竞竞地把拿着套子的手缩回被窝,由于两人的身体还一直盖在被单内,我只看到他下体位置随着手部动作鼓起一团,他在戴上套子,准备操只属于我的小美。

  那个动作维持了好一会,和仔脸上有点焦躁,看来不大顺利,弄了一阵,他气馁地抹着额上的汗水,以不大有面子的语调说:“我…不成…”

  同为男人的我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年轻力壮、在这可以干上别人女友的时候,他出现了男人最丢脸的事情,不举!

  我是很明白,虽然现在和仔应该十分兴奋,但更多的是紧张。要操一个好朋友的女友,加上那好朋友还在看着,这种压力不是旁人可以理解,换了是我,亦也许不能勃起。

  万岁!我心中一声吶喊!事情终于可以在最完美的情况下解决。有了这下台阶,我和小美也谁也不会没脸子。虽然和仔是有点可怜,但也只能委屈我这好朋友一次。

  小美亦是对和仔的说话显得讶异,事实上不是我自夸,自与小美有床事以来,我是连一次不举的情况也没出现过。对女友来说男人是一种很容易便能够勃起的动物,更何况以和仔才二十一岁的精壮年纪,谁也不会预料到他会不成。

  这个情况其实是很尴尬的,和仔连裤子也脱了,难道现在面懵懵地爬出来吗?而我应该安慰他,还是幸灾乐祸的取笑他?

  我承认我的性格是十分不堪,事情是自己搞出来的,现在却有一种从心里笑出来的冲动。

  小美不用给别人干了,我的女友终于逃出生天。

  可是我忘记了小美是那种同情心很强的女生,面对这个情况,她觉得和仔怪可怜的,嘟着小嘴说:“你…你把…皮…翻出来…看看能不能硬…”

  和仔像是不明的道:“你说什么皮?”

  小美脸更红了,有点生气对方的明知故问:“男生会有什么皮了?包皮啊!”

  和仔在被窝里摆弄自己的性器:“我一直都是翻出来的。”

  “我不信!哪里会一直翻出来?”小美冲动的伸手往和仔的下腹,像迅速地握起什么,同时间脸色一变,像是触碰到什么不曾碰过的事物。

  再重复一次,他们的举动都在被窝里进行,我只能被单外的隆起部份猜测里面发生的事,但很明显,女友现在是握着别人的肉棒,而更明显的是,和仔没有骗小美,他的性器是没有过多的包皮,是所谓的“露茎”。

  小美是一个不喜欢看色情片的女生,而且过去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只看过一根鸡巴,她以为翻开包皮,让龟头冒出是把性器勃起的必须过程,因此这刻摸到一根与我不一样的阳具感到惊讶。她没有立刻放手,而是在被窝里一直的摸,像探索同是男人但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过程我基本上是脑袋空白的,唯一的意识就只知道女友在给好朋友摸鸡巴,是我好朋友的鸡巴。

  “真…真的没有啊……”小美啧啧称奇的喃喃自言,可以想象她已经摸了鸡巴的每一吋,包括龟头、茎干,也找不到自以为一定有的皮肤。

  忽然间,她的脸瞬间变红,她白了和仔一眼,像是怪责什么,我有一种不祥预感,果然女友哼着说:“还说不成,怎么都?这样了?”

  这是我今天第二次从被捞上天国后再被打进地狱,和仔勃起了,我这个笨女友,他都说不成,你怎么却把他摸硬,真有多么想给他干吗?

  和仔不好意思地说:“是小美妳?摸得很舒服?”

  “哼!”小美装作生气的松开手,算了吧,明明是你亲手弄硬的。

  和仔被救了一关,一直握在手里的套子终于大派用场,他在被窝里蠕动了几秒,带点困窘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小美紧张得不敢正视和仔,但却说出了叫人吃惊的话:“我把内裤拉开一点点…你就这样…插进来便可以…”

  听到此话,我头像有蜜蜂团团围飞的嗡嗡声叫,现实感好像急速地变得稀薄,我是在做梦吗?小美叫别人插她?现在在床里,躺着佩戴了套子的好朋友和女友,这是真的吗?

  “?不用前戏吗?不弄湿的话会痛吧?”

  “不、不会的!没有事!”

  小美带着慌乱的嚷叫说。的而且确连前戏也没有便直插,我也认为是只会痛,很明显女友是不想给和仔触摸自己的下体。

  “真的?那好吧?如果痛的话要说啊。”

  和仔以从上方压着小美的姿势,女友紧闭着眼,连望也不敢望。这时候和仔把屁股向上抬,盖着两人的被单便徐徐向一边移开。闭着眼的小美是没有留意到,和仔望了我一眼,作最后的请示。我可能是被鬼迷着了,居然点一点头,和仔轻轻地把被单完全拉开。

  没有被单的阻碍,可以看到双脚微微张开、裙子被翻开至大腿根部的小美。嘴巴这么响,身体却是紧张得变成石头。

  而更吸引到我注意的是下体裸露的和仔。他的小腹下挺立一条勃起的阳具,被粉红色的套子整根包裹着。那是我经常和小美用的套子。

  别人勃起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因为自己那根是每次垂头才看到,一时间也分不出和仔的是大还是小。从长度看来大概是我长一点,但正如小美摸到的一样,和仔的肉棒没有包皮,龟头发育得很好,像个雄纠纠的龟冠一样凶猛。虽然这种时候比较也没什么意思,但心里还是会不知不觉地相比起来,我想这是男人的本能吧?

  之后闭着眼的小美慢慢伸手把内裤边沿拨开一点点,露出半片肉瓣,小声说:“这样?可以了?你?插进来?”

  “好吧?那我来了?”

  一瞬间房间里的空气好像变得稀薄,紧张感令四围仿佛充满静电的烁烁啪啪。

  和仔是一个蛮正直的人,他故意没有望向小美下体,只用手提着勃起的阳具,从女友内裤的隙间伸进去,我连呼吸的气力也没有,泪水不自觉地涌上眼眶,有一种想哭的激动。

  我的女友,要给别人干了?

  “呀!”小美轻叫半声,我知道和仔勃起的鸡巴终于从内裤的隙缝直接碰在女友的屄口。他没有立刻插进,而是以龟头上下摆动了几下,自言自语道:“呀,这样应该没问题?”

  一瞬间我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从女友满脸通红的责骂,我被打开了脑门。

  “傻!傻瓜…别说其他话!”

  如无意外,小美的那里应该是充份湿润,我不知道是否因为兴奋,但显然是准备好迎接和仔的插入。

  “我知道了?”

  和仔不敢反抗,把腰向下沉,没有任何抵抗感,就像被吸入的很顺畅地进入了小美的体内。

  “小美,还好吗?会不会痛?”

  和仔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没事…你把被单盖起来…”

  小美满脸通红答说,和仔立刻慌张地把被子拉高,让两个人的身体给被单盖住,只露出头和颈项。

  “我可以动吗?”

  和仔以微小声音问道。

  “…嗯…”

  小美带着犹豫的回答,说了“嗯”一声后,她偷偷望向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我,脸上尽是惶惑不安。当眼神跟我稍一触碰,立刻慌张地把目光移开。

  然后和仔开始动了,他抽动腰身,被单里腰际的位置开始挪动起来,小美的嘴角吐露出微弱的呻吟。

  “嗯,嗯…嗯!呜…呜呜…”

  明显是有感觉了,这种时候我本来应该得意洋洋地说:“看,还是有感觉吧!够了,实验到此为止!”

  但我没有,我没法发出声音。在眼前的,是过往只知道我一个男人的小美,在迎合着别个男人抽插的样子?虽然说声音不大,但呻吟就是呻吟。当然你可以解释为身体被这样一根东西抽插,即使十分难受也会发出呻吟,但从现时的表情看来,小美确实是在得到快感。

  我的主张是即使对手不是喜欢的人,也是会觉得舒服。但说实话,我心底里还是希望除我以外,小美对其他人是不会产生快感。

  “没事吗?要不要停?”

  和仔仍是担心的问。

  “还、还可以?一点?一点都不舒服啊?”

  以断断续续的声音说这种逞张的话,我认为是毫无半点说服力。

  “真的吗?我觉得超级舒服,好像有点可惜?”

  和仔的表情有点寂寥。

  “对、对不起?但?果然不是浩明?是没有快感的?”

  连声音也抖震着的小美说。

  “真的吗?那我用力一点了啊!”

  和仔像有点不满的发力抽动腰身,被窝外抛起的幅度开始加大,就连肉体间的碰撞声也逐渐加重。

  在干!他们在干!

  “你做什么?嗯?嗯?!没、没关系?一点感觉也没有?一点也不舒服?你?你明白了吗?”

  声音半停半响的小美眉间皱成一团,像是忍耐着什么。是忍耐不要发出呻吟?还是忍耐不断产生的快感?我只觉得这个场面不应该是自己看见的。心里一面念着快点完吧,可是下体的勃起却完全无没平息,我开始痛恨自己是个变态的男人。

  “真的吗?现在还不知道,我觉得好像比刚才更紧了,应该是舒服时的反应吧?”

  和仔用一种小许调侃口调说。刚才那关心和战战兢兢的态度全没有了。

  “没?没有这样的事?是因为太难受?所以不自觉用了力而己?”

  小美拼命地反驳。

  “是这样吗?那为什么乳头又会这样硬?”

  和仔在被窝里抚摸什么的,小美大惊骂说:“呀!不行?不可以摸的?这样不行?你这样是犯规?太?太过份了!”

  大概在被窝里和仔正搓揉小美的乳房,女友的声线一口气变得发软,甚至可以用娇喘来形容。

  “犯规?你们说的不是跟我做爱会没感觉吗?那做爱一般都会摸奶子的吧?”

  和仔反客为主,不但没有停下,反过来好像更出力去摸。

  “不行!不?不行?!唔!唔!呀?呀!不舒服,快点停下来?”

  “为什么?既然不舒服那继续也没关系吧?”

  “呜,很难受?这样太难受了!快给我停!唔!呀呀!浩明,救我!快点来?帮我!”

  小美望我向的方向跟我求援,虽然因为给被单盖着,我是看不到交合部份,但也完全知道里面是发生一回怎样的事。

  小美正和别人在我的睡床上做爱!

  我真是蠢材,为什么因为那样无聊的事,而把和仔叫了来。

  但在后悔的同时,更令我震惊的是那没法按下的兴奋。勃起的下体,是从来未有的坚硬。

  第三章

  “浩明!救我!过来制止他的!”

  “这样不行啊,现在已经和浩明没关系了吧,完全就是看小美你有没感觉,不就承认好了。”

  和仔放慢腰间速度,要小美给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但我家女孩就是爱倔强:“哪、哪里!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呜、呀呀,这样行了吧?停、停啊…呀!”

  “看你,连声音都变得这样可爱了,还说没感觉?”

  开始之前处处表现良善的和仔,像是把小美戏弄得很有趣的样子。

  “你、你弄错了…是一点也不舒服!一点快感也没有!唔唔!呀!呀呀!”

  “叫得那么娇俏,里面也一夹一夹的,难不成快要到了?”

  “不!不是的!呜呜!只是因为…很不舒服…呜呀!”

  即使是盖着被单,也很清楚看到腰的动作在不断加速。为什么我不阻止他?这并不意味着我对这情况吃惊得呆若本鸡,而是意外地冷静。

  看看自己的下体,一直勃起自然是不用说,在坚硬的最顶端甚至透渗出微微的湿痕。自己的女友被别人干着,我却兴奋得流出汁液,这不是跟我过往最轻蔑的那些有变态性癖的人一模一样吗?

  快停吧!我心中高叫,但所做的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从沙发站起,强作镇定的向两人说:“有些尿急,去上个厕所。”

  接着我离开房间,就在刚转出门外的一剎那,立刻不动声色地回头蹲下来,静静地偷看里面的情况。

  变态!我实在是一个变态!

  果然和所想的一样,在确认我离开房间的同时,和仔把盖在背脊的被单拨开,虽然不重,但背着被单抽腰始终没那么痛快。我的睡床不高,床尾向门,正好让我看到和仔肉棒抽插女友小屄时的光境。

  小美的裙子被移高到小腹,上身整齐,那B杯的胸脯隔着衣服被和仔使劲地揉搓着,一双小腿悬吊半空,不住随着好朋友的撞击而如柳树般晃动。

  “呀、呀呀呀!呀呀!!”

  我不在现场后,小美的叫床亦比前激动很多,完全是不再顾忌的放声大叫,和仔也没再说调戏的话,因为很明显女友已经给他干很爽。那“扑扑扑扑”的肉体撞击声在失去被单的阻碍后显得格外响亮。相隔远处,仍然可以看到大量汁液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源源流出。

  很兴奋!这太兴奋了!

  “呜、呜呜!呀呀!!呀呀!!”

  我的鸡巴硬得不得再硬,忽然间,小美悬着的腿子忽地收紧,以环抱姿势肉紧地缠着和仔的腰身,以我跟女友多次做爱的经验,我知道小美到了,我的女友给干出高潮!

  “呀!呀呀!!呀呀!!!”

  那一声很大,就是连外面也可以听到,和仔显然亦有过把女生干出高潮的经验,他放慢速度,让高峰过后的女友可以得到喘息。

  “嗄…嗄嗄……”小美猛力吸气,吸了很多口,胸脯起伏使人亦一起感到她急速的心跳。她很快清醒过来,像是不想给我知道的提示和仔说:“把…把被单拾起来…”

  和仔明白小美意思,立刻弯身把被单检起,像刚才一样盖在自己背后。我知道泡一顿尿的时间已经太长,装作没有看到一切的神态自若地回房:“呼~舒服多了~”

  和仔像是不想让我知道小美已经高潮的即时再次展开活塞动作,但明显放慢了不少,似是体谅女人在到达顶峰后需要温柔呵护。再看看小美,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温驯,像是一头被征服了的小绵羊不再顽皮。

  两人交合的速度时快时慢,再干了几十下,和仔终于受不了的举起白旗:“呀,不行…小美那里太舒服…要…要射了…呜呜!”

  和仔射精了,意味着这次的实验到达终结。而给了操了半天的小美也像突然醒来一样,生气骂道:“过份!老是说奇怪的话!变态!快点滚开!”

  之后她连头也躲进被窝里,像是在动怒,和仔郁闷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但结果还是没快感呢,小美说的对,怎么我觉得好像输了。”

  小美得意洋洋地向着我说:“你、你知道就好!我说得不错吧?爱是必定胜利的!”

  “那么我先走了,有时间再去吃饭吧!”

  和仔慌失失地穿起裤子,逃跑般的离开我家。我觉得好像对他做了什么坏事的,但小美给他干了是事实,总结来说也没亏欠那小子吧。

  “浩明,对不起…我一时意气用事…你会不会讨厌我?”

  和仔走后,小美从被窝里只露出半张脸问我,那个怕事的表情令人发笑。妳自己也懂说,那么逞强,结果真的给和仔干了,现在来担心有用么?

  但话虽如此,我突然有种很爱她的激动。

  “当然不会讨厌你了,应该是我对不起…小美,我爱你!”

  我钻进被窝,牢牢抱着小美。她主动地亲向我,两只舌头缠在一起。

  “浩明,我爱你!我想现在跟你做啊?”

  面对带着炽热眼神的小美,我当然是不会拒绝,撕开包装把套子戴上,但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我是更想确认:“我也想做,但先给我看看我女友给别人干完后的小屄好吗?”

  “我不要!”

  小美可怜兮兮的哀求着,但做了出轨事的她根本没有反抗我的余地,只好惨呼呼的张开大腿。两片刚才被干成圆洞的阴唇已经再次闭起,很奇怪的,那熟悉的器官经过别人洗礼,好像变得比之前更粉嫩、更漂亮了。

  翻开一看,粉红色的肉壁里还是溢满经过猛力抽插而搅成的白浆,我调戏说:“没感觉还会流这么多?”

  “我不跟你说,快来,浩明,我要你!”

  小美明显是要毁尸灭迹的主动骑在我身上,熟练地把鸡巴插入身体:“呀!好舒服!浩明,好舒服!呀!呀?喜欢你,喜欢你啊!亲我!我要你亲我!”

  甫一插入,小美便立刻发出激烈的呻吟,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我但觉她的小屄好像比平时更火热,而且亦更紧。

  从刚才看的时候开始我已经是兴奋得不行,卖力地抽动腰肢,操得啪啪作响。连衣服也没脱的性行为,还是我俩的初次经验。

  “呀唔?好利害?好喜欢这种!呀?呀?果然还是浩明最舒服!呀呀!”

  听到小美把我和别人比较,我是嫉妒得快要发狂。你说我最舒服,那就不意味着跟和仔做其实也相当舒服?

  想到这里,兴奋得像疯了一般,很快便射出精液。之后我们穿着凌乱的衣服互相拥抱,过了一会,嫉妒和焦躁的心情开始沉稳下来,我感慨说:“果然是小美说的对,没有爱情是不会舒服的呢。”

  虽然小美不但有感觉,甚至连高潮都来了,但到最后她还是在我面前忍着叫床,而且亦不承认有快感。单单是这份心意,我已经觉得很足够。实际有否快感不是重要,跟我以外的对手做爱,尽力不令自己有感觉才是最令人玲惜。

  小美是有感觉的,但到最后都念挂着我,努力地去克制自己,这样便一切也好了。

  “不过…我觉得和仔一定是装的呢…”小美忽然说。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问道,小美跑到垃圾桶,拾起当中以纸巾团团包卷地的套子。

  “果然是…他没有射…”

  小美给我看那皱皱的套子,的确里面是完全空的。

  “那…为什么?”

  “一定是和仔…他想…即是…我快要忍不住叫出来,所以装射了,让大家可以快点完事…”女友红着脸道。

  “那家伙真的很不错耶…”我对和仔的友情心生敬意之余,也扭着小美的耳朵:“不是说没感觉的吗?那为什么会忍不住?”

  小美无辜的为自己辩护:“那、那时候真是没有的…但再下去…就不知道了…”

  终于都认了,小女孩,我连你高潮都看到啦,还在装的。

  不过无论如何,今次我和小美体会了一个很奇怪的经验,原来女友被干,是一件这样异常兴奋的事情…

  【完】

  字数:9190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180 贡献 +9 收起 理由
钢骨水牙 + 180 + 9 [评分]1

查看全部打赏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书之专员

分区版主

Level 4

3

主题

55

帖子

35

积分

书之专员

Rank: 8Rank: 8

积分
35
发表于 2019-3-15 09: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10RMB

哎哟,兄弟这还真是大度啊,自己女朋友被别人草还能忍。。是我绝对不可能的
收起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嗨商城杏耀娱乐杏吧招商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9-3-25 13: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