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小姐】【第13-14回】【作者:我是你姥姥】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进入直播间
来啦
3898
查看: 534|回复: 4

[都市生活] 【小姐】【第13-14回】【作者:我是你姥姥】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4

31

主题

84

帖子

22

积分

Level 4

积分
22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8: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xlalahoo 于 2019-9-11 20:40 编辑


  第十三回:她是妖精

  原来那油布包的鹅笼里,装得是个三两岁大被捆手封嘴的小儿。

  “你叫什么名字?”梅淑女问。

  “金锭!”那小儿不哭也不闹,倒丝毫不惧生人。

  “这个名字好,一辈子都不缺钱花。家住哪儿啊?”梅淑女问。

  “夜叉山下!”小儿答。

  “知道是谁把你放进鹅笼的吗?”梅淑女问。

  “张腰子,瘌痢头,汪秃子!”小儿答。

  “这孩子身上起的什么?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这孩子才会给装在笼里被弃的?”梅淑女发现那小儿的手臂和身上长着不少黑斑,看似不疼不痒的,也没见他喊痛去抓挠。

  “一准儿是这小鬼他妈的奶过期了。”白小瓶打趣道。

  “……这还有过期的?!”梅淑女气道。

  “怎么没有,不信你裹一口尝尝……”白小瓶说此直接把梅淑女的头按到她胸里……

  “哎呀,别闹了……”

  那小儿瞅着她们俩一个劲地笑。

  “看什么看小鬼!回家找你妈奶去!别看奶就流口水,没出息……罚你面壁思过……”白小瓶说着把那小儿的头拧到另一边去了……

  “……喂,连孩子都欺负,真禽兽……”梅淑女忙打掉她的手。

  “我本来就是禽兽啊,你不会才发现罢?那我不欺负他了,我欺负你……”白小瓶扑倒梅淑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扯她衣裳……

  “我操!我日你妈的白小瓶……你他妈的不要脸了……孩子还在呢……”梅淑女泼口大骂,可她越骂越反抗挣扎白小瓶就越兴奋,哪里还顾旁的。

  “快转过去转过去……这妖精要咬人啦……你再看她连你也一块儿吃了……”

  那小儿信以为真,一听梅淑女这般说,吓得忙捂着脸转了过去。梅淑女一看白小瓶这头畜生兽性又上来了,只能扯谎骗孩子了。

  “我不叫你千万别回头,等我把妖精……”梅淑女说不了,登时给白小瓶香唇封口……

  “好!”小儿捂脸点着头。

  荒庙后,老树畔,雨夜的油布下,好不热闹。

  雨一直都下着,白小瓶和梅淑女也不能带着孩子冒雨走,因此只能躲在油布等雨停。约莫四更刚过,大雨才停。三人身上无吃又无喝,再疲也只能挺着潮呼呼的身体寻路下山,不走也是大眼儿瞪小眼儿那般饿肚子。好在那小儿识得下山的路,他说他爹常带他上山砍柴打鸟吃。

  三人行到天刚蒙蒙亮,忽见去路的荒道上,影影绰绰行来两个人。晨雾太大,一时间连男女老幼都辨不清。待五人相遇后,梅淑女背上的小儿喊着爹娘便跳了下去,白小瓶还以为是那个给她打伤的人搬来救兵报仇的。

  金锭的爹娘跪地便磕头,那还用多问嘛,自家的孩子从人家的背上跳下来,指定是救命恩人。梅淑女忙把夫妻二人扶起,白小瓶才不理他们磕头不磕头,见金锭她娘手里挎着篮子,忙掀开盖布看看,里面果然是吃食。一只荷叶鸡,一盘驴肉,还有一盘馃子。白小瓶二话不说,一头扎进篮子里咬住了荷叶鸡,差点把金锭她的手给咬了……金锭她娘吓得好悬没把篮子撒手扔地上,忙端出驴肉和馃子,让她们俩坐下慢慢吃。

  白小瓶和梅淑女这一路那个都没闲着,不是被追就是追人,在荒庙里又快活一阵子,确是都饿了,功夫不大,三盘吃食便食了个盘底朝天。她俩食量都不小,显然蓝鲸吞枣儿,垫底儿都不够。

  等金锭爹娘告知金锭为何会被装在鹅笼里送到山上后,白小瓶和梅淑女才得知始末缘由。

  原来夜叉山下,有个隐于两山之间的小村叫“卧龙村。”最近村里常有人无故遍体生长黑斑,不疼不痒,却根除不掉。起初无人在意,直到村里生了黑斑的人有人暴毙死了,人们才炸窝觉察到黑斑的严重性,事情糟糕的一面。

  凡事有果必有因,眼睁睁看着村里人一个个不治而亡,卧龙村村长张存仁可坐不住了。在经过一番紧锣密鼓顺藤摸瓜掘地三尺的排查后,很快将怪症的祸根锁定在金锭家。

  原来金锭是村里第一个生黑斑的人,金锭爹娘发现后,便偷偷的带着金锭去求医问药。虽然内服外用的药没少用了,却一直都没药到病除,金锭身上的黑斑反而越生越多,似乎还传染,连他们身上开始长了。

  后来村里生黑斑的人就愈来愈多,直至村长寻上家门,金锭的爹娘才吐露心腹。他们也没想有意隐瞒什么,只是一时束手无措害怕而已。真相毕露后,群愤四起,人们都认为是金锭把灾难带到卧龙村的,因此日夜将村长家围得水泄不通,逼他把金锭这个罪魁祸首的祸根给交出来。

  村长张存仁确也是麻绳儿上的将死鬼上下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但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整条村的人全死绝罢,在迫不得已权衡利弊之下,只好把金锭用鹅笼装了,让张腰子瘌痢头汪秃子夜弃夜叉山。却不想那举头三尺有神明,九仞之下坐阎君,人在做,鬼在看。那作歹三徒避雨荒庙,恶运偶遇二贼女,金锭爹娘上山祭儿巧遇双恩公。这正是——作恶难逃天爷眼,为善不惧击雷天。

  “这腿又没长在旁人身上,是你们自己坐以待毙怪谁啊?”白小瓶听了,不禁冷笑道。金锭他爹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不是我们不想跑,是确实跑不了。村里人把我们家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日夜都有人看着,就怕我们跑了,连蚊子都飞不出去,恨不得把我们全家刀刀活剐了都不解心头之恨。跑啥吖,会遁地术都遁不出去。”

  “……”白小瓶。

  “就算跑得掉又能怎样?都不知道还能活几天。”金锭他娘叹道。

  “就没人查查原因吗?”梅淑女奇道。

  “查个屁啊,治病还来不及呢。那些人都疯了,非说这怪病是我们家锭儿惹来的,我们这还蒙着呢,招谁惹谁了?要不是把我们家锭儿舍了,我们现在连屋门都出不来,这帮畜生啊,一点儿道理都不讲。唉~”金锭他爹长叹一声。

  “你们村里的水,是不是有股子异味儿?臭吗?”白小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把金锭爹娘问得一怔。

  “有有!但臭味儿不大,不细闻闻不出来,能喝。你怎么知道?”金锭爹奇道。

  “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自己身上很臭吗?”白小瓶奇道。

  “没觉得啊,我们也常洗澡啊……”

  金锭爹这话一出,气得白小瓶奶都疼。

  “我说得不是那种臭,是尸臭。我闻过你儿子身上的黑斑,一股子死人味儿,不死人都怪了,这都闻不出来吗?”白小瓶气道。

  “尸臭?不可能,我们明明都还活着怎么会有尸臭呢?”

  金锭爹这话一出,气得白小瓶奶都小了几圈儿……

  “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哎呀,气死人啦……梅子,你跟他说……”白小瓶气道。

  “我也不明白啊,怎么会有死人味儿呢?”梅淑女确是一头雾水。

  “那就不掰扯啦,跟姐下山,姐带你泡温泉去!”

  “……”

  白小瓶话音未落,就见去路风卷残云般杀来一票持械之人。

  “村长!就是她们把秃叔和腰子打伤的……”叫嚣之人正是荒庙里逃走的癞痢头。金锭爹娘吓得赶忙把金锭护在身后。

  “你们哪儿的?为什么伤人?”

  问话的中年人五十过半年纪,红扑扑一张饼子脸像醉酒,针鼻儿大的眼如梦态,稀稀拉拉的一圈儿残发似猪拱鸡啄。面善体肥,衣着不俭。

  “你管我哪儿的!抢东西就活该挨打!”白小瓶叉腰瞟着他。

  “你放屁!那金子是你的吗……你听听村长,多嚣张,简直是目中无人,忍无可忍……千万别听这臭娘们放屁,这两个小婊子全是杀人凶手,我们仨亲眼所见。村长,你是没看见啊,哎妈呀,死得老惨了……”癞痢头仗着人多势众叫嚣着。

  “你先领几个人去荒庙……”

  癞痢头应了村长张存仁领人去了。

  “你们有没有杀人暂且按下一边另论,不过这伤人确是事实,我们也不是想讹人,但至少也得有个说法罢。”张村仁道。白小瓶闻言冷冷一笑:“别说有理,就是没理我也打得。你们伤人害命在先,还敢在这里叫嚣。要钱不给,要命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来拿!”

  话音未落,群愤四起,村民各举农具要一拥而上。金锭爹吓得赶忙阻拦:“村长!她们能救咱们的命!使不得啊!”一句话,好似劈面一盆开水,顿时把在场众人全都烫蔫巴巴了。张存仁一听,忙把金锭爹拽到一边无人处问话:“此话当真?”

  “能不能根除我不敢打包票,不过刚才那位……”金锭爹说此偷偷指了指白小瓶:“人家只看一眼就瞧出病因所在,咱们看了那么多大夫,那个也没查出个子午卯酉来,药片子倒是没少开,屁用都不顶,死马当活马医呗。咱们就算把她们绳捆索绑送局子里能落着啥?再说了,人也未必是她们杀的,两个大姑娘能有啥动机,不能听瘌痢头胡咧咧,他就是申公豹他妈,坏事儿的母子,唯恐天下不乱,下辈子还得没毛儿。”

  其实,当初张存仁在做出那个愚蠢的决定后就后悔了。但他当时没有选择的余地,或者说他不想去选择该选的选择,也是给众人逼昏了头脑,一时才做出个荒唐愚昧的决定。都说好死不如赖活,毕竟能舒舒服服的活着,谁人也不想死。

  “你懂医?”张存仁问。

  “不懂!”白小瓶答。

  “那你就是胡诌八扯了?”张存仁道。

  “不懂医,但见过。不过你们身上这东西,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拿不掉的,回家等死罢。”白小瓶笑道。

  “这么说你知道是什么病?”张存仁忙问。

  “我就算知道凭什么告诉你啊,想套话,省省罢。”白小瓶冷笑道。

  “那你们就等着吃牢饭罢。”张存仁心下大怒,冷道。

  “好啊!那地方管吃管住又不要钱,我巴不得去哩!等姐出来后,再来给各位拔拔坟头儿草啊……”白小瓶笑道。

  “你……”张存仁气得蛋都疼。心说这臭娘们整个一蒸不熟煮不烂无处下刀的滚刀皮啊,怎么就让我给碰上了,真他妈倒楣……

  “看你也是个爽快人,何必跟钱过不去?开个价罢,我买药方!”张存仁道。

  “你这算是求我还是求我呢……”白小瓶冷笑道。

  “我求你也好,大家伙求你也罢,我想在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情况下,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人都不会见死不救的。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这么多条生命死去?”张存仁道。

  “你少给我扣高帽子,我可跟你们那个都不熟,说句难听点儿的话,死活干我屁事。不过……我倒是跟钱蛮熟的……”白小瓶笑道。

  “那就多谢了。”张存仁一躬道。

  “你也别先忙着谢我,不亲眼所见一番,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身上这恶疾是否和我曾经所见的一样。至少得见过被污染的水源,我才敢给你们方子,不然你们敢吃吗?”白小瓶道。

  “我们村里的水怎么可能会被污染呢?这附近村子虽然不少,可没有那种大型污染源啊……”张存仁显然有些意外费解。

  “连村里的水被污染了都不知道,你这村长当的可真是悠哉游哉啊,上路罢……”白小瓶不屑一笑。此时,忽听金锭指着她喊道:“她是妖精!打死光腚妖精!”

  “……”白小瓶。

  “……”梅淑女。

  第十四回:假醉卧龙村

  卧龙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村三四百户人共饮一口井,大井打在村的正央。由于近几年少雨多旱,导致水井的水位很深。白小瓶和梅淑女在卧龙村村长张存仁的邀请下随众村民到卧龙村治病救人,她看了一眼井底那比碟碗还小的一汪井水,不禁双奶一紧,故作不曾看过一笑:“我说村长,这过门皆是客,水酒没有也就算了,讨杯茶喝总不会没有罢。”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饭菜早就派人准备好了,二位随我来便是。”

  “有心啦有心啦……”

  张存仁引路到他家,一桌丰盛的饭菜早已摆得。白小瓶也不客气,落屁股就坐,操筷子便吃,梅淑女也没寻到合适的机会问话,只能跟着闷头儿吃着。

  “那什么村长,我们这吃饭不讲究陪客,你用不着陪着我们,赶紧带人下井,让下井的人一寸寸往下搜索,只要发现井壁上任何地方有凉风往里面抽的感觉就挖开,直到挖到东西为止,我怀疑污染源就藏在水井下的某个地方。”

  张存仁对白小瓶这番话显然有些将信将疑,但又没好意思质疑,迟疑了一下儿。似白小瓶这种老江湖老油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忙道:“村长,我这可都是为你们着想,我们无所谓,多一分少一秒又死不了,能如何?可你们等得了吗?你瞧瞧,这黑斑都长到脖子上了……唉~一副活不久的样儿啊……”

  张存仁气得蛋没炸了,不过白小瓶这番话却并无道理,不光是他,眼下卧龙村所有人都等不了,每天都在死人。一进卧龙村旁的风光没有,灵棚棺材随处可见,目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丧白。若不再设法根除顽疾,他这个村长也早晚嗝屁朝梁。

  “既然如此,那在下是少陪了……两位要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外面的人讲。”

  “走罢走罢!喂!挖到赶紧派人告诉我一声!”

  张存仁应了白小瓶,急匆匆出了屋去。见张存仁走了,憋了一肚子话的梅淑女才敢开口问话。

  说道:“喂,你来这儿搞什么?你连钙片都分不清看得哪门子病吗。”

  “你小点声,没看到外面有人看着咱们?你以为我想来啊,你没看到那帮村民身上都藏着猎枪吗?敢说个不来,当场就得把咱俩给崩了埋在山上。”白小瓶低声道。

  “能吗?”

  “你把那个妈字儿给我去掉罢,自古穷山恶水出刁民,畜生到几时都是畜生,披着人皮也成不了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啊……做人啊,就得卑鄙,不然到头来,吃亏的永远是自己……”白小瓶饮了一盅酒,冷笑道。梅淑女倒不是不信白小瓶的话,只是不愿面对现实罢了,她以前也经历这种刁民伤命的恶事。

  “那你和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假……”梅淑女说不了,便给白小瓶封住了嘴:“只有他们身上的尸毒和井底墓是真的。尸毒一旦入侵体,腐肉蚀骨,就没个解儿,除了等死就是早点了断自己摆脱痛苦,能治个屁啊。快点儿吃,吃完咱好走。”白小瓶与她附耳低语道。

  “能走得掉吗?他们可有枪啊……”梅淑女小声问。

  “不用担心,我有法子。吃肉吃肉,多吃肉,你太瘦了,得多吃点儿,每次硌得我奶都疼……”白小瓶给梅淑女连肉带夹鱼。

  “有……有那么硌吗……”梅淑女哭笑不得奇道。

  “废话,不硌你你当然没感觉了。”

  “……”

  “不过,我就喜欢被你硌……”

  “咦~贱死你算了……”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嘛……”

  “……”

  屋里吃喝的淫娃荡妇姑且不表,单说屋外的守门人二水筲。他是张存仁特为留下负责监视白小瓶和梅淑女二人的看门狗,张存仁知道白小瓶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不然汪秃子也不会被一拳打断五根指骨,因此才会准许一众村民携带猎枪进山。

  屋外的二水筲起初是可以听到屋里阵阵不绝地猜拳行令吆喝之声的,可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冷不丁安静下来了。身兼重职的二水筲不敢粗心大意,轻轻推开一条门缝,朝屋里瞄了一眼后,悬心才归位,原来是吃醉了。

  二水筲见屋里酩酊大醉二水筲的白小瓶和梅淑女醉得跟死狗似的,捡一粒油炸花生米,一笑。他拿起桌上的酒瓶晃了三晃,感觉还剩点儿福根,端起一盘没怎么动过的油炸花生米,又抓了几片儿白切肉放在上面,托着酒瓶,哼着小曲儿出了屋,坐在门口,自斟自饮。二水筲生平无二好,就好这一口儿,屋里的酒香味儿顺风儿这么一飘出来,馋得他直挠门。张存仁知道二水筲是个酒腻子,怕他吃酒误事,因此在临走前再三叮嘱过他。在张存仁没有回来之前,不许二水筲踏进屋里半步,只能在门外守着,不然以后甭想再与他借钱买酒吃。要是没有这道障碍,二水筲早就进屋喝两杯了。

  “我让你看人怎么又喝上了?哪儿来的酒?”张存仁不放心二水筲那个酒腻子,见水井那儿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回家看一眼,这可真是越怕鬼越来鬼啊,气得他是打骂不得。二水筲淡定一笑:“稳住村长,稳住,毛事儿没有,一切正常……娘们的肚儿下崽子行,喝酒太浅……俩全倒了,醉得跟瞎老歪他死爹一个德性,呵呵……”

  “你灌的?”张存仁气道。

  “不是,我可没灌她们,你不是让我看着门儿嘛,我可一步都没敢进去……”

  张存仁瞅了一眼二水筲手里的酒瓶还有地上的空盘子,心说你就蒙着狐狸说獾,跟我睁眼说瞎话罢。

  “不是,我真没进去,是她们自个儿把自个儿给整倒的,跟我毛关系没有……”

  “进去也无妨,只要人在就中。你是知道我不是舍不得给你吃喝,只是怕你贪杯误事。”

  “肯定在啊,我跟你说,当时你是没在现场,你要在跟前儿死得心都有……这俩小娘们,嗚嗷烂叫啊,把界彼子(邻居)的狗都折腾屁了,还以为你家来了两只母狗呢,可他妈能叫唤了,呵呵……”二水筲笑着给村长开门入了屋,谁知一看之下,二人无不傻眼,就见空无一人的屋内,只剩下一桌残羹剩饭了。

  “人呢?!”

  “哎我操雷!村长!金锭那娃没说瞎话啊!那俩小娘们还真是妖精啊!”

  “别他妈废话了,快去叫人追啊!”

  张存仁遑遑奔出了后门。

  【未完待续】

  字数:6,400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

1

主题

567

帖子

3

积分

Level 1

积分
3

明日之杏

发表于 2019-9-11 15: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10RMB

真是小妖精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4

11

主题

2928

帖子

33

积分

Level 4

积分
33
发表于 2019-9-11 17: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10RMB

好的小说!
收起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嗨商城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第一坊大秀杏耀娱乐杏吧招商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地址发布器|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9-9-19 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