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娱乐城★15.net★提供九大平台DG、AG、LEBO、OG、MG、OB、BBIN、PT、GPI供会员选择游戏,注册送39元可提款,大额无忧,网投首选!!!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资讯端即送68元 每日签到送彩金5666元
  •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十五年顶级信誉、存提款迅速、大额无忧、共铸品牌辉煌!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一章:苏家有女初长成】【作者:美腿阿姨】

http://x8show.net/?x=0

查看: 17313|回复: 113

[原创写手-首发作品]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一章:苏家有女初长成】【作者:美腿阿姨】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8

14

主题

37

帖子

217

积分

Level 8

积分
217
 楼主| 发表于 2018-2-1 21:4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lai52401 于 2018-2-2 00:14 编辑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TIM图片20180201233754.jpg

  第一章 苏家有女初长成  

  我睁开眼,这是医院吗?天啊,全身被裹得好紧难道是刚刚的车祸撞断了我全身的骨头吗?唉,凄惨凄惨。杏吧首发

  老公肯定担心死了,我也真是的玩什么汽车特技啊,和过去一样替那些女明星拍个骑马和射箭的镜头多好。那么严重的车祸,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毁容。

  毁容,毁容不会吧。

  啊,我想起来了汽车爆炸了。

  那少说也是个全身性的烧伤。

  这……这怎么行……

  我完了 。  ……

  然而很快竟然一大堆穿着着中国古代装束的妇人走了进来。

  唉,一定是没脱掉上戏的衣服就来看我了。你看还有雪儿姐姐,静宜妹妹。

  唉,我都毁容了。这群女人是来看热闹的吗?

  唉,这房间不像是医院。

  怎么看起来古香古色的。

  难道……

  这群人说着类似于中国话的语言,也不是古文,更不像是宋代以后古代人的官话发音。(现代普通话有大量满语词汇。偏向于清朝官话。而清代的大词人纳兰性德创作词的时候参考的是前朝雅韵。目前宋代《广韵》一书流传较广,收录了宋代以及之前的官话发音。但对于三国时期的发音有学者说是并不准确。)然而她们似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有意将语言放慢,就好像是怕我听不懂一样。

  一个长得很像雪儿姐的女人撩开袍子说道:“好宝宝要不要吃囡囡。”

  雪儿姐,我日你先人。我都出车祸了有没有点同情心。我好歹也是你们从美国请我回来演你因为车祸而穿越的特技镜头的。结果我出车祸了,你用导演教你的东汉官话羞辱我。

  不对,这好像就是东汉官话啊。

  好好好,我用英语骂你个碧池。

  可我才一开口就变成了“哇哇”的婴儿哭泣声。

  这……这……这……

  这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这么哭。

  哎呀,居然被抱起来了。你是谁?

  我是女人,不要动不动就露出乳房啊。我不好这口。

  那个女人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轻轻的说道:“别怕……别怕……哦……好宝宝不怕啊。”

  好吧……

  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穿越了,来到了东汉。至于是初年还是末年我不知道。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转眼间已经过了十三年。此时的我竖着双丫髻身着一身粉色的罗裙。内罩着一条古人那种有裤管没裤裆的裤子。(东晋末年男人夏天光膀子,女人穿露肩膀类似摸胸的衣服,下身纱裙和开裆裤。有时男人也穿开裆裤。这就是汉人不善于骑马的主要原因。)经过这十几年的生活我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时代,那是东汉末年。桓帝还活着,现在是光和二年。(光和七年为甲子年,黄巾之乱爆发)我也熟悉了这个家,我的父亲是当地豪强苏泉,是致仕还乡的御史大夫。是朝廷最显赫的三公之一。我是正妻于氏所生。于氏祖籍山东泰安。苏家有十五个小老婆。一开始吓得哇哇大哭的是二娘,她是我最亲近的人。她虽然贪财还懒不讨父亲喜欢但是她的手艺很好,人也很漂亮总教我绣花还经常让我上辈子作为骑马与射箭比较擅长的特技女演员偷偷骑马射箭。

  今天我的心情很糟糕,父亲居然为了换一匹黑马将我相依为命的二娘送人了。(母亲礼佛不问俗世。)我就那么捏着根柳条走着,后面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他很白净长得很好看。高高地鼻梁,剑眉鹰目十分精神。(他父亲用黑马换了我的二娘)我心情正糟糕哪有心看他。脑子里不断是二娘劝我的那句话:“孩子干嘛这么伤心啊,二娘是个贫贱的女人。这是二娘的命。二娘喜欢服侍老爷。跟着老爷这些年,二娘也享受的够久了。二娘感恩。你是老爷嫡亲的骨肉。老爷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你看二娘我都被张家续弦。这是老爷的恩德。”

  可那是被一匹马换走了啊,二娘。

  你是个人啊,你感什么恩啊。

  我此时此时正在烦躁,他却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大喊:“雪凝,等等我。”

  我一听凤姐这个名字扭头咆哮道:“闭嘴。你跟你那变态老爸都滚我远点。还有我不认识你,回去当你变态老爸的乖飞儿去。”飞儿是虎头的另一个名字。汉代冠礼和命名基本同时。所以他还没大名。

  见鬼的古代,动不动就叫自己如此无法忍受。

  哦,对了,张虎头(背后的男孩)张虎头,张虎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恶心啊。

  我继续走着张虎头还牵着那匹所谓的宝马又矮又丑,上辈子我当好莱坞顶级武术特技团队的特技演员的时候,用什么顶级现代科技制作的弓没开过,什么好马没骑过。就这东西还想换我二娘?

  臭不要脸。

  我在河边的柳树下停住了,此时的中国人还不太流行垂柳。所以树枝尚还是直挺挺的立着。

  虎头凑过自己引进恰似雕塑大卫一样英俊且刚毅的面容,嘿嘿笑着抱住我的腰。(汉代男女搂搂抱抱很正常,周代诗经尚有野外交合的描述。孔子尚且说诗经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虎头:“明天我就行冠礼了。就能娶亲了。要不你今天就给我一次。你给了我,我爹明天就提亲。”

  我低着头,被他这么一抱有些不好意思的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随后有些高兴的说道:“那二娘就是我婆婆?”

  这么一想就不由有些兴奋了起来,过去还担心我嫁人了二娘会寂寞呢。

  再说,我也不讨厌这家伙。

  虎头看着我似乎高兴了,赶忙凑过脸来,一边亲吻着我的耳根一边抚摸着我的胸脯说道:“对啊。对啊。二娘是你婆婆也是我妈咱俩一起孝敬她。”

  他一边说着一边掀开我的纱裙。

  我赶忙抗拒着要推开他的手,虽然东汉民风开放可以没有在官道上苟且的啊。

  我一边无力的挣扎着一边说道:“虎头,虎头。别,一会儿该来人了。”

  虎头一听嘿嘿笑着放开我,一边用眼神看了看一边的山包。

  我有些羞赧的说道:“干嘛。”

  虎头又要抱我,我赶忙挣扎。虎头一边搂着我一边说:“雪凝,那边有个山洞里面还有泉水。要不要去那里凉快,凉快。”

  我一听,知道他也并不是要在这里索欢,便不再挣扎。毕竟前世的我也是结过婚有过生儿育女经验的人。虽然在这里的十几年让我几乎忘记了丈夫,但我还是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和老公一样英俊的男人。

  虎头抱我上马,很快就到了那个山洞。

  我惊讶的看着那个山洞,山洞是个巨大的天然溶洞里面没有杂草也没有蛛网干干净净。地上还有刚刚焚烧过零零散散的草木灰。山洞的正中是一汪幽深的水潭上面还有点点清澈的溪流流下。杏吧首发

  我:“这个洞好大。”

  张虎头:“呵呵,这个洞不但很大。而且过去是我们老张家的藏兵洞。冬天暖和,夏天凉快。你别看这洞里有水,可地面上是撒过硫磺的。什么蛇虫鼠蚁都没有。而且一百八十个小洞可以藏兵八百。里面还有粮食和床。”(汉代豪强养兵一般不超过一千人,这是东汉朝廷和地方豪强的默契也是潜规则)我:“藏兵洞?你领我来这里干嘛。”

  虎头似乎看出我的担心于是笑着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道:“嗨,你误会了。前两年朝廷聚集天下精兵扩充羽林卫,父亲知道是朝廷对咱们这些老家族不放心,所以啊。就把私兵都解散了。放心这里没人。我找你之前才刚看过。”

  我:“什么叫才刚看过。好啊,你早有预谋的。放开我。”

  虎头一看我挣扎也笑着吻了一口我的脖子。一下脱掉我的长裙,裤子是开裆的自然无法阻挡他的那东西送入。

  干干的阴道被猛地送入疼的我一下就疼的喊了出来“啊,虎头。你轻点。我是你老婆……我不是妓女……”

  虎头一听也知道自己着急了,于是在我的配合下解开了胸衣,他的手轻轻的在我的娇嫩的双峰上抚摸着。

  虎头张开嘴,轻轻的吮吸着我恰如豆蔻一般粉嫩白皙的乳房。

  我“啊,啊”的发出愉悦的呻吟,身体在光滑的石板上摩擦起伏,伴随着一次次身体的起伏,他的肉棒就那么在我的身体里被那一次次的起伏送入和带出。

  十三岁的阴道是狭窄的,一次次的送入让我感觉一种几乎撑裂的疼痛,但那疼痛中裹挟着兴奋。

  虎头忽然猛地一用力,我感觉处女膜似乎一下破掉了“啊”的一声,随后感觉一股股鲜血殷红了裤子。

  而这一声尖叫似乎激发了虎头的性欲,他一次次更加深入的将阴茎狠狠的送入。

  疼痛并没有维持很久,前世有过生儿育女的经验自然知道这仅仅是告别处子的疼痛并没什么关系。不过万幸的是,这具身体恰如前世一般破处并不那么疼痛。于是我也并没有让他停下。

  一阵阵深深的送入让我的身体一次次的起伏着,他肉棒的深深送入和他热烈的吻,以及在胸部轻轻的抚摸勾起了我的情欲。

  我热烈的回应着他的吻,感受着他身体一次次抽动带来的愉悦。

  他的嘴唇热烈的在我的肩膀,锁骨以及脖子上一下下深深的吻着。伴随着的是一次次深深的送入将那个巨大的东西送得好深。

  处女的身体无疑是敏感的,很快一股即将到达高潮的兴奋袭来。我刚要让虎头加把力气。可虎头他居然身子一阵激烈的耸动,随后一股热流灌入了我的阴道。

  两世为人的我自然看出了虎头是个处子。他能坚持到这时候已经殊为不易,而且伴随着他的拔出下体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以至于我的双腿几乎都要失去知觉了。

  但万幸的是出生在民风朴实的东汉,人们对于女儿家的习武也并不反对,所以我今生的身体虽然瘦小,但还是有了前世身体素质的六七成。

  古人蛋白质摄入量有限,锻炼的方法也缺乏针对性,所以一般武将和知名武将的身体差异较大,基本是靠基因决定的。但我却懂得如何保持一个好身材和强健体魄之间的关系,毕竟如果身材太差也没办法做知名影星们的替身啊。

  我勉强坐了起来,擦了擦因为疼痛和刚才因为兴奋流出的汗水。爱液混合着精子缓缓从下体流出,其中夹杂着一点点残留的血液。

  此时洞外有人走过,并小声的说着话。可在洞里听来就好象是加了扩音器。

  一个人说道:“师父,咱们真的要起兵吗?”

  另一个声音说道:“恩?,此处有个山洞?”

  原来那个声音:“唉,是啊。此处正是咱们蓟州张家的藏兵洞。”

  师父:“啊。”

  那个弟子:“师父莫慌,张家已经解散甲兵并将大将张树强送入了洛阳扩充羽林卫。此处无人,正好谈些事情。”

  师父:“那还是天赐一块福地。走,咱们进去看看。”

  说着听脚步声大约十几人陆陆续续走了进来。我赶忙和虎头躲入了其中一个小洞。

  那个土地似乎差遣一干人等防卫,随后在我们刚才的地方坐定问他个头戴黄巾的师父:“师父我们何时起兵呢?”

  那个师父:“南华老仙早有法旨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你懂了吗?远志,你可明白。”

  远志:“恩,甲子……甲子……哦,光和七年正是甲子。弟子明白。”

  我们躲在小洞的石床上,他撩起我外面罩着的粉色纱裙在我亵裤开裆的地方伸进去手抚摸着。

  我念叨着:“远志……远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虎头:“妇人家念叨别人的名字为夫心里可不好受啊。”

  我赶忙压低声音道:“唉,别闹了,外面的人。要造反,你再闹小心让人听见。”

  虎头一听就笑道:“哈哈……听不到的。听不到。”

  他竟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最后都喊了出来。

  他这个举动显然是吓坏了我。我赶忙一边示意他小点声,一边看那群人的动静。

  结果那群人就好象是聋子一样在那里自说自话,而虎头则更加嚣张的指着那群人大骂:“狗胆匹夫,要反就反,还什么五年后?在这里唧唧歪歪想什么好汉。”

  他没疯吧,这些人可是反贼的。分分钟把你灭口好不好。

  可不知是虎头疯了,还是那群人聋了,居然那群人说那群人,虎头骂自己的。就好象毫不相干一样。

  虎头看着我迷惑不解就笑呵呵的凑过来,他十分得意的说道:“恩,娘子惊讶吧。为夫勇猛吧。哈哈哈。”

  我惊讶的说道:“难道这群家伙聋了不成?”

  虎头:“他们没聋我也没疯。这个洞里的这一间是我爹自己住的,要是他弄个小妾来睡弄得惊天动地的自然不行。而他又要管理这一洞的甲兵自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这里听得到,看得到,别人对这里则是眼瞎耳聋一般。来来来快撩起裙子让为夫再痛快一下。”

  我:“老张家果然没一个好人。从老到小都是变态。”话音刚落,虎头已经从背后送了进去,送得这么深还是让我着实吃了一惊。

  我赶忙说道:“哎呀,别……好深。你快出来啊。疼。”

  虎头则并不理我,一次次推送让我面对着眼前不远处的人虽然知道他们看到不到听不着,但是还是害羞的捂住了嘴巴。

  一次次深入的推送让我感觉阴道一次次被推得展开一次次恢复原形。一阵阵强烈的感觉撞击着我的内心。

  渐渐的感觉一点点来了,虎头狠狠的一送。我的身体瞬间传来一阵阵兴奋的感觉随后高潮渐渐的持续了一会儿才褪去。

  虎头也射在了阴道内,作为个现代的女性我自然会计算自己的排卵日。今天并不是那个日子,所以我也自然放心了不少。

  虎头看着我说道:“娘子我射了,娘子我射了。父亲说过只要把女人搞痛快了。就能生孩子。快让我摸摸看,是不是有孩子了。”

  哎哟,我的妈呀。东汉时代的科学知识要不要那么匮乏啊。还,还什么搞舒服了生小孩。

  我看着那个傻乎乎的虎头,只好是微微笑着也不点破。

  我看着他摸着我的肚子,他兴奋的说道:“啊,一定是有小宝宝了。在动呢。”

  我肚子“咕噜”一声一股刚刚射进去那浓稠的精液又被他揉了出来。

  我:“去你的什么动了,要是这时候动了。那就不是你的。”

  虎头:“呸,就是我的。”

  我:“好好好,张虎头的,就是张虎头的。行了吧。你看看你把刚才射进去的东西都揉出来了。”

  虎头一听:“啊,流出来了。”看样子他似乎很是失望。

  虎头似乎猛地想起来了,赶忙说道:“哦,对了。明天我行冠礼虽然晚了点。不过父亲提前把名字告诉我了。你记得啊。从明天为夫,姓张名飞字翼德。拿到婚书可别记错了名字。”

  我一听惊讶的看着他光溜溜白净净的身体。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着。杏吧首发

  我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你……你是张飞?”

  虎头:“对啊。我父亲不是一直叫飞儿吗。”

  我:“你……你……你快让你阿爹把名字改了。我不做张飞的老婆。”见鬼了张飞张翼德啊,评书里说的那个一巴掌宽护心毛,脸上长大胡子的张飞啊。怎么这么白净净的。天啊,就算是重名我也不要。不然以后历史书写我是张飞的老婆那该多可怕。会不会写我也长大胡子。(历史上的张飞是一个地方豪族,精于武艺和书画。张飞大胡子这一形象起源于元代的杂剧。这一形象在三国演义中引用所以日益深入人心)虎头:“我也知道,飞啊飞的,显得我不够成熟。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胡子面具。”说着他一低头一个毛茸茸的大脸又黑又丑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样子恰如各种传说中可怕的张飞一样。

  这忽然的惊吓让我一翻白眼昏了过去。朦朦胧胧中,我听到虎头在喊我:“雪凝,雪凝你不要吓我啊。我错了,我错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带那个鬼面具了。你快醒醒啊。”

  我虽然依旧昏昏沉沉的可还是背着历史书:“张飞正妻夏侯氏……”

  虎头:“别,别夏侯是我母亲的姓,我和我舅舅的女儿没关系的。”

  啊,我真该死我和张飞的老婆抢老公,那该多丢人啊。穿越千年来当撇腿小三。我不要啊。

  我渐渐的清醒了,看到虎头,扔在一边的那个丑陋的面具。

  我:“快扔开它,吓死我了。哦,对了,你似乎听到那人谋反并不惊讶啊。”

  虎头说道:“唉,那人是张角,一边的是他的大徒弟程远志。他们早就想谋反了。不过咱们太守刘焉大人说了近期就把他们赶回老家巨鹿郡,巨鹿郡是附近驻扎重兵的大郡。拥兵十万,吓死他们。”(历史上黄金之乱爆发于河北省,古称巨鹿郡)历史可怕的历史,而我又算什么?一个蚂蚁一样随波逐流,还是和我看过的国产小说一样成为掀起风云的弄潮儿?

  就在这么想着忽然一个念头猛的冒了出来:

  既然虎头都可以是三国名将,我又为什么不行?想到这里我娇媚的笑了笑看着虎头说道:“张翼德,可愿与我试试身手?”

  虎头一听不由连连摇头,他是我一直以来的玩伴对我的功夫自然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听到我说比武赶忙连连告饶。

  我:“那就给我说说你的夏侯表妹。”

  张虎头:“唉,又来。我可都没见过她啊。她们家都在陈留呢。”(今中国河南开封陈留镇位置为汉代陈留郡所在地。)我笑着说道:“哦,我可听说你们有娃娃亲。”

  张虎头:“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要是我不娶你,我就终生戴着这个鬼东西再不摘下。”

  我惊呆了,刚才那个面具和所有小说家说的张飞好像。难道……难道张飞……张飞因为和一个姓苏的女孩私定终身不成所以一辈子都带着面具。

  哦,对了三国志曾经描述刘关张出则同车,饮则同席,眠则同榻。难道张飞是用这种方式拒绝和夏侯氏有夫妻之实吗?

  哦,对了。古人订婚也叫问名。我雪凝的名字是我私自告诉他的,而见他虽然没有什么礼法太多障碍,但也是我说出门散心,他悄悄追来的。总体来说属于私会偷情,虽不至于进猪笼,但也不太光彩。

  恩,对了。问问他夏侯氏叫什么名字看他有没有骗我。

  我:“唉,虎头啊。你那个没见过面的表妹叫什么名字啊?”

  张虎头:“哦,他叫兰儿。”

  我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幻想低低的说道:“混蛋,渣男。”由于这里是藏兵洞于是我随手就抓起了一柄长剑直逼他的咽喉而去。剑含怒气自然少了精准,再加上以往的情意自然慢了几分。最后便是张虎头这也就是张飞本身武艺不错,看到长剑袭来他便轻松躲开了。

  他虽然躲开,但宝剑的锋芒依旧擦破了他的皮肉。他就那么捂着脖子跪在地上。

  血,是血。

  血顺着他手指的缝隙一点点渗出。

  他的脸色已经有些变白。

  他先是大喊:“雪凝你要杀我。”

  我看到了血已经心里有些慌了,可还是不解气于是便语气中虽有游移,但还是故意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你这个渣男,我恨不得你死。”

  血忽然流的更多了

  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

  我:“啊,血。我……你……”

  张虎头艰难的说道:“这……这把剑上……有毒。”

  他说完居然“噗通”一身软软的倒下。

  我赶忙抱起他,我一边晃动着他的肩膀一边听着他的心跳。

  还好还有心跳,那么接下来检查伤口。

  没事的,虎头坚持住啊。我做特技演员的时候也经常受伤。我很会包扎伤口的,连那些洋鬼子医生都夸我专业的。

  唉,算了,东汉末年……洋鬼子的老祖宗都不知道在哪呢。

  唉?他的手怎么死死的掐着伤口怎么也推不开呢。不会是已经死了吧,死了的人尸体会僵硬。

  啊……虎头死了?那个从小就陪我玩,保护着我的虎头死了?那个在比武场上让着我的虎头死了。那个刚刚还要作我丈夫的虎头死了?就这么被我杀了?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没有人关心我,家里只有二娘,家外只有虎头。如今二娘被卖了,虎头被我杀了。

  唉,不对。他好像刚才在给我做鬼脸。再看看尸体挺在那里。

  我狐疑地盯着并不冰凉但是表情狰狞的尸体。

  我:“喂,虎头。虎头,快起来。”我一边说一遍用脚踢着他的腿。

  虎头一动不动,哎呀不会真的死了吧,难道是幻觉不像啊。

  这下可怎么办虎头被我杀了,我可怎么活啊。想到这里我几乎想死了,我有个能拿自己的妾换一匹马的父亲,还有一个一堆恶妇扎堆的家庭,现在我还杀了我最后能指望的这个男人。哎呀,我真是混蛋啊。我刚才看到了皮鞭,又看到了宝剑,我怎么就会拿剑呢?

  哦,对了。我居然想到的是用皮鞭万一他是个变态,抽上去让他很爽怎么办?

  苏雪凝,苏雪凝你真是个变态。

  我双腿一软,跪在床边。背对着那个尸体。

  我:“虎头啊,你怎么死了呢?”

  “你亲亲他啊,认共呼气。”

  我谁在那里说话:“认共呼气?哦,人工呼吸。哦,对了。还有这个方法。不过他是中毒啊。”

  恩,就试一试吧。

  于是我赶忙擦掉眼泪,勉强凑过去深深的吸了口气。可我才刚刚低下头,他的嘴唇就热烈的贴了上来。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惊讶的看他松开了压着伤口的手,原来伤口居然这么小。

  好吧,他没事就好。

  他将我按在身下热烈的亲吻着我说道:“亲爱的,这个词是这么说的吧。你只要亲亲我,给我认共呼气我就活了。就像小时候你告诉我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样。”

  我害羞的转过脸说道:“讨厌,你土死了。那叫人工呼吸。还有王子……”话还没说完,他的唇就已经贴了上来。

  我被他热烈的亲吻着脖子,这感觉太好了。也罢谁让我离不开这个冤家,这辈子做人小三就当是还他不知道哪实的债了。

  完全的放松让我放开了紧紧捂着胸口的手,他深深的吮吸着这对粉嫩嫩的乳头。

  他轻轻吮吸着还不时陶醉的“哈”一声,就如同引用美酒的回味。看着他的样子既让我害羞又感觉好笑,以至于我微笑着扭过头去。

  张虎头:“恩?你在陶醉?”

  我转过头说道:“去你的。”杏吧首发

  张虎头:“还不承认?”

  我:“就你聪明。”

  张虎头:“嘿嘿,娘子我说对了吧。”

  我:“叫谁娘子找你家兰儿去。”

  张虎头此时也不着恼,反而是一把抓住我脚踝高高抬起将我的双腿分开。一时间我最私密的下体完全袒露在他的面前。

  我捂住脸说道:“虎头,你别开了。”

  开什么玩笑,前世的我虽然结过婚,但我已经受了十三年的古代教育,还是古代女孩教育的洗脑,这点脸面还是要的。他这么盯着我,我还要不要脸了。

  我紧紧的捂住脸,而他的肉棒已经送了进来。一阵阵的兴奋让我羞得说不出话来。

  他深深的送入,忽然他的腰肢急速晃动起来,他速度好快,好激烈。一阵阵的抽送让他大大的阴囊拍击在我已经湿润的洞口。

  我捂着脸:“啊,不要……啊……好刺激……啊……啊……弄死我了……啊……啊。”

  一阵阵快速的冲击让我感受着这强烈快感,我时而闭着眼睛感受着细微的变化。时而被肉棒的顶入而刺激的双眼圆睁。更有时被这强烈的节奏弄得只顾仰起头不敢看他而低低的呻吟着。

  哦,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

  感觉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想尿尿啊。

  我于是勉强说道:“虎头快放开我,我受不了……快……快啊。”

  可是他还像是像个牲口一样死死的抓着我丝毫并不放松。反而是弄得更带劲了。

  我大叫道:“快放开我,我要小解。”

  张虎头:“好啊,我就草你这个小姐。”

  我:“啊……不……不是的……啊……别弄了……我要尿尿……”

  张虎头依旧狠狠的插着,还十分得意的说道:“尿,尿啊。尿就尿,谁怕谁。我就不放。有本事把我的命根子尿出去。”

  我听他不肯放开我,这下子我绝望了。那种要在自己男人面前尿尿的事我根本做不出来。

  “张虎头,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我快不行了。哦……二妈。没……二妈救我……二妈救我啊……”我就这么颠三倒四的说着。我自然是知道二妈此时不在这里,就算是在这里,二妈要真是进来救我,那么我也肯定是要羞愤难当的自杀了事了。

  我还在满足胡说八道,张虎头则完全不管不顾的弄着。最终我的身体再也难以坚持一股热流滚动了出来。这感觉好像是尿急的时候的排泄,但又有不同。而且那东西似乎不臭……羞耻,十分的羞耻。以至于我都趴在他的肩头哭了起来。

  我一边哭,一边敲打着他的肩膀说道:“张虎头,张飞,张翼德你混蛋你弄死我了。呜呜呜。你让我怎么做人啊。”

  张虎头:“唉,娘子。那不是尿。那是潮吹。”

  我听到那个词不由想到了前世陪自己老公看毛片时候那些毛片的封面。“潮吹”这个词一下出现。(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国家吸取了大量汉唐文化,他们推崇汉唐文化到了痴迷的程度。以至于你如果询问古代日本或者朝鲜的学者自己国家历史。他们即使知道也会告诉你“不知道。”但是遇到汉学问题无法解答,他们会引以为耻。所以日本语和韩语都有大量汉唐词汇。)我惊讶的看着这个白净净,俏生生的猛张飞心说:“这么色情还知道潮吹。肯定是上辈子看多了黄片的撸管男啊。不行我要试试,虽然我过去给他讲过很多现代小孩子才听过的西方童话故事。但也绝不会讲看毛片这种难为情的事吧。”

  我撒娇的靠在他的肩膀说道:“老公,你从哪里来啊?”

  张飞:“你知道的啊。”

  我继续不依不饶的说道:“你再说一遍嘛。”

  张飞:“大汉,河北路蓟城张家庄人士啊。”

  我追问道:“我问的是你上辈子,说说看。”

  张飞摸着自己白净的脸蛋说道:“恩,我上辈子是你夫君,咱们家有车,有房有儿有女。哦,对了还有钱。”

  我一听瞪着大大的眼睛激动的说道:“对,对,对。你接着说。”

  张飞:“哦,对了。还养了一匹马。三条狗。还住着大房子……”

  我听到这里不由狠狠的亲在他的脸上,激动的说道:“远哥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什么雪凝,我是你的老婆苏静宜啊。你快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你怎么也来到三国时代的。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看看你还装。再装傻和装死,我可不理你了。哦,对了孩子们也来了吗?他们还那么小留在现代可就成孤儿了……对了,你哪一年来的。你来的时候川普被弹劾没有……”

  张飞忽然说道:“川普?远哥?孩子?你不是刚刚才破处子身吗?还有电脑是什么?爱疯是什么?照片为何物?”

  我看着他呆呆地样子,呵呵的笑出声来说道:“死鬼还闹,两辈子的处女都给你还跟我装傻。”说着在他的脸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我:“孩子怎么样了?”

  张飞:“你不是说还没怀孕吗?难道你现在就怀孕了?我爹果然没说错,把女人弄得美了就会怀孕。”

  我们就这么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可双方似乎都感觉很开心我以为和前世的老公搞了个两世情缘。张虎头以为我要给他生儿育女。所以各个都很开心。

  我最后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好样的老公,又被你找到我了。”说着我赤裸的胸部一下贴在他的胸膛上。

  毫无心理准备的张虎头的小二哥突然立了起来。

  我轻轻的缕了下头发,笑道:“just blowjob,OK?\\\\\\\\”

  张飞彻底懵了,颤颤巍巍且面色诡异的说道:“OK?”(人最爱在无规律的话中重复最后一个单词。此时张虎头重复并不是因为他会英语)没错应该就是这个死鬼,口交还不解馋还要六九式吗?死鬼,两辈子都一个德行。

  于是轻轻的拢住头发,抽掉一根剑穗扎了个马尾辫。一手扶住他那根发育的很好的肉棒随后一口含住。就在我一口含住的一瞬间,张飞紧紧抿住的嘴,“噗”的一声几乎受不了刺激而要老血喷出的节奏。

  我则笑了笑斜眼看向他,心说:“心理素质变差了。”

  于是便不理会他,一口口吞入他的肉棒。舌头每一次灵巧的逗弄都让他好像是要吞鸡蛋一样大大的张开嘴巴,“噢噢噢”的呻吟着。

  我心说:“爽吧,肯定憋坏了。十五年不近女色,也正常。”

  而只有张飞和让我穿越而来的老天爷知道,在这个时代是没有口交这种刺激的玩法的。而且这位张虎头张先生可是地地道道的初哥。现在他已经没有给十三岁小妹妹破处的坏哥哥形象,而是一个被三十岁阿姨吃了嫩草的小初哥形象。

  深喉,我是可以掌握节奏的,前世和老公进行房事的时候也是我一个私房小绝招。于是在我看着火候正好的时候将那根已经憋闷的有些肿胀的龟头一口吞了下去。

  张虎头:“哦噢噢噢……我要死了。”

  我心说:“臭流氓你还挺会配合。”

  于是一口深深的将他的肉棒吞了进去。

  张虎头大喊一声:“不要吃进去。”

  伴随着他的尖叫,我得意的将他的肉棒送入了喉咙又轻轻拔出。

  伴随着肉棒的拔出,张虎头此时的表情几乎是要哭出来了。

  一次次的深喉都让张虎头惊心动魄,此时他的魂都快被我吓飞了。

  张虎头最终还是明白我不是要吃他的命根子,转而舒畅的说道:“好爽。好爽。啊,爽死了。”(爽这个词我教的。)他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完全的陶醉了。终于他全身一震,一股股的精液灌入了我的口中,我根本来不及拔出来。

  当我想拔出来的时候可惜已经太晚了。我拔出他那个东西,轻声斥责道:“臭变态,又是想射我嘴里。”

  张虎头:“唉,我下次努力不射。”

  我:“拿张纸。”

  张虎头:“啊?干啥。”(此时蔡侯纸虽然已经广泛传播,但用纸便宜那是唐宋,用纸便宜都是明清时代了。)我:“我擦擦嘴。”

  张虎头:“用布行吗?”(此时纸比布贵出万倍。因为人们为穿衣而种植亚麻的面积是十分广泛的。“我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他张虎头先生已经把我带回久违的现代的感觉了。于是我说道:”布?“(我不是嫌弃布便宜。而是没反应过来)张虎头似乎以为我是嫌弃布,于是狠狠心说道:”绢,用绢,不行就蜀锦。你嫁给我,我天天让你用蜀锦擦屁股。用完就扔。“此时我惊呆了,以至于喉头的鼓动和惊呆后吞咽口水的习惯让我将口中的精液一下咽了进去。

  张虎头看着我竟然吃了那东西完全傻了。他呆呆地问:”好吃吗?“我则指着他随后竖起大拇指,心说:”高手,果然是高手骗女孩把精子吞下去的技术还是你厉害。“随后一阵咳嗽袭来,那是忽然吞咽太多,那些粘乎乎的精液挂在喉管上的反映。他伸手要来扶住我。我赶忙向他示意我没事。杏吧首发

  经过一阵的忙乱,我又赤身坐在他的怀里。我问他:”老公,咱家还跟上辈子一样吗?“(老公一次最早是应用于宫内因老病而得以出宫的高级太监。也可以解释为老公公,汉代没有管丈夫的父亲叫公公的习惯)张虎头:”这老公一词从何说起啊。我该如何回应啊。我叫你‘老母’着实难以启齿啊。“我笑着看向他说道:”装,你再装我可生气了。再也不理你了。“张虎头似乎经历了漫长的心理挣扎,最终把心一横十分勉强的说道:”娘……“我一听惊呆了,随后看着他羞赧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有才,太有才了。哈哈,还真没叫老母。“张虎头似乎感觉脚娘丢人了,于是赶忙说道:”老……老……老母。“我笑疯了,完全就要岔气儿了。我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变态,叫我老婆就好了。“张虎头一听不由恍然大悟,此时已有公婆之称相互对应。他高兴的不单单是对话的巧妙,还是发现我没有故意难为他。他一抚掌竟击打在我的屁股上大呼”妙,妙,实在是妙。老公,老婆,老公老婆哈哈哈。“我:”瞧你那傻样叫我个老婆,看把你美的。“张虎头:”恩,着实是妙不可言啊。哈哈哈,娘子。哦,不对,老婆。“我:”傻样,别得瑟了。我问你啊。你的房子是不是跟上辈子一样啊。有电视吗?不对,不对,这年头哪有电啊。冰箱,唉,我这脑子。洗衣机,洗衣机有没有……“张虎头:”唉,老婆别取笑我了。我张翼德此生早已发誓只娶你一人,洗衣姬之事不必再提。“(古语常用语中姬和妾都是可以被主人宠幸的婢女,虽然成人小说和现代影视剧经常出现老爷搞丫鬟,但在古代是正派人不做的。他们宁可去青楼)我一听明白了他说的是‘洗衣姬’,于是说道:”臭家伙,又逗我开心。“张虎头:”我是真心啊。并无虚言。“

  我:”好啦,咱们穿上衣服。我去看看咱们未来的家。记得你的承诺你那个夏侯表妹只要一踏入咱们家我就上吊。“张虎头恨恨的下了决心:”老婆别怕,明日为夫,就骑一匹快马日夜兼程一千里先宰了她。“我和张虎头完了这么多年还是知道这家伙的性格的。他这人说话一直算数。记得我当时刚知道大汉文皇帝为其母亲尝汤药的故事。他趁先生走开悄悄告诉我:”你要是答应做我娘子。我天天给你,亲尝汤药。“我:”白痴,亲尝汤药是对老娘。“

  张虎头:”你要是亲亲我的嘴,我什么汤药都尝给你看。“我:”毒药你也喝?“

  张虎头:”毒药我也喝。“

  我故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气鼓鼓的说:”管家正在院里煮砒霜毒老鼠。尝尝去吧。“那家伙竟然真的冲了出去,也居然管家真的在熬药。他也竟然一口喝干滚烫的药汤。万幸的是那不是砒霜而是巴豆。也好在医生施救即时救下了他的小命。可就是这样大人如何逼问真相他都不说,最后是他爹对他动了家法。我才可怜他说出了真相。

  如此种种的例子不胜枚举,以至于我都不敢向他说一句重话生怕哪天让他去死。他真的去了。

  张虎头见我不说话便说道:”老婆,我错了。你都把身子给了我就是让我杀个可能嫁给我的人。那也是怜惜我,我竟不知好歹推三阻四。好,我现在就去杀了她全家女眷。“我听了他的话大惊失色赶忙拉住他说道:”你疯了。别。我只是舍不得你。你别走。“(丢人……丢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我可是女汉子啊。我的节操碎了)张角一干人等走了,我也被他抱在马上招摇过市的来到了他的私宅。(汉代风气虽然开化,但在中原地区如出现抱着女人骑马,纯粹是浪荡子抱着娼妓,会被人丢石头的。但蓟城为边塞,张虎头又是豪族长子无人敢惹。所以只是偶尔有人侧目。毕竟如果现代在美国被人抱在机车上,你也只会想到小太妹。)他的行为似乎是为了达到,我不能嫁别人,他也娶不了别人的效果。这种宣示主权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原本倾慕他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暗叫晦气的走开了。然而这消息却传到了刘焉这个蓟城太守的耳中。

  刘焉一听这个消息大呼:”哎呀完了,完了。要是全面封锁消息,全面封锁消息。三公的女儿与豪族的长子当街苟且,这事儿是要传到皇帝的耳朵里的。完啦全完啦。快去,快去啊。“衙门里的侍从无错的问:”大人,干嘛啊。“

  刘焉:”干嘛,干嘛。哦,对了,就告诉老百姓这是结婚呢。是苏家在嫁女儿。明白了吗?快去。“这事也都是我在三天后消息全面传开后,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张虎头的家到了,我进去的一瞬间就知道他所谓的上辈子家里的样子是在描述他的私宅。而车居然是一辆牛车。而小楼则是古代样式的大院四周的角楼。(古代女人以乘坐牛车为主,因为牛车较慢而且平稳。角楼:有了望塔和箭塔的作用)但最让我震惊的是这里的画多如繁星的挂在正堂而这些画中的人物则只有我一人。

  虎头拉住我的手,说道:”雪凝我知道你说的远哥。不是我,也早就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你,对你好。求你给我个照顾你的机会。“我在感动之余轻声问道:”虎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虎头面带得意的说道:”你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我:”什么?你知道?“

  虎头:”我知道你是天上的仙女,那句blowjob(口交)就是让自己相公也快乐的上天的咒语。老婆blowjob?“我一听不由老脸一红,再看周围家丁似懂非懂坏笑的表情,不由恼羞成怒的大呼道:”张虎头,你给我乖乖受死。“说着就抄起他的宝剑拼命的追赶着他。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11075

打赏

参与人数 4银币 +8 金币 +225 贡献 +11 原创 +1 收起 理由
天幕恋人 -220 -11 [评分]金币贡献回收
没有带套 + 8 + 5 [打赏]这个主题我喜欢!
lai52401 + 220 + 11 美女加倍加分
pzx3000 + 220 + 11 + 1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打赏

————————————————————————————————————————————————————————————————————————
【分享赚钱】—【快速金币翻倍】——【免翻墙杏吧浏览器】—【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版主

Level 9

354

主题

886

帖子

36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11

慈善家初级群活跃峥嵘岁月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2-1 23: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15RMB

妹子之前的《我的苏醒》全部删掉了,确实非常可惜啊。不过新的这个书也是很优秀呢,才女一只哦!
收起评论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5

0

主题

88

帖子

37

积分

Level 5

积分
37
QQ
发表于 2018-2-2 08: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10RMB

恭祝美腿阿姨再开新作,而且还是背景宏大、让人热血沸腾的三国时期。。
期待女主驰骋三国名人界,打破三国壁垒,来个通杀啊。。
收起评论
健康快乐美一天~

等级:Level 0

0

主题

9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发表于 2018-2-2 05:3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女性视角,刺激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4

0

主题

2189

帖子

21

积分

Level 4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2-2 09: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三国杀啊   厉害了!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0

0

主题

5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发表于 2018-2-2 22:1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怎么弄金币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0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发表于 2018-2-2 22: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三国杀啊   厉害了!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1

0

主题

18

帖子

4

积分

Level 1

积分
4

万花

发表于 2018-2-2 22:4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感谢楼主分享!
收起评论

等级:杏聊会员

彩金拓展团

Level 4

13

主题

286

帖子

32

积分

杏聊会员

积分
32
发表于 2018-2-2 23:34: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三国迷,还记得初中拿白话版三国演义看入迷的时候,第一次正经看女主三国,写的很好,起码大部分还原东汉民俗。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3

0

主题

1300

帖子

17

积分

Level 3

积分
17
发表于 2018-2-3 06:2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太精彩了
收起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恒彩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众赢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2-23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