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娱乐城★15.net★提供九大平台DG、AG、LEBO、OG、MG、OB、BBIN、PT、GPI供会员选择游戏,注册送39元可提款,大额无忧,网投首选!!!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资讯端即送68元 每日签到送彩金5666元
  •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十五年顶级信誉、存提款迅速、大额无忧、共铸品牌辉煌!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最后一个盗墓者】【第一至五章】【作者:我是你姥姥】【未完待续】

http://杏吧论坛.com/?x=0

查看: 960|回复: 4

[原创-灵异推理] 【最后一个盗墓者】【第一至五章】【作者:我是你姥姥】【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2

11

主题

36

帖子

8

积分

Level 2

积分
8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0: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8-2-8 10:50 编辑

  第一章:生死簿

  相传北宋神宗元丰年间,有位武功高强的之人得此一本名曰:“生死簿”的奇书。而江湖上很多人都以为这生死簿是一本武功秘籍,殊不知这生死簿却是一件可号令天兵驱使鬼神的神物。此人凭借这本奇书很快成为一方霸主,呼风唤雨,唯我独尊。但后来这位一方霸主突然就人间蒸发,生死不明,这生死簿也随之下落不明。很多人都说此人被自己调令的阴兵带入地府,早已不在人世。还有人说此人炼制一种神药,早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躯,归隐于世外桃源。更有人说是得道升仙,上天做了神仙……不过无论是哪种说法,真假虚实,这生死簿一直都是江湖中人心中所挂梦寐以求之物。这也不奇怪,从古至今又有几人能视钱财如粪土,看富贵为浮云。谁人不想拜相封侯,一呼百应,万人之上。

  十方茶楼,包间内坐着二人。

  “老歪,咱俩儿可有年头没见了,这几年跑哪混去了?我还以为你死外头了。”说话的人三十出头,中分头,略微有些胡茬子。

  “可……可不咋地,能……能有五六年了。”对面被叫老歪的人二十郎当岁,不过长得有些老,说话有些口吃,多少还有点歪脖子。

  “瞅你这样混的也不错,怎么个意思?衣锦还乡啊?”

  “还……还个屁啊,混……混口饭吃,哪……哪能跟三哥比啊。”

  三哥一笑,说:“你小子这油劲儿可一点都没变,说吧?找我啥事?”

  “三……三哥,瞧你这话说的,没……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吗?”

  “别人我不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三哥笑道。

  老歪一笑:“还……还是三哥了解我,那……那兄弟就不兜圈子了,开……开门见山。三哥,知道生死簿吗?”

  三哥听了脸色一变:“知道!怎么了?”

  “有……有兴趣吗?”

  “那要看你这葫芦里卖的是啥药了。”

  “我知道它在哪!”

  三哥有些半信半疑,说:“不瞒你说,前些年我还真专门找过这东西,可都一无所获,这生死簿就跟石沉大海一般。你从哪得来的消息?”

  “哎呀!这……这事说来也巧,我……我打工地方的老板是个收藏迷,收藏成癖。什么都喜欢收藏,只……只要他看得上眼,连条裤头儿都能买了,挂……挂在家里。”

  “还有这么变态的人?”

  “更……更变态的都有,有钱人都这样,一点都不奇怪。人……人家也不差钱,花钱都嫌累,不……不像我,他妈的!三更穷,五更富,七更买底裤。”

  “呵呵……”

  “他……他们家那值钱的东西海了去了!各式各样,要什么有什么,简直就是个小型博物馆,连古尸都……都收藏。”

  “看样子你还挺吃得开。”

  “还……还可以,我们老板对我挺好,挺信任我的。有……有一次他给我看了一件东西,是张古画,跟我炫耀了老半天,说……说自己捡了个便宜,花5万块就买了个宝贝。我……我当时心想,这他妈的有钱人都缺心眼,花5万块买……买了张擦屁股纸,还……还他妈美呢,指定是被骗了,就这破画哪……哪值5万块?他当时瞧出我的心思,不……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笑。他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画,画里另有玄机,里面记载着一件稀世神物的所在。我……我当然得问他究竟是什么牛逼神物,他……他见我是个小屁孩儿,也想在我面前炫耀一番,也没有隐瞒,把……把实情就跟我说了一遍。原……原来他买的时候也只当是一幅图,别看他收藏了不少东西,其实也……也是个外行。每……每次买了宝物都得找别人掌眼,十次能有九次都得买了假货。但……但人家不差钱,就喜欢这嗜好,他看这画挺漂亮,就掏钱买了。那……那个卖画的人也是个二百五外行,他……他也不知道这画值不值钱,没……没想到真碰到个傻缺儿把画给买了,还……还出5万块钱,那小子当时就拿钱溜了。他……他回家找行家一验,才……才知道这画里另有玄机,这画是假,图才是真。”

  “这么说那副画就是一张地图?”

  “没错!记载生死簿的地图。”

  “就算知道又能怎样?那画又不在我们手里。再说我已经洗手不干多年,早就改做正道生意,现在不比从前,一旦折进去就别指望出来。早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

  “三哥,你……你先别一口回绝,看完这个再下定夺。”老歪从身后拿过一个画筒,从里面取出一卷画,放在桌上轻轻展开。那是一张古画,上面画的不是山水,而是一群活泼可爱的童女。她们有的提兔儿灯、有的提瓜形灯、还有围坐在一起玩提丝傀儡、狮子、猫儿、看皮影戏……千姿百态,玩耍各异。

  “你说的该不会是这幅画吧?”三哥问他。

  老歪点头一笑。

  “老歪!你老板挺够意思啊!就不怕你卷画跑了?真够大方的!”

  “大……大方个屁,他……他能把画借给我?那得喝多少假酒。”

  “那这画?”

  “我……我偷出来的!”

  “老歪!你让我说点什么好,你这可是盗窃,知道吗?数额特别巨大都得判无期。”

  “三……三哥!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你……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我又不是傻子,能大摇大摆的就去偷吗?咱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我趁他不在家,用相机把那幅画照了下来,找画匠临摹了一幅。你……你还别说,那画匠的手艺还真不错,简直一模一样,反……反正我是没瞧出毛病。我用临摹的这幅假画跟真画掉了包,我……我们老板又是个外行,他家里的宝物又多如牛毛,丢……丢他妈的十件八件都不知道。你就放心吧,神不知鬼不觉,谁……谁也不会察觉。”

  “你想让我帮你找生死簿?”三哥看着桌上的那幅画问他。

  “三……三哥,这活儿非你不可,我……我就只能帮你搭桥引个线。倘若三哥真能找到生死簿,到……到那时候,咱兄弟二人可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天都躺在钱山里睡觉,哈哈……”

  “你真相信生死簿能调令天兵驱使鬼神?”三哥问他。

  “三哥,咱……咱们不管这些,真也好假也罢,都……都跟咱没关系,只要它值钱就行。这……这生死簿可十分抢手,我都在黑市打听过了,那……那价钱出的,超乎你的想象。我一看,这生死簿他娘的就是无价,主……主要是多少钱都有人肯买。这……这自古以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啥东西稀有罕见就他妈的越贵,咱们兄弟二人要能做成这笔买卖,那……那可就发了!以后三代都能衣食无忧。”

  “我现在的生意还算可以,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日子还算过得去,倒不指这米下锅。这画我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端倪,不是假的就另有其他打开的方式。”

  “我……我也没瞧出个一二三来,你是不知道,那货抱……抱着这一幅画比抱娘们儿还兴奋,我……我看他不像是在吹牛逼。是不是方法没用对?你……你没看电影里演的,不……不管是信还是别的东西,只要用灯光一照,用火一烤,或者放水里泡一泡,那……那纸的上面马上就会出现字体或者是图案。”

  “也许吧,要想解开这幅画得找个行家,咱俩儿肯定是不行。”

  “这……这好办,我认识这方面的人。”

  “瞧你这意思是铁定要干了?不打算回去了?”三哥问他。

  “还回去个屁啊,我……我那头都已经辞了,这次回来就是为这生死簿,不……不然我这大老远的来回瞎折腾个啥。”

  “家里都还好吗?有好几年没去你家了。”

  “都……都好!都好!”

  “唉!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这生死簿不那么简单,也没有咱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找。不然为啥传闻这么些年,就无人能让生死簿重见天日,或许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本来就是个谣传。”

  “三……三哥,我可不这么认为。所……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才来风。这世上捕风捉影的事是不少,但……但是咱们不能因为被贼偷一次,就……就认为全世界的人都是贼,不……不能一棍子全打死,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我下午还有点事,马上就得走。你明天到家里来,咱们再研究,你也回去好好想想,这不是小事,耗时费力,弄不好还会白忙活一场,你还是先考虑清楚。”

  第二章:瞎猫碰上死耗子

  第二天一大早,老歪就按照白老三给他发的地址找了过来。

  白家一共兄弟姐妹五个,白老三在家排行第三,所以大家都叫他白老三,认识他的人也叫他三哥。早些年靠着盗墓赚了不少死人钱,后来渐渐该做正道生意。白家从他祖父那辈儿起就干起了挖坟掘墓的勾当,可以说是盗墓世家。不有那么一句话,是狗就改不了吃屎。别看白老三嘴上说洗手不干,这些年背地里也没少盗了。要是碰上大墓,你不让他上去挖两铲子,抓心挠肝的难受,两只手直痒痒他就控制不住,这大概也是一种职业病。

  白老三喜欢清静,特地选偏僻一点的地方建的房子。这是一座两层的独楼,篱笆围的小院,绿草花香,飞鸟嬉戏,环境清幽,远离城市里的喧嚣,难得的一片净土,倒也惬意。就是地方有些难找,老歪要不是有地址,一时半刻还真难找到这地方。这里不是白老三以前的住所,老歪也是头一次来。

  “三……三哥,你这日子过的也太舒坦了,这……这简直都不是人过的日子,真会享受。”老歪笑道。

  “这就算享受了?你还没见过真正会享受的,咱们跟人家一比,比乞丐都可怜。”

  “这……这话我信,有钱怎么玩都开心,没钱怎么整都他娘的闹心。”

  白老三一笑:“其实就那么一回事,人这一生就那四五十年好时光。除去睡觉吃饭一些琐事,还能有多少时间?稀里糊涂的就老了,你都快奔三的人了,还是珍惜眼前吧!”

  “可……可不是咋地,混了这么些年,毛都没混着,真……真是可悲啊!”

  二人正说着,房门忽开,一阵旋风般进来一人。

  “三叔!原来你在家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嘻嘻……”那女孩背着卡通书包,一身的运动装,一笑之下露出两排小钢牙,十五六岁左右,显然是个学生。

  “惊喜个屁!你怎么来了?又逃课了?”白老三沉着脸说。

  “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逃过课了?人家放暑假了。”女孩将书包扔在地上。

  “放暑假?你才上几天学就放暑假?”

  “真的,没骗你,不信你打电话问我们老师。”

  “你爸妈知道你过来吗?”

  女孩倒在沙发上点头:“三叔,这谁啊?”女孩这时才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

  “路上是不是脑袋跑缺氧了?怎么连人都不认了。”

  女孩陡地从沙发上坐起,端详着另外一个人:“看着有点像老歪,不过好像比他胖了些。”

  “三……三哥,这是小白吧?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我……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喝!都比我高了。”

  “真是你啊?!我都不敢认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白小白笑着问他。

  “前……前天回来的,我跟你三叔昨天才联系上。怎么样?我……我有啥变化没有?是不是比以前成熟许多?”

  “恩,变化挺大的!你比以前胖了!不过你这说话的语速还是更以前一样,忽快忽慢,永远跟不上你的节奏。”

  老歪一笑,三人又聊了些往事,一起吃了顿午饭。

  “三……三哥,那事你考虑的怎么样?”老歪问他。

  白老三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其实我对这生死簿还真有兴趣,不过你那幅画真假尚且未定,现在谈这个早了点。”

  “行!有……有三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就走。找人验一下这幅画,随……随便把它解开。”

  “你认识这方面的人?有把握吗?”白老三问他。

  “我……我也不太清楚,我这朋友他自己就会画画,画……画的还不错呢,自己平时也收藏了不少。试试看呗,不……不行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唉唉……三叔!你快看!这画里有字!”白小白说道。

  “有个屁啊,我早看过了,那上面就没一个字。”白老三应道。

  “不是!不是!真有字!你不信照我这么做看一下!”

  白老三有些半信半疑,双手合在一起,扣在画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木匠单吊线,从两手的指缝处朝里面看去。只见一团黑暗处,有两个翠绿泛光的字体,就像两个活泼可爱的小精灵,随时都要从那幅画里跳出来。

  “快把窗帘都拉上!”白老三冲她说。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白小白笑道。

  “真是啰嗦,快去!”

  老歪跟白小白赶忙将房间内能关闭的地方全都关上,虽然不是绝对的黑暗,但是整个房间瞬间暗了许多。但见桌上那幅古画,泛起一片绿光,好似成群结伴儿的萤火虫,不断的盘旋上升,形成一团绿色的旋风。那画上浮现出一排排绿色字体,却不像是汉字,正是那些字体映出的绿光。

  “行啊小白!这啃书本的脑子就是不一样,我……我咋就没想到呢?”老歪笑道。

  “瞎猫碰上死耗子,别大惊小怪。”白老三说。

  “你管我瞎不瞎,反正我碰上了,你不瞎咋没碰上呢?”白小白得意的说。

  “所以说你就只能抓死耗子,活的你也得抓不着啊。”白老三一笑。

  “你!真是讨厌!”

  “三……三哥,你说这字咋还发光呢?看……看着跟夜明珠差不多。”

  “应该是萤石,也叫夜光石,其实就是夜明珠。但夜里能发光的萤石并不多,所以这东西挺珍贵的,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估计多半是将夜光石磨成粉掺入颜料内,再把要隐藏的内容写进去,不知道打开的方法以为就是一幅普通的画。”

  “这……这他娘的是哪国字啊?我是一个都不认识。”

  “这应该是小篆,小白,把这些字都照下来,一个都不能漏掉,这回咱们可有得忙了。”

  第三章:喇叭山

  三人边查资料边托人打听,总算在第二天的中午,将画中隐藏的文字全部翻译出来。字倒是没有多少,就是他们三人都不是专业的,有些字也确实难查。老歪连汉字都认不了一筐,就别说是小篆了,能翻译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近近近,眼前。远远远,天边。

  水中有影,影中有山。见水见影,见影见山。

  镜花水月,喇叭山。

  “这……这他娘的什么意思?怎么有点像绕口令?”老歪问。

  “喇叭山?好像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座山。”

  “会不会不在咱们这?”老歪问。

  “有可能,不过要是那种不起眼的小山,就算有咱们也不可能全都知道。”

  “这……这话不假,他妈的!有个土包就敢叫山,撒泡尿就说是湖。像……像这种山多如牛毛,简直太多了!”

  “近近近,眼前……水中有影,影中……咱们现在不知道这喇叭山在哪个省哪个市,连大致的范围都不清楚,这可怎么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会……会不会这几句话里还……还有别的含义,只是咱们没看出来。”

  “也许吧,不管怎样,至少证明这幅画不是假的,里面还真有玄机。”

  “这……这难度也太大了,他娘的!等我死那天也未必能找到。”

  “这还啥都没干呢,你就先泄气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把量斗想的太简单了。你以为所有的墓都在那等着你去挖?你自己不去找,我就不信墓里的珍宝还能长腿蹦出来。”

  “要……要不咋说三哥是这方面的行家,否则兄弟也不能过来求哥哥帮忙。”

  “唉唉……你们要找什么?快跟我说说!跟我说说!”白小白兴奋的问。

  “啥也没找,别跟着捣乱。”

  “是吗?本来呢,我打算把喇叭山的位置告诉你们,既然你不想听,那就算了!拜拜!”白小白转身就走,白老三一把又将她拽了回来,问道:“你知道喇叭山在哪?”

  “是不是又想听了?”白小白笑嘻嘻的问他。

  “你要是敢骗我,看我不把你屁股打开花了。”

  “请大侠手下留情,若能饶小女子一命,我就以身相许……”

  “少贫嘴,有屁快放!”

  “嘻嘻……告诉你可以,不过你得带我一起去,否则免谈。”

  “嘿!你还敢威胁我?”

  “No,no,no,这不是威胁,是条件,天下哪有免费的东西?”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回家问你爸妈吧。”

  “只要你不说,他们就不会知道。”

  “好了!好了!带你去就是,快说吧!”

  “老歪,你可听到了,他要是敢反悔,你得给我作证。”

  “我……我是服你们俩儿了。”老歪站在一旁听的头都大好几圈儿。

  “我记得姥姥家有座山,就叫喇叭山。”

  “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那山是我们发现的。”

  “你们?”

  “对啊!我跟村里的伙伴儿进山玩的时候我们发现的。”

  “你怎么知道那山是喇叭山?”

  “姥姥告诉我的,她还说那山里有妖怪,让我以后不要去。”

  “三……三哥,要不咱们就去一趟,要……要真是画里这个喇叭山,那……那不更好,不是就当去旅游了。”老歪说。

  “对啊!对啊!对啊!我都好久没去了,姥姥肯定想我了。”白小白笑道。

  “也只能这样了,主要是画中给的信息实在太少,确实不太好找。”

  “你……你说这画画的人也是个小气鬼,就……就不能再多写几个字?”

  白老三一笑:“干脆把生死簿快递你家去算了,那多省事。”

  “我……我看行!唉!三哥,小白姥姥家住哪啊?”

  “福州!”

  三人又聊了一会,老歪就走了。白老三现在倒真有时间,生意不像以前那么忙了,基本上走上正轨。至于老歪更是闲人一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单身汉就是这一点好,没有牵挂,说走就走,自由自在。三人中还就属白小白是个忙人,暑假的宝贵时间早已经被妈妈安排了各种补习班,每次放假她都会到三叔家里避难,不过每次都被妈妈逮回去。轻则动手,重则还是动手,白妈妈的教育原则是,能动手绝不跟你废话……假期对于白小白来说就是灾难,还真不如在学校里轻松。

  第二天,三人都带好应用之物,开始了自驾福州游。

  车窗外掠过的风景,清风拂面,花香袭袭,心旷神怡,这是大自然的味道,这种感觉简直太舒服了!太爽了!白小白探出窗外,不禁欢呼起来……“瞧……瞧把小白高兴的,带她出来就对了。”老歪抽着烟笑道。

  “我就没见过这样养孩子的?小孩儿就得让她玩,这是孩子的天性。你不能老让她学习,那不成傻子了,长大也是个废人。”白老三边开车边说。

  “可……可不是吗?你说我小时候哪有这个班儿那个班的,成……成天出去疯去,不也长这么大,也……也没缺胳膊少腿。”

  “也不是说学习不好,要是所有人都不上学全他妈成文盲了,做什么事得控制好这个度,物极必反,不能太过了。”

  “小白,你……你妈今年又给你报了多少个班?说……说我们也好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一把,呵呵……”

  “去死吧!”

  “快说说!下……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让我们乐呵乐呵。”

  “我真服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别人越惨你是不是越开心?”

  “说对了!三哥!小……小白这悟性很高啊!打小我就看出她不是盏省油的灯,前途不可限量,绝……绝非池中之物,将……将来肯定一飞冲天,肯定比你有出息。”

  白老三嘿嘿一笑:“那得看是谁家的种。”

  “那……那可不!这话我信,你们白家没一个正常人。”

  “老歪,你这话我爱听。”白老三笑道。

  “小白,快说说!我……我都等半天了……”

  “天啊!我算服你了……其实也没多少,跟去年差不多。书法、钢琴、油画,小提琴,跆拳道……”

  “等等!你……你这爱好够广泛的,还……还有你没学过的吗?”

  “又不是我要学,都是妈妈报的。”

  “前……前面那些听着还算靠谱,后面咋越来越扯蛋。这……这跆拳道、空手道、击剑、武术都什么情况?你……你妈准备让你浪迹天涯啊?你学这些干啥?”

  “妈妈说现在坏人多,让我学了防身用的。”

  “唉!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妈真伟大。”

  第四章:鱼头口

  30多个小时的颠簸后,三人终于抵达白小白的姥姥家。白小白的姥爷前两年过世了,家里就剩下老太太一个人挨日子。老太太的几个儿女条件都不错,三番五次想要老太太接走,到大城市里享享清福。穷家难舍,故土难离,老太太舍不得走。儿女们也没办法,也不能硬把老太太接走,只要她高兴也只能随着她,常回来看看也就是了。老太太的几个儿女都不错,都挺孝顺懂事。小白姥姥住的这个村子叫“鱼头口”,能有一百多户人家,她小时候来的时候村里连电都没有,车都不通,很偏僻的一个地方。这两年才算通了电,也修了道。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地方,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似乎千百年都不会改变,与世隔绝一般。村里不像以前那么热闹了,这不奇怪,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很多人都去了大城市定居,留在村里的都是些年长的老人。白小白飞奔在狭窄的土巷中,边喊边冲进那栅栏门内:“姥姥!我来了!”

  那屋门微开半扇,原有的颜色早已退去,这门都快成古董了,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但见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太从屋内迎了出来,身子虽然瘦小,但很精神,健步如飞,能看得出来身体十分硬朗。

  “是小白回来了吧?”那老太边往外走边问道。

  “姥姥您怎么知道是我?”白小白笑着问。

  “我在屋里都听到你喊了,哪次回来不天翻地覆的,全村都能听得见。”

  “那不更好,省着我挨家挨户通知了,嘻嘻……”

  “我前两天还给你妈打过一次电话,我说都好几年没见到小白了,我想她了,让她回来看看我。可你妈老说你忙,我就寻思你一个学生有什么可忙的,难道都不放假吗?”

  “姥姥,您别听她的,我不是给您留了我的电话,您怎么不打给我?”

  “我把号码给弄丢了,怎么找都想不起来放哪了。”

  “没事,一会我再写给您。”

  “好!好!你是自己过来的?”

  “不是,我跟三叔还有他一个朋友。”

  “他们人呢?”

  “小白!快来接一把!一搬东西你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白老三拎着各种物品边说边走了进来。

  “三哥,你……你们是不是把哪家超市给清仓了,咋……咋买这么多的东西,累死我了!”老歪累的满头大汗。

  “老三来了?”

  “唉!您老不都挺好的?”

  “好!好着呢!能吃能睡,不用你们操心。”

  “那就好!那就好!”

  “你看你们又乱花钱,我这啥都不缺,回来看看我就行。”

  “没事,反正都是我二哥买单。”

  “他们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人家是忙人,哪有功夫陪我们。”

  “啊,快屋里坐!老三的朋友快屋里来!”

  屋里的摆设基本没变,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人已经变了,白小白长大了。屋里虽然简朴,但是小白的姥姥很勤快,打扫的十分干净。如果你要是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是熟悉的地方,只要观察那个人对待生活态度,多多少少你就会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连生活都不热爱的人,他还会在乎什么?

  “来!来!喝口茶,解解暑。老三他朋友,把鞋脱了,好好歇会。”

  “唉!我……我还真渴了!”老歪咕嘟咕嘟喝了好几杯。

  “老三,家里那边不忙吗?”

  “没有以前忙了,现在挺清闲的。”

  “啊,那就好,别那么拼命,钱永远都赚不够,饿不死就行。”

  “恩。”

  “你们歇着,我去给你们做饭。”

  “姥姥!我帮你!”

  “千万别让她做!小白做的饭根本不是给人类吃的,吃她做的饭菜就是一种挑战……”白老三笑道。

  “你去死吧!”

  白小白当然不是想去做饭,她是要拉风箱。以前农村的灶台旁都有风箱,起到生火鼓风使灶膛里的火旺盛作用。作者小时候就用过,每次去姥姥家就喜欢玩风箱,那东西拉的越快灶膛里的火越旺,害的姥姥每次都把菜烧糊,结果每次都被打的很惨,但每次都忍不住想玩,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太皮了。

  家里虽然有电饭锅,但是小白的姥姥还是用大锅蒸饭,姥姥说大锅做的饭比较香,这一点白小白完全赞同。

  “三……三哥,这挂钟可有年头了?”老歪边端详边说。

  “听说老爷子年轻那会是地主,后来辗转才搬到鱼头口,这挂钟确实值些钱。”

  “我……我说普通人家谁……谁能摆这么大一个钟。”

  “我跟你说老歪,你可别小瞧这小村子,家家都有老物件,而且都是真东西。你要是能侃,都能撑死你。”

  “真……真的假的?”老歪有些半信半疑。

  “你还别不信,我没量斗前就干过这个。到农村收古董叫铲地皮,也叫跑地皮。所谓”铲地皮“是古玩行的”专业术语“,指的是活跃在最底层的文物贩子。这文物贩子也分三六九等,第一等人,开着店面,当着老板,这类卖古董的,确实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做的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大宗买卖。第二等人,手里没有资金,也开不起店面,但有眼力,懂行情,最喜欢在铲地皮的人那里低价”捡漏“,再转手卖给开古玩店的,赚些差价。至于第三等人,通常没什么文化,对古玩也一窍不通,只能走街串巷,从老百姓手里低价收些旧货,转卖给前两种人,赚点小钱。在古玩行,如果是真东西,被人买走了,这叫”捡漏“。如果是假东西,被人买了,这叫”打眼“,都不能称之为骗人或受骗,双方都认为是眼力问题。那些常年乡下收货的人,经常跟老百姓打交道,虽然没系统学过古玩知识,由于长年收货,眼力渐长,有时凭感觉也能确定一件古玩的真假好坏,也成为一门学问,有人总结了跑地皮的十要经验,一要有礼貌,二要谦虚,三要看人下菜,四要学会说不要,五眼要毒,六要讲诚信,七要能言善辩,八要速战速决,九要做回头客,十要遵纪守法。那时候村里的老百姓都不懂,他们也不知道手里的物件值钱不值钱,给个三瓜儿两枣就当破铜烂铁卖给你。那二年真真假假我确实收了不少,钱也没少赚。不过后来人们都学精了,都知道古董值钱,再想低价收根本就不可能,我见古董越来越不好收,索性就不干了,改行量斗。”

  第五章:被跟踪

  次日清晨,吃罢早饭,三人就去了喇叭山。小白的姥姥问他们去哪,她当然不能说去喇叭山,否则姥姥指定不会让她去。小白就说去河边走走,在家里有些闷得慌,天这么热,随便洗个澡儿,解暑降温。姥姥知道那条河,以前村里人常去河边洗衣服,河水不深。姥姥又嘱咐了两句,无非就是早点回来吃饭,别玩的太晚,注意安全,千万别去喇叭山,山里有吃人的妖怪……乡下就是树多、山多、地多、沟多。而且不像城里每家每户都有门牌号,那条街什么路都标的一清二楚,只要你识字就能找到想去的地方。但是乡下可不行,你要是没在这里待过,根本就不知道哪是哪。咱也没有孙大圣那本事,迷路了就戳两下地,问问山神土地该怎么走,有没有妖精。感情那个年代就有导航了,而且还很高端……喇叭山离村子倒不是很远,山也不大,但位置十分隐蔽,恰好藏在两山之间的缝隙处,再加上山势又矮又小,要是不留心,根本察觉不到。不过这山倒真像一朵喇叭花插在地上。

  “三……三哥,这包里都装的什么东西?咋这么沉呢?”老歪问道。

  “都是装备。”

  “你……你就这么有把握?连……连装备都带来了。”

  “有个屁啊,我本来也没打算带装备,不过又担心这山上有野兽,想来想去还是带上了。”

  “带……带上也好,有备无患,有备无患。”

  那羊肠小道倒也好行,山势也不陡峭,片片树荫下十分清凉。

  “三哥,话……话是这么说,但是咱们来都来了,也不能抖了俩爪儿就这么回去。要我说,有……有草没草搂两耙子再说,是不是?你……你就说该怎么干吧,都……都听你的!”

  “先不着急,你还记得画里那几句话吗?”

  “记……记得!什么天灵灵地灵灵……还他妈的有啥来着……”

  白小白被逗的嘿儿嘿儿直笑:“你说什么呢?什么天灵灵地灵灵?那是近近近,眼前。远远远,天边。水中有影,影中有山。见水见影,见影见山。镜花水月,喇叭山。”

  “对对……就是这个!真他妈绕嘴。”老歪骂道。

  “你怪谁啊?是你自己读不好。”小白说。

  “这几句话是关键,要想验证真假,必须解开这几句口诀。”白老三说。

  “你……你是说只要解开这几句口诀,就……就能知道生死簿埋在哪,这口诀其……其实就是一张地图。”

  “也可以这么说,字面上的意思很显然是让咱们先找有水的地方。”白老三说。

  “小白,这……这山里有水吗?”老歪问她。

  “有!再往里面走有条山溪,我在那溪里洗过澡,水可清凉了!”

  “有……有水就对了!要是没水咱们就不往里面走了。口……口诀上不说水……水中有影,影中有山。咱们先把水找着,然……然后再找别的。”老歪说。

  “那走吧!我来带路!”白小白见三叔跑神,就拽了他一下:“想什么呢?走啊!?”

  “嘘!别吵!后面有个人跟了咱们一路了。”白老三边说边示意他俩儿躲进草丛,山路两边的草丛又密又高,藏几个人简直太轻松了。

  “三叔,你看清楚了吗?我怎么没看到后面有人?你是不是中暑出现幻觉了?”小白低声问他。

  “放屁!你才中暑呢!你当我跟你一样吃垃圾食品长大,他妈的!刮一阵风过来直接能把你吹美国去。”白老三骂道。

  “嘘!不许说脏话。”

  “咱……咱们该不会碰上劫道儿的?”老歪低声说。

  “不会吧?小时候我上山来玩没遇到过。”小白吃惊的说。

  “此一时彼一时,你……你没看电视上演的,山贼拿着片刀板斧拦路抢……抢劫,呜嗷乱叫,然……然后扯脖子大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还真是!那怎么办?咱们报警吧?”白小白信以为真。

  “别听他放屁,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小声点!来了!”白老三赶忙示意他俩儿闭嘴,三人躲在茂密的草丛里默不作声,四周寂静无声,连来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到,只有微小“沙沙……”声,那应该是衣服摩擦草丛发出来的声音。

  白老三早就从包里摸出8.4寸长的短剑,轻轻退去紫檀剑鞘,登时闪了一道白光。那沙沙声越来越近,感觉差不多了,白老三分草丛就冲了出去,大喝一声:“别动!”那二人连滚带爬也跟了出去。

  外面这人显然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草丛里竟然还躲着三个人。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那声音清脆悦耳,婉如银铃一般。

  三人也是一惊,听声音是个女孩。看她的身高能有八九岁的样子,头戴斗笠,素纱遮面,透过轻纱依稀可见那娇美的玉颜。朱红丝绸的上衣,玄色绣兽齐腰襦裙,背负竹篓。这身着装怎么看都不像是现代人,女孩吓的体若筛糠,手里的药锄抖作一团。

  “你们想干什么?别过来!”女孩吓的面白如纸,花容失色。

  “说!为什么跟着我们?”白老三怒道。

  “吓死我了!还以为碰上抢劫的。我……我可没跟着你们!”

  “你撒谎!我留意你很久了,自从我们出了鱼头口你就一直在后面跟着,而且故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们快你也快,我们慢下来你也慢下来,别跟我说你也上喇叭山,这话鬼都不信。”白老三手持短剑怒目而视。

  “我,我没撒谎!本来就是上山采药的,反倒是你们,大白天躲在草丛里吓人,真是变态……这山又不是你家的?你能走得,为啥我就不能走得?”女孩嗫嚅的说。

  “我一句话不说两遍,小妮,少跟我装蒜,我再给一次机会。”白老三怒道。

  “我都说了没有跟着你们!你让我说什么?”

  “好!我让你嘴硬,这就怪不得我了。”白老三探手就要去抓那个小妮。

  “三叔!你干什么?”白小白抢步拦在前面。

  “你要干什么?”白老三诧异的问。

  “差不多得了,刚才这一出你已经很帅了,还想怎么样?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白老三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小妮,这要是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混?见好就收吧。”白小白凑到三叔近前低声说道。

  “你个猪脑壳,这小妮有问题,你俩儿的眼睛都瞎了吗?”白老三都快气死了。

  “三……三哥,我……我怎么觉得咱们仨儿成抢劫的了?”老歪说。

  “你给我闭嘴!”白老三怒道。

  “好啦!好啦!我怕了你们了,我,我回家了!我今天不采药了!”那小妮说着就要走,白老三一个箭步拦到近前,拦住她的去路:“不把话说清楚,今天你走不了了!”

       本楼字数:12709

       【未完待续】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20 贡献 +2 原创 +1 收起 理由
hanwuhan + 20 + 2 + 1 [评分]发帖奖励

查看全部打赏

————————————————————————————————————————————————————————————————————————
【分享赚钱】—【快速金币翻倍】——【杏吧论坛.com】—【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口吐莲花

Level 0

0

主题

21

帖子

1

积分

口吐莲花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
发表于 2018-2-9 09: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
最近盗墓类小说相当火,刺激惊险引人不自觉的就陷入其中

等级:Level 2

11

主题

36

帖子

8

积分

Level 2

积分
8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0: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8-2-8 10:43 编辑

  内容移至主楼。
  

等级:Level 2

11

主题

36

帖子

8

积分

Level 2

积分
8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0: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8-2-8 10:43 编辑

  内容移至主楼。
  

等级:Level 3

0

主题

376

帖子

16

积分

Level 3

积分
1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感谢楼主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恒彩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众赢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2-22 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