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老牌首选大额无忧。注册自动即送8元,存款1元再送18元。电子游艺优惠多多、期期好礼送不停!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官网:999350.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微信支付宝 转账到银行卡赠送:1.3%返利,单笔支持50000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官网:999702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百家乐赌场

    百家乐赌场

    【百家乐赌场 官网:650877 .com】由百家乐赌场官方直营,拥有最经典的五大老虎机平台,真人百家乐、大型电玩、每月提供超10000场的体育竞猜等最前沿的线上游戏。最专业的老虎机平台,超级彩金等你来。21世纪以来,最受玩家认可和信赖的网上人气赌场!我们的原则:出款快、资金安全、服务至上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网盘】【TXT/5.99MB】【市委书记的乘龙快婿】【珍藏全本】【作者:蓝色虬龙】

http://1280s8.space/?x=0

查看: 1890|回复: 3

[转帖-正规] 【网盘】【TXT/5.99MB】【市委书记的乘龙快婿】【珍藏全本】【作者:蓝色虬龙】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10

1349

主题

1353

帖子

1318

积分

Level 10

积分
1318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1: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jxbb069419 于 2018-2-6 16:56 编辑

【资源名称】【市委书记的乘龙快婿】【珍藏全本】【作者:蓝色虬龙】
【资源大小】5.99MB     (压缩前大小)                                                                           
【资源格式】TXT     
【发布方式】yunfile 盘
【下载地址】
http://yfdisk.com/fs/e123bqwe61qa5zc6a68/
http://pwpan.com/fs/e123bqwe61qa5zc6a68/
【内容简介】
  他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回到了故乡,故乡却不愿接纳他。

  一位曾经受过伤害的姑娘闯入了他的生活,他生活的情趣猛然地高涨。可是,当这位充满魅力的女子准备为他的事业和前程现身时,他彷徨了,然后就拔腿逃跑。他远离了她。这个女人不得不重新选择了托付终身的男人。

  生活的无奈把他逼到了死角,于是,一位美丽的少妇重新走进了他的生活,可她,却是变态的。

  对生活已经完全丧失信心的他开始了当破烂王的生涯。一位纯洁高贵的姑娘与他一见钟情,擦出了爱的火花……爱的纠葛,权力的漩涡,美丽和丑陋,虚伪与真。

  第一卷 第01章拒绝与狼共舞

  七月流火。七月的毛乌素沙漠,在太阳老人魔掌的覆盖下,到处流淌着炽热的岩浆。热浪滚滚,充斥天地,沙漠边缘随处可见的红柳,如从底层深处钻出的魔女,披散着头发,纹丝不动,接受着热浪和高温的检阅。

  这里是传说中狼群出没的地方。但现在的人们却再也没有见过狼的踪迹,哪怕是一根狼毛。

  由于贫穷,高寒从小就经常遭人白眼欺负,因此对狼情有独钟,他喜欢狼的野性,喜欢狼的嚎叫,他曾发誓,长大后要做一个狼一样的人,但大学毕业的他却不愿意呆在狼群曾经出没的地方。望眼欲穿的分配到了眼前,凭着优秀的成绩,系主任没和他打招呼就直接把他分配到沙漠边缘最大的城市,谁知他不领情,却闹着要回老家。分配名额随着加盖校方公章的信函已经到了他要去的地方。系主任板着脸训斥他,要他服从分配,但这头犟驴却软硬不吃,铁了心要回到他家乡的城市。无奈的系主任最终竟然对他讲了粗话:给脸不要脸,爱滚哪儿滚哪儿。高寒能理解,这是恨铁不成钢的恼怒。末了还加一句:屎壳郎下房子——假冒黑老虎下山,你就等着后悔吧。骂归骂,系主任最终还是给他在市委当秘书的学生写了信,让高寒到市人事局拿回了档案。

  人事局害怕高寒反悔,拿回了档案后再中途变卦,逼着他写了保证书。高寒二话没说,大笔一挥,几句话就定了他的乾坤。

  灰狗大巴沿着毛乌素沙漠边缘蜿蜒曲折的公路穿越在七月的流火之中。高寒坐在车的前排,冷风吹拂着他本就散乱的头发,怀里揣着档案,惬意地闭着眼睛,展望着回到家乡后即将发生的诸多美好。封存的档案里,有他命根一样曾获得过教育部颁发的调查报告一等奖,那是他利用三个假期跑遍了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写成的,重要的意义超乎了他的那张学位证书。获奖后,校方邀请他在校报上发表了这篇呕心沥血的长篇报告,并加了编辑的按语。很多学生把这篇文章当成了范文加以收藏,本就潇洒倜傥的高寒的腰杆更加挺直了,自然也成了学校的明星,尤其是女生们,漂亮和不漂亮的,都向他投来火热的目光。从某种意义上说,那篇调查报告是他的敲门砖,是通向成功的梯子。

  他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天子骄子,他希望能在他的家乡有所作为,不求出人头地,只渴望通过他不懈的努力,在他父亲的老脸上贴一层金纸,他希望这层金纸能发出耀眼的光芒,让那些曾经伤害过或给予过他们帮助的人发现一个不可忽视的亮点,更不枉老人家大半辈子的含辛茹苦。想到这里,高寒下意识地搂紧了怀里的档案。这是机密文件,从理论上说不能从私人手里经过。但理论和现实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在中国,只要人熟,就能比别人多吃四两豆腐,即使多吃的豆腐是假冒伪劣产品。他和系主任并没有特别的关系,能把他直接分配到市里,除了他的成绩,主要还是因为他和系主任的老乡韩琪是铁哥们儿。每逢星期天,当韩琦去见他的系主任老乡的时候,高寒总是尾随其后,一来二去,他和系主任也成了朋友。系主任没打招呼就分配他到了市里,也算是沾了裙带关系的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等分配名额下来时其他同学羡慕的眼神。他顿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他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能在这种令别人羡慕的眼神中度过。

  第一卷 第02章哑炮

  高寒的家在美丽富饶的黄河之滨。古人说,得中原者得天下。五岳之中,嵩山为首,其他四岳无不低首朝拜。中原相对于整个中国无疑是起搏的心脏。这座美丽的城市虽不及国际大都市,但在国内也是排名前十位的大城市。阔别四年,高寒终于又回来了,一下车便闻到了家乡亲切的气息。

  他的家在郊区,但自从他上大学的那天起就不会再为此而自卑,因为不久的将来,他就要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大展宏图了。逐鹿中原,洗掉祖宗十八代以来的清贫寒酸,或许还能戴上贵族的王冠,光耀门庭,名利双收。

  人事局,高寒把档案毕恭毕敬地递给了一个主管分配的谭副局长。谭副局长漫不经心地撕开了档案,随便翻了几页,就像在大便不畅时玩弄手中的手纸,然后淡淡地说:

  “这属于机密文件,你怎么会自己带在身上?”

  高寒还没有解释,副局长又问话了。“机密,知道什么是机密吗?秘密分为三个等级,机密属于中间的那种,说说,怎么回事?”

  高寒两个手搓来搓去,小心翼翼地解释了关于他分配的来龙去脉。其间,副局长接了至少三个电话。在接电话的当儿,还不停端起茶杯,装模作样地也呷一口。高寒感觉到,副局长的体内并不需要水分的补充,他端杯子只不过是一种习惯,一种需要,一种姿势而已。高寒有点厌恶,恶心到了极点,他讨厌这种做作的神态,但他仍然谨小慎微地对副局长叙述关于档案的问题。等副局长接完最后一个电话,立马站了起来。临近中午了,听口气像是要应付一个饭局。高寒还想说什么,可副局长已经下了逐客令了。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新闻专业,嗯,不错,要不你把档案先放在这里,最好到电视台或日报社看看……先这样。”

  先这样,这样到底是个什么样,高寒一头雾水。

  高寒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副局长已经一溜风出了门。

  高寒感觉办公室很热,甚至比太阳老人魔掌覆盖下的毛乌素沙漠还热。他感到胸口发闷,像压了一块巨石,有点窒息。高寒伸出手想去端局长的杯子,他想喝水。可他始终没有伸出手来。下意识告诉他,那不是他自己的东西,他甚至觉得,他曾经熟悉的这座城市此刻正瞪大了陌生的眼睛看着他。

  谭副局长出去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面对着副局长刚刚坐过的椅子,头脑一片空白。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过来,悄悄地拿起档案,然后像宝贝样放在柜子里。高寒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有点害怕,怕他十几年的寒窗和满腔的热情都永远锁在保险柜里,永远难见天日了。

  大姐锁好了柜子,回头把派遣证递给他。

  “大姐,你看我是正常分配,能不能……”高寒不敢叫小姐,曾经的对女人的尊称如今已经变了味道,怕引起女人们的误会。再说了,按年龄,他确实该向三十多岁的女人叫大姐。

  “王副局长已经不是给你交代过了,说是分配,但各单位用人自主了,你还是自己跑跑。留在外边多好,好男儿志在四方,何必自讨苦吃。”大姐很白净,圆脸大眼睛,一脸的真诚,说话绵绵的,没有锋芒,柔若无骨。高寒觉得,她的话像她的眼睛一样真诚,一尘不染。

  高寒走出人事局的大门,回过头来看看,大门一边悬挂着长长的牌子,白底黑字。由于风蚀已经斑驳,木板也有些变形,高寒联想起他搞社会调查时,在一个原始次生林中偶尔碰到的一具棺材,木板也是如此斑驳。黑色的仿宋字体,工工整整,只是有些发白,如整形美容过的黑人。他不禁感慨,突然萌生了不黑不白不清不楚的感觉。

  第一炮就哑了,他有点气馁。他满腔的热忱就是一发沉重的蓄势待发的炮弹,遗憾的是他空有一枚炮弹,没有炮架,没有炮管。但他不能气馁,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太阳白晃晃地在头顶挂着,他感觉像草原上迷途的小鹿。他骑着车子无处可去,只能硬着头皮往电视台的方向猛蹬。

  到了电视台,门岗告诉他说要他快要下班了,要他下午再来,高寒弯腰点头说着谢谢。刚刚骑上车子,发觉车把歪歪斜斜的不肯走正道,他感觉轮胎没气了。轮胎没气了,他也没有了力气,可他肚子里有气。不但有气,还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妈的,官僚,整个一个官僚。老子十几年寒窗,还没有你的一顿饭重要,还没有你的下班重要。狗日的,要是哪天坐到了正经的位子上,不把这些狗日的整死才怪,统统都安排去扫大街,不,应该叫他们去倒马桶,给全市人民倒马桶,当然也包括他高寒自己的。

  生气归生气,车子还要修理,那是他的腿脚。十字路口的老头好像专门为高寒的出现才摆的摊子。补好了轮胎,高寒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摸出仅有的皱巴巴的五块钱。那是他的老爹在他出门时硬塞到他口袋里。老人找了他四块。高寒把仅有的四块钱攥在手心里,生怕一不小心钱就会长了翅膀飞了去。他找了一家烩面馆,三块钱吃了一碗烩面。他不能回去,出门的时候他曾经告诉他爸爸,说报了到就马上回来,现在回去,一无所获的他该怎样交代。

  一碗烩面进肚,只装了胃的三分之一,高寒还是感到有些饥饿。他人高马大,欲壑难填。女服务员过来收碗,高寒红着脸问能不能让他再喝一碗汤。女服务员二话没说,收碗之后又端了一碗汤过来。汤太热,高寒往碗里吹了吹,然后望着服务员远去的背影,突发奇想,要是那位谭副局长也能像她一样,那该多好。可是,面汤和分配能相同吗?

  .

  第一卷 第03章我想当记者

  高寒坐在马路的树荫下,静等着时间的流逝。对面就是电视台的大门,从这里到那儿,只有几步之遥,说不定,明天他就能正式跨入这个大门,实现自己的人生的理想,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记者。记者露脸的机会也很多,他幻想着自己做直播一定很有风采。他一定努力工作,把新闻栏目做得有声有色,让全市人民都能感受到他的风采。那是一个名校新闻专业的风采,是一个农民儿子的风采。他耐心地等着,如同一头老狼静等着猎物的出现。

  下午三点,到了上班的时间,高寒夹杂在电视台上班的鱼贯而入的人流中骑着车子进了电视台的大院。看门的老头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加以阻止。高寒对自己的形象很自信。

  几番问讯,高寒终于走进了主管副台长的办公室。椅子上坐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副台长,他要首先确认。农民出身的他,猪狗马牛他都认识,闭着眼睛都能闻出这些畜生们的味道,可当官的脸上没有写字,万一出现差错,可能就会给自己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甚至还可能影响到自己终生的前途。

  “你好,请问你是主管人事的苏台长吗?”聪明的高寒去掉了副字。善于戴高帽也是一种学问。他一无所有,只能在言语上投机了。

  “你,有事吗?”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刚刚刮过的络腮胡子,一脸的青色衬托着他庄重的表情,正经中透出几丝亲切。但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高寒的问话。放下手中的报纸,拿着杯子起身,饮水机的水慢慢地往杯子里流着,时间也在一秒一秒地流逝,往杯子里流水的声音把办公室衬托得更加寂静。高寒一阵感动,心跳加速。文化单位的领导就是不一样,有客到先倒水,这才是文明单位的做派,知礼数懂礼貌。

  可高寒的预感出现了错误,苏台长并没有把水端过来,更没有请高寒坐下。高寒期望的文明并没有马上光临这间办公室。他一阵脸红,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脸红。转而又心存侥幸,也许等台长大人知道了他的学历和那份轰动全校的获得过一等奖的调查报告,就会像传说中的主持接待苏东坡的态度一样,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茶,上茶茶,上香茶;坐,请坐,请上座。想到这里,高寒的脸上重现了自信。

  “我不是台长,是副台长。”中年男人端起杯子,轻轻地吹了几口,然后把嘴靠向杯沿。有点烫,嘴迅速地离开,杯子也落在了桌子上。两个手拿起报纸,有心无心地用眼睛扫着。

  “苏副台长好,我叫高寒。”高寒依然小心翼翼。

  “说吧,什么事。”声音倒是充满男性的磁性。副台长呷了一口茶。

  “是这样的,我是北方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想来咱们电视台。我是家乡人,想为家乡做贡献。最好能当一名记者。”

  “奥,北方大学,名校,新闻专业,记者。做贡献很好,全中国人都在为社会做贡献,不是吗?你的证件呢?”高寒眼前出现了一盘发霉的酸菜。他记得小时候,他经常吃母亲也腌制的酸菜,放了半年的酸菜常常会随着气温的升高而霉变,但母亲不忍心倒掉。高寒只想反胃,但他还得坚持下去。

  “是这样,档案在人事局呢。他们要我自己过来问问。如果你们接纳,他们就办手续。”高寒看到了黎明的曙光,眼睛流露出真诚的渴望。他知道,家乡不会拒绝他的,因为他有一颗赤子之心。高寒说着把学校开的派遣证恭敬地放到了苏副台长的面前。

  苏副台长并没有拿起来看,只是瞥了一眼。

  “你的派遣证涂改过,是不是你自己涂改的?拒绝分配,私自更改派遣证,是不是。再说了,你的派遣证即使没有涂改过,也只能放在人事局,因为你报到的第一直接单位是人事局。人事局根据用人情况,和具体的单位协商好之后,才给你开具报到证。你,没有资格直接来我们单位,知道吗?小伙子。”

  “那人事局不是说叫我和你们协商吗?”

  “小伙子,那是人事局糊弄你的。即使我们接纳,编制呢。电视台进人是需要市政府编委同意的。听我说,你还是回去吧,从哪来到哪去。不要当皮球。”高寒还想再说什么,副台长抬起手腕看看表,自言自语道,开会的时间到了。

  苏副台长看表的时候,手腕从一丝光线中穿过,金表的反光刚好掠过高寒的眼睛,光芒耀眼,他一阵昏眩,几乎站不稳脚步。

  天上只有一个太阳,但想成为太阳的太多,人人都想把自己当成太阳,包括高寒自己。至于那份获奖的调查报告,扯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事局的副局长是一颗官高权重的璀璨的明星,这位苏副台长也是一颗太阳。无论是什么,高寒都感到耀眼。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就如太阳光线中的一粒微尘,只有借助于灿烂的光线才才能看清自己的影子。

  高寒又一次受到了冷遇,像皮球一样从办公室滚了出来,然后又从电视台的大院滚到了马路上。他有点心酸,心酸得只想哭。但他不能哭,他是个男人,是男人就该坚强。来日方长,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呢?

  .

  第一卷 第04章米兰姑娘(1)

  副热带高气压每年七月都要光临北原市,只是今年驻扎的时间长了些。早上七点,毛纺厂的大院里一阵吵杂,七百多职工前几天接到通知,要在今天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市里破产委员会的领导端坐在主席台上,毛纺厂的厂长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对着默克风大声地叫着安静。资产已经清算完毕,今天就要打发这些面临失业的职工们。

  全长的职工都到齐了,唯独一个叫米兰的姑娘和毛纺厂的司机许华没有来。

  米兰的家也在郊区,靠着姐姐公爹的关系,前几年农转非进了毛纺厂,做了一名普通的纺织女工。工作普通,但身份在米兰看来却非同一般。

  从进厂的那天起,米兰就吸引了男人们的眼球,即使是一些结了婚的男人见到米兰也禁不住只咽口水。胆子大些的有事没事还找各种借口往女生宿舍跑,只为和亲爱的米兰姑娘说一句话,哪怕就一句,即使说不上话,也能看几眼。欣赏美人是男人的天性。而作为地道的农村姑娘的米兰自从来到这座城市,就像井底的之蛙一下子跳出了深井,看到了湛蓝的天空。对于男人们的搭讪米兰没有丝毫的讨厌,相反,她还很自豪。能博得城市男人的另眼相看觉得高人一等。你想想,城市的男人不讨好城市的姑娘这说明什么,只能说米兰比城市的姑娘高贵典雅,漂亮大方。

  为了能一直在这座美丽的城市自豪下去,有很长时间,米兰下班之后就到最繁华的路段,为的就是刻意模仿城市女人在大街上的各种风范,走路的姿势,装饰打扮,甚至扭臀吊腰,都在米兰安排的课程之内。姿势的模仿对于聪明的米兰来说就像妈妈凉拌的一碟黄瓜小菜,可女人的修饰就不那么容易了,这需要大把大把的钞票,而米兰一个月几百元的工资实在实难支撑她想要美丽的理想。

  就在米兰为自己的装饰资金而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重要的人物出场了,他就是毛纺厂的小车司机许华。

  如果说其他男人是色狼色虎,许华就是一只好色的雄性狐狸。也许,那些色狼色虎们寻求的只是心理上感官的刺激,而许华则要求全方位的达到心理和肉体的全方位的满足。

  狐狸精大多是女性的代名词,包含的是妖冶和妩媚,而雄性的色狐狸却保藏更多的诡秘心机。当那些色狼色虎们睁大了眼睛加快了脚步寻求心理上满足的时候,许华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闷不作声,他在等待机会,等待捕捉猎物的机会,一出手就要猎物落入圈套,使她不能自拨,束手就擒。

  当然,能力再强大的对手也必须有客观条件的支持,比起一般人,许华有先天的优势,他的广州本田就是他的虎翼。

  .

  第一卷 第05章米兰姑娘(2)

  机会从来不光顾没有心机的人。

  那是一个大雪纷纷的晚上,传达室的老张接到了米兰家里的电话,要米兰火速回家,她的爸爸病了。

  米兰穿好了衣服,迅速从宿舍里跑出来。当她站在毛纺厂的大门口,望着漫天的大雪时,才发现习惯于坐的公交车早已下班。米兰的家离毛纺厂有三十公里,她不可能走回去,也不可能租车。她站在大门口,茫然不知所措。

  这时,刚陪值班厂长打完牌的许华开着车要回家,看到形单影只的米兰,凭直觉判断,这位美丽的姑娘一定遇到了交通的麻烦。机会来了,聪明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机会来临时善于把握机会。

  一段对话拉开了一场爱的序幕。

  “这不是米兰吗?”许华并没有表现出特有的惊喜,他必须要伪装自己,埋藏自己的喜悦。

  “你,你是厂长的司机,叫许……”可能天气的原因,也可能与许华不熟悉,米兰有点口吃。

  “大冷天深更半夜的在这里散心呀。”许华问。

  “嗯,不,我有事。大哥,能不能送我。我妈妈病了,我要回家。”米兰结结巴巴的说。她知道,那是厂长的专车,平时即使副厂长用车,也必须要厂长批条子。

  “哎,不好说吧。要是厂长知道了,我怕这方向盘就不属于我了。”许华隐藏了他内心的喜悦。夜晚,雪天,美丽的姑娘,一个男性小车司机,那是怎样的景致,浪漫,惬意。但他不能爽快地答应,他要给美丽的姑娘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让她觉得,并不是每个男人见到你都会腿软流口水,我许华是个正直的小伙子。他要变被动为主动,不战而屈人之兵,坐享其成。

  “那,算了,我另外想办法。”米兰毕竟是农村出来的女孩,对于交际还很陌生,当然更摸不透男人的心思。许华欲擒故纵的战术终于起了作用。

  “不过,要是你能管好你的嘴巴,不要让厂长知道我私下给人用车,我倒是可以帮忙的。”许华极其严肃地对米兰说,心里却在暗自发笑:不要说农村来的小姑娘,即使是悟空在世,也难逃我如来佛的手掌心。

  他终于向米兰靠近了一步,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能一亲芳泽。

  “大哥放心,我会守口如瓶的,不但如此,我还要给车里加油,保证不露出一点破绽。”米兰见许华松了口,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不过,由于是在晚上,许华看不见米兰的笑,他能感受到的只是他自己发自心底的笑。

  许华打开前门,把米兰让到了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上。

  本田轿车启动了,发出了“嗡嗡”的响声,排气管也冒出了一溜白烟,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了两行车轱辘的印痕,那是许华和米兰通向暧昧的轨迹。

  .

  第一卷 第06章米兰姑娘(3)

  许华是结过婚的男人,老婆温柔体贴,比他小三岁,是一家合资企业的白领。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许华凭着堂堂的仪表和能说会道的嘴巴,不但娶到了一笑百媚生而且还有大专文凭的文丽,还凭着拿手的开车技术当上了毛纺厂的小车司机。

  小车司机的职业令人羡慕,工资不高但收入丰厚,厂长享受的待遇小车司机几乎都能享受,厂长享受不到的待遇小车司机也能享受,而在外人眼里,这都是理所当然无可非议。出差领钱的是司机,花钱的也是司机,回来后厂长大笔一挥签上大名,合理的不合理的,没有不能报的条据。每逢过年过节,厂里给人上货,大多数礼品都有司机亲自去买。一瓶酒能的报销凭证上,可以写两瓶酒,也可以写五瓶酒。普通的酒能写成五粮液,红塔山也能变成玉溪。数量能变,内容也能变,当然钱也能变,不但数量能增值,钱的主人也能更换。许华在毛纺厂有着呼风唤雨的能量,几乎和厂长平起平坐,比副厂长和办公室主任要高一头大一膀,属于实权派。

  有了那次雪中送炭的经历,随着许华和米兰的接触,米兰慢慢地对许华有了好感。在米兰的眼里,许华就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而对于这些,并不是许华的显摆,都是有心的米兰暗中观察所致。米兰羡慕这样的男人,因为成功的男人能给虚荣心极强的女人带来物质上的财富和精神上的安全感。

  就在两人接触后两个月后的一天,许华拉着厂长到省会开会去了。在省会的一家招待所,独自一人在房间的许华感到无聊之极,就到服务台和小姐们聊天,可这些小姐们却爱理不理的。她们谈不到什么职位,甚至连身份也不是很高,却冷淡许华这样的成功男人,这让许华很生气。

  生气的许华不能冷静,不能冷静的许华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把米兰接到省会来,让这些敢于藐视他的小姐们看看,他许华身边 的女人比起她们来一点不也逊色,相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说什么也要让这些高傲的小姐们欣赏一下米兰是何等的高贵和美丽。也许,这只是一种心理的借口,和米兰接触这么长时间,他早已按耐不住了。他怕等得久了,别人就会捷足先登,抢先拱烂了这棵稚嫩可口的小白菜。

  厂长是这个城市乃至这个社会的贵族,而许华是为贵族服务的,自然也沾了贵族的习气,想做的事情就要马上去做,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一个电话打给了厂长,说自己回去有事,当天就能回来。厂长和许华早已是狗皮褥子,不分反正,没加思考就答应了许华的要求。

  许华回来了,沿着高速公路以八十迈的速度回到了厂里,说是要替厂长取一份文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在米兰。

  许华想方设法和米兰姑娘见了面,却闭口不谈邀请他去省会的事,只是淡淡地对米兰说:

  “出差简直就是受罪,逛公园游动物园让人腻味,想到省会附近的度假村游玩吧,一个人孤零零的。哎,何日才有尽头呀。”说完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观察米兰的表情。还没等许华的观察进入细微阶段,米兰就说话了。

  “你呀,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人想去还没有机会呢。”说着深情地望了许华一眼。

  “怎么会呢,孤单是一种煎熬,是一剂慢性毒药,习惯孤独就等于习惯自杀。”许华忧伤地说。他是个好演员,演起戏来比把握方向盘更熟练。

  “比如我吧,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省会。可惜呀。”米兰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许华趁势问道。

  “你要是有胆子领着我出去逛逛,也不枉咱们相识一场。”米兰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正是许华所需要的话题。

  “我是怕厂里说闲话,要不然怎么都要带你去。”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不想带我就不要找借口。”米兰说着假装拉起了脸,生气的样子。米兰生气的样子很好看,那是征服男人的武器。聪明的女人不用受到任何训练都知道怎样能讨得男人们的欢心。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许华又一次对她采用了欲擒故纵的战术。一开始,许华就缺乏一种真诚,这就注定,并行的轨迹的前方,不是悬崖就是陷阱。

  正中下怀,许华暗自得意但不露声色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别人说了闲话不要埋怨我。”心里却想着:这可是你自己要跳火坑,怨不得别人。

  两个人拉钩了,拉钩本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的把戏。米兰和许华都在演戏,只是目前还不知道,谁的戏演得更形象逼真。

  .

  第一卷 第07章米兰姑娘(4)

  高速公路上,兴奋的许华把车子开到了一百八十迈。光碟里放出的轻柔的音乐如梦如幻,米兰听得如痴如醉。米兰摁了自动玻璃的按钮,玻璃才裂开一道缝隙,一股强劲的风边直接向车内杀了进来,打在米兰的脸上,竟然像刀子。许华伸出右手,重新摁了按钮,关上了窗子。

  米兰什么车子都坐过,唯独没有做过小轿车,尤其是这么高档豪华的本田小轿车,她对车内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座位可以前后移动,音响设备如此齐全,能听音乐,能放录像。她的手不自觉地在音响位置摸来摸去。

  有钱真好。

  “华华哥,能不能放个像让我看看。”米兰怯生生地问。她重复了许华的名字,以示亲切和感激。

  许华笑笑,没有说话。

  “别逗人家了,让看一下嘛。”米兰说话有点嗲,徐华知道这是米兰在撒娇。如果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向一个男人撒娇,其中的含义耐人寻味。

  “没有正经的片子了。”许华又是一阵笑,眼睛咪咪的。

  “什么正经不正经的,不就是个光碟。”米兰以为许华还在逗她玩儿。

  “看了你会骂死我的。小姑娘家,不能看,内容有点不地道。”许华的战术运用的不止一两次了,每次都大获成功,屡试不爽。他估计,这次也不例外。不过他怎么没有提前想到这个招数。光碟,好,光碟的教育力量比他许华的说教来得快,还不用不好意思。

  “你把我说成什么样子了,我都二十五了,知道好坏,你就叫我看看吧。”看来米兰是铁了心要看。揭示神秘是人的本能,米兰也不例外。

  许华用右手打开了音响,顺手放进了一盘碟子。

  一段英语字幕过后,不堪入目的画面出现了。

  画面刚一出现,米兰就大喊不止,好像少女遭到了不法侵入。

  “你坏,竟然给人家看这样的东西。”嘴里说着,赶快捂住了眼睛。许华嘿嘿地笑着说:“这可是你要求的,我说不能看吧,你非要看,这下可好,反而赖上我了。”许华说着偷偷地瞄了一眼,发现米兰捂眼睛的手叉开了缝隙,不由心想,都说女大不能留,看来此言不差。

  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伸手管了机子。他要给米兰留个面子,证明她是个非礼勿视的好姑娘。现在把什么都挑明白了,就失去了神秘的魅力。

  车子没有驶进省会,征得米兰姑娘的同意,许华直接把车子开进了千年古刹的所在山区,他要领着米兰到度假山村,领略这里的山水风光,释放自己膨胀的激情。

  米兰唯一担心的是怕厂长用车,许华诡秘地一笑说:“你放心,他在一个封闭的场地开会,一个星期以后才和我见面。”

  傍晚时分,西天的太阳的光线被厚厚的云层遮掩,瞪着橙红色的独眼在山凹里做最后的挣扎,好像不愿离开这美好的人间。最后,还是被大山一点一点地吞没。就在太阳将要淹没之时,西天边突然霞光一片,像是大山咀嚼夕阳时四溅的血。

  游玩了半天的许华和米兰并排坐在山顶,望着将要逝去的太阳各想着心思。许华由血红的霞光联想起少女初夜的血,不禁有些冲动,他把米兰轻轻地揽如怀里。米兰没有拒绝,从跟随许华来到这里,她就没打算拒绝可能发生的一切。

  耳鬓厮磨之后,是强烈的吻。老道的许华把舌头伸入米兰的香唇内,使劲儿地搅动着,狠狠地吸允着从米兰体内漫出的香液。

  彩霞如梦如幻,顿时扑朔迷离起来。

  米兰开始还静静地躺在许华的怀里,可经不住许华的再三挑逗,身体便不再安分,翘腿摇首,还发出轻微的呻吟,像期待着什么。

  许华知道这种期待,但他不想在这里草草地苟合,只把米兰紧紧地搂住。米兰的体内波涛汹涌,把声音从体内挤出,呻吟声由低到高。

  许华的舌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迅速地从米兰的嘴里抽出。

  “乖,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许华郑重其事地说。

  “说吧,什么我都依你。”米兰由于痛苦的需要,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我是结过婚的男人。”

  “我不在乎。”

  “我不可能和你结婚,我老婆也很漂亮,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我有一个欢乐祥和的家庭。”

  “你放心,我不去破坏它。”

  “有一天我可能会厌倦你。”

  “我不会缠着你不放手。”

  ……

  夜晚,在这座大山深处的一家宾馆,许华和米兰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当许华看到床单上一滩鲜红的血迹时,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是一份难得的收获,是征服世界的具体体现。

  “我会好好爱你的。”许华说。他和妻子在新婚之夜也有类似的话说给他的妻子,只是中间多了一辈子三个字。

  .

  第一卷 第08章米兰姑娘(5)

  时光如梭,在许华和米兰浓浓的爱意中,一年过去了。不透风的墙还没有产生,世界上也就没有什么绝对的秘密。终于,许华和米兰的婚外恋情被整个毛纺厂宣扬的沸沸扬扬,随之而来的是,米兰怀孕了。

  许华是聪明的男人,为了躲避日后的麻烦,他一开始就亮明了自己的观点,实行了三不政策:不和老婆离婚,不和米兰结婚,不会永远和她在一起。他以为这样就能事先堵上米兰的嘴。可他错了。随着和许华的接触,米兰发现,她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 她违背了当初的承诺,决定怂恿许华离婚。

  初冬季节,从西伯利亚刮来的季风从这里经过时多呆了几天,米兰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从和米兰第一次缠绵过后,许华每次都主动戴上套子,生怕稍不小心自己的种子会在米兰温柔肥厚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可已经爱许华到了死心塌地之地步的米兰还是趁许华不注意在套子上做了手脚。不争气的种子经过长途跋涉还是种到了米兰肥沃的土地里。

  米兰以为,种子只要生根发芽,就能把许华抢到自己的身边。如果不失算,自己就会众生有托。许华的几乎和别墅差别不大的房子,潇洒的外表就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

  夜晚,市中心的酒吧里,许华如约前来。不大的雅间,米兰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瓶两杯咖啡。

  夜晚的酒吧,大厅里放着轻快的音乐,人们斯文地在各自的领地享受着着冬天独有的快乐。

  刚刚落座的许华一进来就要求服务员再上一瓶红酒。米兰没有阻拦,服务员转身而去。

  当许华倒满了两个杯子要和米兰共饮时,米兰却迟迟没动。

  “怎么了,这是你最喜欢的红酒。”许华不解地问。

  “从今天起我不能喝酒了。”米兰微笑着说。

  “为什么?有什么事,尽管告诉你的华哥。”许华以为米兰又在提什么条件。平时,等米兰有什么要求时,总是借着类似今天的机会委婉地向许华提出。

  “我怀孕了。”米兰轻描淡写地说,好像她说的不是自己。

  “谁的。”许华不相信,因为他每次都加强了防范措施。即使米兰和别人有了孩子,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自己曾经说过,自己不会和她结婚。既然这样,他就无权干涉米兰。

  “除了你,还是谁的。”米兰显得有点忧伤。

  :“不可能呀,我……”

  “是的,是我做了手脚。”米兰没有遮掩,**裸地承认了。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许华放下了酒杯,不解地问。

  “因为我想嫁给你。我不能没有你。”米兰直接地说。

  “不可能,你提前答应过我的,我的老婆很漂亮,虽然我们还没有孩子。”许华笑着说,不过笑得有些虚伪,显然是底气不足。

  “可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我的承诺是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的的时候说的,和现在时两码事。”米兰斩钉截铁地反驳道。

  许华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停了一会儿,才认真地问道: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如果我的能力许可,我会尽量地满足你。”

  “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和你结婚。”米兰咬定青山不放松。

  “我说过了,不可能。”许华的脸看起来有些冷,不过此时他的心更冷。

  “那我就死,死之前我就留下遗书说你强奸了我。”米兰现出了原形,拿出了她的看家本领。

  “你也不想想,你这样说谁会相信你。全长的人谁不知道你是我的许华的马子。强奸,说得轻巧,谁能强奸你一年多,多达几十次,你说,你相信吗?”

  沉默,难堪的沉默。沉默过后是米兰嘤嘤的啜泣。

  服务员进来了,一看是小两口怄气,退了出去。许华站起身来,来到米兰的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小声地安慰道:

  “我知道你委屈,你把你的初夜给了我,但我不希望听到你的哭声。我们有约在先,我没有欺骗你。我看不如这样,你把孩子拿掉,我给你五万块钱。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哥哥,以后有事我还帮忙,如果不认,就此两清,你看如何?”

  “呜呜……呜呜呜……”

  “那我先送你回家吧,容我考虑一下,咱们以后再说。”许华说着便扶起米兰。

  窗外不知何时又起风了,米兰在许华的搀扶下,慢吞吞地上了车。


  .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浪与清歌 + 10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分享赚钱】—【杏彩年度活动】——【免翻墙杏吧浏览器】—【免费下载银杏APP】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分区版主

博彩精英团

原创白银会员

书吧精品

下载精品

影吧精品

图吧精品

高级彩金拓展团

Level 13

2588

主题

5万

帖子

6778

积分

分区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778

连任管理人员管理之星峥嵘岁月建设巨匠德高望重辉煌荣誉建筑大师论坛元老高级群活跃初级导师工会F分区版主德隆望尊摩羯-高级杏吧10周年纪念章明日之杏

发表于 2018-2-6 18: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
感谢楼主分享

等级:Level 5

0

主题

867

帖子

49

积分

Level 5

积分
49
发表于 2018-2-7 08: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分享

等级:Level 0

0

主题

5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明日之杏

发表于 2018-2-10 11: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
H多就好了,感谢楼主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5-24 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