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娱乐城★15.net★提供九大平台DG、AG、LEBO、OG、MG、OB、BBIN、PT、GPI供会员选择游戏,注册送39元可提款,大额无忧,网投首选!!!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资讯端即送68元 每日签到送彩金5666元
  •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十五年顶级信誉、存提款迅速、大额无忧、共铸品牌辉煌!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权力的体香】【第36-37回】【作者:不详】【未完待续】

http://杏吧论坛.cc/?x=0

查看: 1548|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现代情感] 【权力的体香】【第36-37回】【作者:不详】【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4

16

主题

37

帖子

27

积分

Level 4

积分
27
QQ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09:35:50 |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有用户注册将增加您在本站积分:1金币 1推广点 ,新用户发帖,您还能得到20个金币,TA购买了VIP,您还能得到25%的rmb奖励 >> ->详情点击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36回:石川跃,足间羞

    石川跃收到言文韵转发给他的那封来自“小深”的邮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奇或者愤怒的感情。

    这种事,他从小就见得多了。从第一次意识到,社会上总有种种人会对叔叔有这样那样的不满开始,散发型的匿名信,就一直是石家常见的物什,到后来,都见怪不怪了。从经验的角度来说,这种“打击手段”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往往来自于得罪了的下属或者基层人员,他们其实无力调动资源进行真正有效的政治斗争,散播舆论出口恶气是他们的首选;另一种就是配合着即将开展的司法风暴进行的舆论准备。

    以石川跃今天的级别和影响力,当然不会是后者。

    川跃自己也明白,自己到河西的这几个月,是超过很多人意料的几个月。他知道会发生一些“谣言攻势”,这是迟早的事。因为很多原本轻视自己的人,都已经对自己刮目相看,自己不再是一个来基层挥霍混迹、荒唐度日的“京城石少”,不再是失势官员残留保护的子侄;而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存在。这也会成为挡在某些人的路上的障碍,也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总归会有人对自己做一些事,就像当初很多人对叔叔做的那样。不是这个“小深”,也会有其他人,不是谣言邮件,就是其他手段。虽然这一次,别人对他的攻击,虽然是那么的浅薄和粗鲁,那么的没有艺术感,级别非常低,可信度怎么看着都很一般。他甚至很庆幸,有了这个小深的拙劣攻击,倒算是替一些讨厌自己的人出了一口气,可以分担一些压力。真正有能量的人即使要对自己做点什么,也乐得先看看这个小深是谁,在玩些什么……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邮件中那些查无实据的内容。他甚至一点也不担心言文韵的什么感受。在他看来,言文韵和周衿,没什么区别,都只是他的某种利用的工具。当然了,作为省队的女一号,作为当红的网球明星,言文韵的利用价值,要比周衿大多了。但是他只是有点不明白,言文韵把邮件转给自己,究竟算是什么意思呢?所以在冷冷的回应了言文韵之后,他决定今天还是来看看言文韵的比赛。

    但是就在刚才,在技术台官员区,远远的看到言文韵伤痛难忍的表情时,他忽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和言文韵潜意识中对于舆论可能的走向的预判一样,他也知道,今天言文韵的退赛,将会对整个言文韵的职业生涯,带来难以抹去的阴影的。即使只是出于某种绅士风度,他也决定来休息区,看一看这个刚刚输掉比赛又受了伤的脆弱的美女运动员,表达一下安慰和鼓励。他并没打算做什么。

    但是当言文韵被他按在长凳上,那双精致可爱的小脚裸露在他的手心里时,他却产生了欲望。

    这可能是一种强烈的对比所带来的欲望。那个在球场上每一次正反手击打都要发出“嚯”“啊”的,奔跑起来如同一只健壮的小母鹿,仿佛有着无穷生命力和战斗力的女孩;现在,刚刚冲完热水澡,浑身上下透着满满的疲惫和失落,满头的秀发尚未吹干,透着一股发香和洗发露的香气,痴痴的看着自己,眼圈稍微有些红红的,是那么的柔弱无助。那只脚丫精致白腻;足弓这里的曲线如同女人的腰肢一般有着娇媚的气质;脚趾甲每一颗都小巧可爱,打磨得非常圆润,晶莹剔透仿佛闪耀着柔和的奶玉色光芒;脚背上几条清晰的筋脉纹路,在雪白的肌肤下轻轻流淌着某种活力;但是更加触目惊心产生对比的,却是脚踝这里隐隐的一条跟拇指一般粗细的青色瘀痕。

    娇弱、无力、怜惜、清洁、单纯,还有痛楚……就连那条瘀痕,似乎此刻也意味着某种性感,能够触动男人的本能。

    “你……是个流氓么?”当言文韵这么痴痴的,毫无主题的问自己的时候。他居然忍耐不住,感觉触及到了自己的某个快感点,咧嘴笑了笑。然后轻柔的却也是挑逗的,去抚摸着言文韵的脚丫,不仅仅局限在那处伤痕,而是从脚踝开始、脚跟、足弓、脚背、脚掌、脚趾……

    他的手掌非常有力也非常宽厚,感受着女孩子脚丫的曲线的婉转、肌肤的细腻。手感真的很糯,如同一块蛋糕;气味真的很奇特,洗浴后没有脚汗味,却依旧有一种特殊的来自于体腺的诱人滋味;他的呼吸稍稍有些浓重,已经很明显不是在安慰伤痕,而是在爱抚肌理,仿佛用这种带点情色意味却也有着爱意的动作,在回应着言文韵的疑问:“我,就是个流氓!”

    “你想要我做你女朋友么?”言文韵绝对不会是第一次被男人摸到脚,作为运动员,足部按摩是常有的事,即使是队医和理疗师也会触及。但是川跃肯定,今天这样的抚摸,她应该从来没有禁受过。这种对脚掌的爱抚,渐渐已经充满了挑逗和侵犯的意味,甚至是某种赤裸裸的淫玩……她似乎有些激动,可能是伤病,可能是今天的挫折感,更多的是足部让人如此亲昵的玩弄带来的神智迷糊,让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这种措辞做了某种修饰,“你想要我做你女朋友么”?……这已经接近赤裸裸的表白和倒追了。

    川跃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心理防线在此时已经崩溃,但是他却要以某种恶作剧的心态一般,踩上一脚,他摇了摇头。忽然,好像是嫌这还不够狠,居然将言文韵宽松的运动裤管稍稍掀起来一段,慢慢向上,开始抚摸她白洁细腻的小腿。还开口补了一句:“输了一场比赛而已。你需要我来做个安慰奖?”

    言文韵的泪已经止不住了,从两腮滑落了下来,也可能是她这个时候太需要人安慰,也可能是太需要人依靠,也可能是一路的抚摸让她有些意乱神迷,也可能她想起了上次在香钏中心川跃表达了对她身体的欲望后她的拒绝……她任凭泪水从眼眶里滑落,痴痴的说:“如果……你要……去酒店开房,我可以给你……我可以做你女朋友。”

    是“我可以做你女朋友”?还是“我想做你女朋友”?她已经抛弃了自尊了么?她已经无奈的开始投向自己的怀抱了么?她甚至已经要用贞操和肉体来取悦自己,只为在此时此刻抓住一根稻草一样的抓住自己么?不就一场比赛么?

    川跃将言文韵的脚丫在掌心里继续婆娑,忽然笑笑,喘息着说:“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说着,居然直接将言文韵的脚按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开始隔着裤子用足底去按摩自己那一坨已经硬邦邦的阳具。这是一种禁忌的怪异刺激,和生理上的简单性愉悦有着不同的滋味。女人的足掌,有着那么细巧婉转的曲线,勾来巡回,那肌肤又那么白皙清澈,那血痕又那么触目惊心,却依旧在和自己的阳具发生着摩擦,在为自己产生着原始的兴奋而做着奉献和努力。

    言文韵当然脸红了,羞不可胜的她越发迷人心脾。此刻,川跃知道,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平衡点,那只就在刚才,还给她来屈辱和失败、落寞和伤痛的脚,却仿佛在此刻,焕发了另类的光辉。也许言文韵并不可能从隔着裤子的摩擦中获得什么性愉悦,但是这一刻,自己这个她握不住抓不住的男人,却在享受着她小脚丫的服务,也许,她能获得某种安慰和满足的成就感吧。

    果然,言文韵没有反抗,反而是迷醉了一双俏目,乖乖的顺着川跃的手势,一开始是被动的,被川跃引导着,拉扯着在动作,渐渐地,就是认真的自发的用脚丫在川跃的裤裆上细巧而努力的摩擦。她仿佛就像是在害怕,自己的脚丫只要服侍得稍微有一些难以让自己获得满足,自己就会消失一样。

    川跃感觉到自己的需要在澎湃而出,他丝毫没有避讳的,有点粗鲁的,解开自己的牛仔裤扣,将内裤向下一扯,就将自己那一具已经涨得紫红的阳具凶狠的解放出来。言文韵似乎有点不敢看,别过头去,啐骂了一句“流氓”,这句与其说是骂,不是说是娇嗔的语气,更让小小房间里的气氛更加的暧昧。但是,她的那双可爱妖媚的脚丫,只是稍微缩了一下,却又是怕川跃不高兴一样,迎合了上来。

    肌肤相触了……川跃能感觉到和一般性行为截然不同的快感和刺激。扣着言文韵那几颗像柔和的玉石一样的脚趾在自己的阳具上肉贴肉的摩擦,仿佛是擦亮神灯一般,自己的阳具变得越来越膨胀、刚强、冲天而起。前掌和脚趾的交界处,那条足沟,蹭着自己的龟头边缘,而足底上紧实又细腻的肌理,则蹭着自己的阴茎部委,厮磨自己的阴茎部位,将自己阴茎上的血管轻轻的舒缓踩踏……而自己的眼睛,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观赏着那小脚丫的脚背和脚趾,乖乖的、可爱的、也是淫靡的,做着上下摩擦和左右摇曳的动作。

    “啊”川跃舒服的长叹……

    “嗯”言文韵也陷入迷醉……

    这个时候,川跃引导这言文韵在为自己足交的手掌其实已经只是一种摆设,一种象征,象征着是川跃在引导、在诱惑、在发力、在强迫,其实他的手掌根本只是搭在言文韵的足背上抚玩,细细的摩挲着言文韵脚背和足踝上的筋脉纹路;真正在轻柔的顺着他阳具耸动的发力的都是言文韵自己。

    果然,言文韵已经陶醉在这种“我的脚很有用,我的脚能让这个男人快乐”的甜蜜却淫靡的滋味中。她的脸蛋已经红得像个苹果一样,双眼迷离,仿佛是喝醉酒一样有些神志不清的感觉,嘴唇一张一吸,娇软无力的喷吐着带些潮湿的口气。

    几十下由轻至重,由试探的接触一直到深度的贴合的肌肤摩擦,让两人神志都有些不清、完全沉醉在古怪肉欲快感中。言文韵似乎意识到这样的单足摩擦,容易使得阴茎移位而总无法让川跃获得更加冲击力强大的快感。她此时此刻,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天生反应,居然用另一只脚蹬啊蹬啊,自己把另一只健康的脚上的网球鞋蹬掉了,把另一只脚也主动奉献了上来。

    川跃的手完全挪开了,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做什么。他只需要赞叹和享受,仿佛一个帝王在迎接他爱妃的逢迎。言文韵用两只脚,从两侧夹住了川跃的阳具,这下容易贴合也容易发力,如同一个面包包裹着肉肠一样,妄图彻底的将川跃的整条阴茎包裹起来。

    她两眼迷离,几乎要淌下泪花来,浑身上下只要能看见肌肤的地方都是潮红泛滥,嘴唇开合吐着香气,胸前一对玉乳峰,更是因为这种刺激而高高涨起;她咬着下唇,任凭眼前的川跃欣赏自己这幅跌入欲望深渊的羞态,两只脚开始有规律的摩擦川跃的阳具。让那颗龟头,在自己的脚趾尖露出、吞没;吞没、露出。如同一个面包包裹着肉肠一样,妄图彻底的将川跃的整条阴茎包裹起来。只在十颗可爱的脚趾处,将川跃那艳红的肉色龟头露了出来。她的脚趾稍微一活动,如同十颗活泼的小肉弹,在弹拨川跃的龟头上最敏感的神经。

    “啊……你真聪明……居然会这个。”川跃舒服的长叹,腹部的肌肉用力,让自己的下体也稍稍的做一些耸动的动作,去配合言文韵的服侍。寻找着那一刻的快意。

    “嗯……”言文韵已经醉入骨髓,仿佛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又仿佛是不甘心一样,死死咬牙,憋出一句笑骂来:“变态!我怎么可能会?还不是你这个流氓喜欢……”

    川跃当然知道,这必然是言文韵此生第一次为男人提供这样的服务。其实调节一下姿势,她可能会轻松一点,但是稚嫩的经验,羞涩的本能,使得她已经一味只是想让自己尽早可以完成射精的动作,而在拼命的提高摩擦自己阳具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这样,两条腿就只能一直呈现着微微向上15度的斜角。她又显然非常紧张,不晓得用大腿去靠在长凳上得到支撑点,居然完全是靠腰部和力量来抬起两条腿。

    这模样当然更加可爱,更加让人激动,Op和妩媚,娇俏和柔顺,而且这模样会因为呼吸有些困难,其实接近某种锻炼腰腹肌的无氧训练,使得她的乳房更加发出一种热辣辣的颤动,而看着她脸上又泛出的汗珠,还有加剧的呼吸,居然还能产生更多的征服和蹂躏的快乐。幸亏是个运动员的底子,否则换了其他的女孩子,再怎么希望取悦男人,也无法坚持这样的动作做很久吧。

    川跃稍稍盘开两条腿,用两只臂膀伸过去,拖着言文韵的两条腿,微微把它们折成M型,轻声说:“傻瓜,你这样不要累死了,腿盘着……对……屁股着地,这样就好。别羞啊……这样就好”

    言文韵几乎要羞的无地自容,这样的姿态当然会稍微的轻松一些,但是臀部着地,两腿分叉开呈M形,最羞耻的是,自己那裆部,那少女最羞耻的会阴私密处,就一副热辣辣的模样呈现在了川跃的眼前,即使有运动裤包裹着,此刻也能清晰的看到那片两条贝肉夹着一条缝隙的美景……而此刻再做什么掩饰也是徒劳,她干脆两只臂膀向后一支,把自己身体支撑在手掌上,仰面也是娇嗔呻吟了一声,此刻,她的泪已收,她的愁已淡,……她只是在取悦所爱慕男人的一个普通女孩子,那电光火石的比赛,那万众欢呼的赛场,那该死的脚踝,那刺骨的疼痛,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她继续,她继续,直到腰腹都已经酸麻无力,直到仿佛一种迷酸的体液在从自己的小腹中滚涌而出,才忍不住吃力的骂一句“你……能不能好了啊……”

    这次轮到川跃“噗嗤”一下笑出声了。他知道言文韵到底是个稚嫩的处女,没有性经验,是今天偶尔的自己的引导,也许是想证明“自己的脚很有用”的某种特殊心理,才居然一来二去希望帮自己足交。他当然还可以持久,他甚至有心戏谑,要逗一逗这个女人,但是看着她脚踝的那抹血色,但是即使是川跃,看着她足踝那处伤痕,心头也有一阵柔软,居然“嗯嗯”的呼吸了两口,用自己的两只手,一左一右,抓住言文韵的两只脚掌,对着自己的阳具就是一阵猛搓

    这下的气力当然不必刚才,言文韵的脚踝被抓,一阵生猛的疼痛,连脸色都刹那之间由红变青了,嘴里是真的急了骂起来:“你轻点……我疼。”

    川跃呸一声说:“又不是操你下面……这都会疼?马上就到了……都已经这样了,让我好好玩一下。”言文韵又羞又怒,只好掩面由他,一面骂“变态”“变态”“变态”……

    但听到川跃一声粗重的叫嚷,然后一把扔开言文韵的脚,他似乎一时不知道该射在哪里,居然对着言文韵的臀胯这里一挤一压,将股股腥臭浓稠的精液射在了言文韵的运动裤的裆部。那动作连川跃自己都感觉到非常的粗鲁,非常的淫秽,带有某种作践和弄脏的意思。

    但是他依旧没有满足,虽然这次足交带给了他别样的快感,但是此刻他的欲火已经不能自胜,他要再来一次,他要脱掉这个女人的衣服,彻底的让这个女人为自己裸体,把女人的所有秘密都献给自己。

    但是,就在他要扑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言文韵的脸色一片生青,死死在咬着牙关,目光惨淡的涣散,泪水滴答滴答又在流淌……

    “刚才弄疼了?”这下,川跃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了,可能是刚才最后的动作时过于粗鲁,真的又弄伤了她的伤脚……他毕竟不是暴力型的*奸犯,忍不住弯下腰去查看言文韵的伤势。这次却是真的有些关心,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太过于激动,折磨这一对宝贝小脚的。

    言文韵摇摇头,在那里呜呜的哭的很凄凉,好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像是某位亲人离世,好像是遇到了某种绝望。连川跃这样冰冷心肠的人,也有些不知所措来。

    言文韵又抬起头,带着无比的期待和楚楚可怜看着自己。川跃似乎读懂了这目光背后的乞求和期许:“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究竟想要我做你什么人?”

    她要的是承诺么?川跃却没有给任何人承诺的意思。

    石川跃看看她,忽然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内裤,穿上自己的裤子,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他顿一顿,又似乎要缓和一两句,说:“我挺喜欢你的,至少挺被你吸引的。但是你受伤了,而且我知道你没什么经验……下次吧,等你伤好些……我们可以玩一些更好玩的,再更加舒服的环境下,初夜么……其实这种事情有很多种玩法,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放开点,好好享受老天给你的恩赐吧。但是Anyway,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我的生活中当然需要女人,各种女人,多多益善……但是应该不包括什么女朋友,至少目前是这样。”

    言文韵居然好像忘记了脚上的伤势,扑身而起,似乎是愤怒和羞愧夹杂在一起,把地上那只鞋子捡起来,“啪”的一下扔到川跃身上。

    她又挣扎着起身,胡乱蹬上鞋,仿佛刚才的柔情蜜意又是淫荡羞耻的一幕都没有发生过,抓着自己的球拍和包,冲着出了房门,口中呜咽着骂着:“变态!你把我当什么人?!你,你不得好死!”

    川跃在她背后,居然依旧不忘记笑着提醒她:“好好养伤……”

第37回:言文韵,闺蜜下午茶

    言文韵带着激动的情绪,有愤懑,有失望,有痛苦,也有一些恼羞成怒,糊里糊涂过了好几天,一面也忙于机械的应付包括媒体、领导、教练、队友,来自各方面的所谓安慰、鼓励、慰问、探询……后来干脆借着脚伤的借口,请了假躲在自己的公寓里宅了两天。

    期间,她还是忍不住试刷了下川跃以前“借”给她的那张信用卡,只是想看看还能不能用……这是一次川跃借着替她在免税店用外币卡购买一份化妆水时“借”给她的,她虽然觉得很不妥,但是还是收下了,虽然从来没有去用过,只是当成了川跃的一份心意。但是现在这种试刷信用卡出气的行为,又让她无地自容和怨自己不争气,几乎恨不得把那信用卡给剪了。直到堪堪一周过后,圣诞节快到时,她才渐渐平复了情绪,恢复了理智。

    她仔细想想,“我的世界需要各种各样的女人,但是就不需要什么女朋友……”即是一种放浪的性态度宣言,在那天这个场合,是不是也算一种善意的警告吧。

    那可是在封闭的暗室里,自己脚踝又伤了,而且一副干柴烈火浓情艳烈的局面,石川跃到底也没有真的怎么自己,要说自己没有那种性吸引力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假。何况自己一时激动,都已经说出了:“如果你要,去酒店开房,我可以把身体给你,我可以做你女朋友。”这样的荒唐话来了。如果那个该死的川跃只是一个贪恋自己身体的花花公子,甚至只是一个普通的好色男人,都到了那个时候,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放过自己的……哪怕先满口敷衍,在酒店里开了房间,享用了自己的肉体,在今天的社会,难道还真能化成什么实质的承诺?那种确立关系的方法毕竟只是自己在一片孤独和伤感中,某种情绪化的表达罢了,他到底也没有利用。

    “各种各样的女人,却不是女朋友”那是什么?情人?二奶?小蜜?性伴侣?性工具?……不过好像这也没排斥“妻子”这个角色。

    想到这里,她又不能不恨自己的患得患失和无聊花痴了。“妻子?”自己居然还在为这个流氓色狼大变态找借口。那句该死的宣言,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求婚吧。

    自己又不是没人追,又不是性变态,无论这个川跃是否有钱,是否有背景,自己好歹也是省队的队花,河西的小名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去做一个官二代的毫无名份的性伴侣甚至性工具,甚至性奴隶……自己之所以对石川跃这么动情,无非是感觉到他能给予的某种安全感期待感,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基础。当另一种明确的危险感已经超越了安全感,自己又何必飞蛾扑火?何况那天,他又拒绝了自己的表白,又说出这样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无非是提醒自己,要自己干脆离开他的世界的意思吧。

    这只是人生路上一段插曲。我不自量力的爱上了一个富二代官二代,他却不想要一段稳定的感情,玩弄了自己一下,甚至还玷污了自己的脚……尝了点甜头,放过了自己,如此而已,社会上常有的戏码,今后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但是,也许是这两天围绕在她身边的,依旧是那场因伤退赛,也许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在那天赛后,她和一个男人有了怎样亲密却变态的接触,足交?想想也是太羞人了……她无法轻易的释怀,甚至已经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难道就是因为我输掉了比赛,他认为我的条件不够了?本来不是还对我挺好的么……勾勾搭搭的。”

    想到这里,言文韵自己都有点可笑,这个念头未免有点牵强附会、神志不清,男女之间的事那么复杂,又不是积分赛,会因为一场比赛的退赛而如何如何……但是两件事情确实是她最近最在意的事情,一旦将它们联系在一起,更就不容易压抑下去:那封邮件上,不是说石川跃就是喜欢利用女人么。利用女人……利用……那么除了身体外,也许自己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是本来的石川跃看中的?那无非就是比赛罢了……想想也说得通,毕竟,在明面上,自己是省队的当红花旦,总有许多价值可以去被他这个也在省局工作的公务员去借势吧。

    “太自虐了,我这都什么贱贱的心态啊?”言文韵苦笑的摇摇头,总不能自己在这里一个劲儿的挖掘,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被一个臭男人“利用”的吧,何况,在理性上来说,只是输掉一场比赛而已,并不会轻易动摇自己在河西省体坛的位置。

    她有点懒怠训练,这两天的恢复训练也是借着伤病的借口,勉强应付。接下来的重要比赛要等到春节其间的贺岁杯了,届时还要赶到首都去参赛。这里还有一段时间,自己可以调整一下休息一下。贺岁杯上,还有可能遇到梁晓悦,这次……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和哥哥言文坤打了个电话,哥哥最近忙着跑他的专题,还说编辑部里省体育局合作,正式成立一个“体育资讯新媒体部”,他要出任部门经理了,省局也会派人来做联络员……哥哥说得兴冲冲的,但是估计又要提到那个该死的石川跃,只好敷衍敷衍替哥哥高兴两句挂了电话。

    实在觉得无聊,就只好去找石琼和陈樱玩,不过这两天石琼又疯颠颠跑去南海省逍遥了,要后天圣诞前夜才回来,只有陈樱在。她挣扎了半天,实在需要找人说说话,下午就约陈樱一起去元海喝下午茶时,然后和她半真半假唉声叹气的说:

    “我向人表白,被人拒绝了。”

    其实论起来,她比陈樱、石琼都要大两三岁,但是由于家庭背景和社会经历的不同,反过来,除了偶尔的带两个美女大学生练网球的时候之外,倒是她常常向陈樱、石琼请教这个请教那个的,今天和陈樱有的没的说起这句话,无非也是想寻找一些生活智慧和安慰罢了。

    谁知,陈樱“兹兹”用吸管吸两口掺了沃特加的暖红茶,居然满不在乎的开口就是一刀:“是琼琼的那个哥哥?”

    言文韵顿时脸红了,她没想到陈樱一猜就中,要不是石琼这两天根本不在河溪,她都要怀疑是川跃拿她的丑态说给妹妹听,一路传到陈樱耳朵里了。

    “你脸红什么呢?你对琼琼的哥哥有意思,这谁都看出来了啊。琼琼的老哥是挺帅的啊。而且一看就是很有情趣的人。”陈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下轮到言文韵焦急了,真的很明显么?真的谁都看出来了么?

    .ToP枝乱颤,随后正色说:“不过我劝你还是离那个人远点。”

    言文韵几乎是本能的开口就问:“为什么?”问出口又后悔了,脸都红到耳朵根子上了。

    陈樱叹口气,拨弄着手里的吸管,忽然挑挑眉毛说:“没有人传么?说他是个花花公子,说他以前在首都玩得很疯,是欠了一屁股风流债,才被家人送出国去读书的……省局里是非多,难道没有传几句到你们小球中心?嘿嘿……而且他还是我老爸的政敌呢。”

    “政敌?和你老爸?”小球中心当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机关八卦,但是言文韵毕竟是当家花旦,是重点保护对象,本能上,也会和擅长传闲话的各种小人物保持一定的距离,训练比赛又忙,今年以来又多了很多公众活动和商业活动,她确实好比生活在真空世界里一样。

    “开玩笑的啦,你那么当真干什么?”陈樱其实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天“都是些无稽的谣言,甚至有人在说,琼琼老爸进去,里面还有我老爸的事,说什么我老爸把当年琼琼老爸还在做体育局时的视频发给了纪委,说琼琼老哥过来,是清算我老爸的……”

    言文韵其实压根没听懂,什么这个老爸那个老爸的,但是她也不是笨蛋,想想,陈樱的父亲如何石琼的父亲有什么过节,首先难做的不是陈樱和石琼这一对室友闺蜜么。陈樱说的那么轻松,好像在说别人的事,那当然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她也抿抿嘴,表示赞同这纯属谣言。

    陈樱却似乎心有所想,依旧在那里仿佛是自言自语:“其实传这些话的人都是傻逼……琼琼的老爸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副部级干部哎,眼看就要升部级的……我老爸只是个小小的处长,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一个天,一个地,能有什么过节?陈年八股的一点交集,人家还能记得?我老爸,能和琼琼老爸相提并论么?哼……我们能和琼琼相提并论么?”

    言文韵不是第一次听到陈樱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反而在第一次有一些感同身受。自从带着陈樱和石琼练球后,表面上也算是三姐妹小闺蜜,其实她一直很难真的融入两个人的圈子,而现在陈樱的这种小小醋意,居然也是她能够体会一二的,她们的父亲,无论是处级干部还是副部级干部,反正自己的老爸不过是北海山区里的一个普通乡镇工人。也许是自己认真考虑过和川跃的关系吧。她忍不住接了一句:“琼琼的家庭条件,是比较好一点。但是她爸爸不是出事了么?应该心里也不好过吧?”

    陈樱不耐烦的挥挥手,似乎没听见言文韵说的什么,只是仿佛要把一直在眼前飞舞的苍蝇赶走一样,骂骂咧咧的:“像琼琼这样的家庭背景,那只苍蝇又常来纠缠,真是烦死人了,今天又来宿舍里晃悠了……”

    “你是说你们学校的那个学生会打篮球的帅哥?”

    “哈哈,也只有你管他叫帅哥。帅么……是长得还不赖,屁股挺翘的。但是追琼琼,差了十万八千里吧。真以为上演校园浪漫剧啊?”

    “你是说,经济条件家庭背景真的可以决定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么?可是你们都还小啊,都还有自己的未来啊……也许过几年什么都不一样了……不要那么急于给一个孩子下判断么。”

    陈樱想了想,点头也表示同意:“这当然也说不好,那个李誊打球是没什么希望了,就是个校队的底子,但是折腾电脑网络什么的好像也不错,也许将来能有点出息……不过家境差得太远,别的不说,柳老师就不可能同意的。”

    “琼琼的妈妈?”

    “恩,你是不知道,柳老师家里可不是一般人物……否则她做家庭主妇做了十五年,一回河西可以直接进大学当老师,三年就升系主任了,你也不想想,一般人,可能么?”

    “樱子,我其实没和人说什么……你回头见了琼琼,可别瞎说……”言文韵呢呶着。

    “哈哈哈”陈樱笑得更厉害了,捉弄的口气说着:“你肯定是跟琼琼的哥哥表白了……有没有亲热啊?有没有便宜了他啊?”

    “胡说,当然没有了。”言文韵脸红的如同晚霞一样,想想自己那样,算是“没有亲热”么?

    “恩,他老哥确实是挺有魅力的一个人,啧啧啧,不过那也是外表啊,说不定里头也是一包草呢……我告诉你个秘密啊,琼琼啊,一准是暗恋她老哥。”

    “什么?暗恋?……别胡说了。她们不是堂兄妹么?”

    “堂兄妹怎么了?恋父恋母都是常有的事,暗恋自己的堂兄,挺正常啊。琼琼本来就要去英国留学了,听说,英国人都开始讨论表兄妹能否结婚了呢……表兄妹都可以,堂兄妹怎么不可以?按说老外的血统观念,根本不分堂兄妹和表兄妹的好不好……同性都可以结婚,兄妹又没怎么着……只是稍稍恋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言文韵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回应,她本来也知道陈樱有点毒舌,不过是茶语闲谈,闺蜜间也没个避讳,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听陈樱这么一说,她的脑海里开始幻想起石川跃和石琼穿着礼服和婚纱在礼堂里宣誓结婚的场面……除了年纪差了多了些,还真登对。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来由的,她内心一阵烦躁,“她真暗恋她哥哥?那……川跃知道么?”

    陈樱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我跟他又不熟。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咯咯咯,琼琼要是真是你的情敌,我看你呀,是真的没什么机会了,琼琼除了胸没有你大,其实鬼灵精鬼灵精的,是个迷人的小妖精,我可是尝过她的味道呢……咯咯咯……甜得不得了”

    “是是是,知道你们最奔放了……”言文韵也不知道陈樱说得是真是假,想想真是无语,石琼和陈樱之间经常腻在一起,有时候说话也没个把门的,说得两人好像同性恋一样,天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在乱搞些什么。她有点皱眉头。

    “担心了吧?不过你放心,就算他们再怎么恋来恋去,最多是……咯咯咯……睡觉咯。怎么也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谈恋爱或者是结婚生孩子什么的……哈哈哈……那是违法的。要不这样,你大度点,回头你做大的,让琼琼做小的?哈哈哈……”

    言文韵也听出来陈樱多少只是在开玩笑,就也咯咯咯笑了笑,说:“按你说的她哥哥不是好人,那琼琼就更不能嫁他了。”

    陈樱似乎有点出神:“我记得我曾经在一个老外美女的BLOG上看过,C国人习惯了把性、爱、婚姻结合在一起考虑。这其实当然是一种完美状态,我们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建立家庭,然后一起享受灵肉合一性爱。但是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存在这种状态。性是原始的动物本能,爱是社会化的人文情感,婚姻……婚姻只是一个经济组织而已。人们一般情况下,只是在自欺欺人,将三者都放弃一些,才能形成一个性、爱、婚姻的平衡。而越是强者,就越不肯放弃,要追求三者的极致,往好里说容易获得更多,处理的不好就容易把生活搞得支离破碎……所以很多强人的婚姻生活都不幸福……比如……柳老师和琼琼爸爸……”

    “什么老外啊……研究我们国家研究那么通……”

    “一个挺有名的老外美女网红,叫Yolanda……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说真的,琼琼哥哥不适合你,以你的条件,追你的好男人还怕少了,我呀,真心诚意建议你离他远点。”

    “我也没想咋么样啊……”言文韵有点沮丧。

    “琼琼明天就回来了,要是你那个帅哥圣诞不带你去开房……咱们约个酒吧吧,有个叫什么Ronnie挺不错的,是英国人不知道爱尔兰人开的,我们一起去过平安夜?”

    “好啊……不过我说前头啊,你们可不许喝酒了啊……只许喝饮料。”

    “知道了,知道了,言指导……对啊,好像新加坡青巡赛就是在圣诞夜……可以一起看看跳水么……跳水队有很多帅哥的。小鲜肉胸肌很美的……好像还几个小妞听说也不错。”

    “去酒吧里看跳水?”

    “切,就允许去酒吧里看网球啊……”

    陈樱只是顺口答应,言文韵听到“网球”两个字,却神色黯淡了。陈樱也知道自己无意中戳到了言文韵的伤心事,她耸耸肩膀,就找些话来叉开话题。



        本楼字数:11327

  【未完待续】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33 贡献 +1 收起 理由
ghj1201 + 33 + 1 [评分]排版奖励

查看全部打赏

喜欢这个帖子吗?立刻选择对象来分享!

DO YOU LIKE THIS POST? IMMEDIATELY SELECT OBJECTS TO SHARE!

  • 炮友 分享给炮友
    难得看到的性感人妻!当然要立马分享给「狐朋狗友」看啊!
    复制分享QQ好友>>
  • 朋友
  • 站长 个人站长专用分享链接
    只要透过链接有成功充值,返利充值金25%人民币给你........................『http://杏吧论坛.cc/thread-8457589-1-1.html』
    请点击复制链接>>

恭喜!复制成功~

【杏吧论坛(点)tv/】这是杏吧中文域名,把中文(点)换成符号(.)输入网址框,再带上后面这段/thread-9104765-1-1.html?x=0

     快去发给朋友吧
二炮部队侦察兵
————————————————————————————————————————————————————————————————————————
【分享赚钱】—【快速金币翻倍】——【免翻墙杏吧浏览器】—【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6

2

主题

9056

帖子

59

积分

Level 6

积分
59
沙发
发表于 2018-2-13 00:48:01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楼主分享精彩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恒彩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众赢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2-22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