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15.net

    新葡京娱乐城★15.net★提供九大平台DG、AG、LEBO、OG、MG、OB、BBIN、PT、GPI供会员选择游戏,注册送39元可提款,大额无忧,网投首选!!!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资讯端即送68元 每日签到送彩金5666元
  •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

    【环球娱乐城】十五年顶级信誉、存提款迅速、大额无忧、共铸品牌辉煌!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夫妻侦探社(淫妻)14~15

http://杏吧论坛.cc/?x=0

查看: 1377|回复: 3

[人妻熟妇] 夫妻侦探社(淫妻)14~15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3

25

主题

34

帖子

14

积分

Level 3

积分
14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23:2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夫妻侦探社 第14节


“嗯——!”蓝烟凝难受的将右手放在了嘴边,左手死死抓住床单,双腿夹住了我的头,撮动着。

“嗯,不要了,给我……”她喃喃的。我直起了身体,跪在她的双腿间,这时她睁开了眼,微微擡起头,看着我的狰狞正对着自己。我握住,向上挥舞了几下,让她看清楚,然後抵在了她肉缝的门口,刚一接触,龟头就陷入了一片湿滑。看着我的抵近,感觉到下体洞口火热的触碰,蓝烟凝倒下了自己的头,长呼了一口气,等待着最後的时刻。我却有些恶作剧的没有完全进去,而是握住阴茎,用龟头抵住她的阴蒂,在她阴门口轻轻的滑动。这让她又睁开了眼,樱唇轻咬的瞪向我,我坏坏的笑着,就是不进去,却见她双手撑住自己,身体轻轻往下一送。

“嗯——啊——!”她的细眉紧皱,随着她下体水洞被我粗壮的挤开,她轻咬的樱唇也张开了。

那是一片怎麽紧凑、温润的包裹。我只进去一半,就被这紧致的包裹挡住,我深吸一口气,压住龟头传来的激动,退出来一点点,再一用力,又深入一些,这样来回2、3次,终于全部探入了其中,在阴茎根部抵住了她阴门的那一刻,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蛋蛋一阵凉滑。

“你好紧。”我赞叹到,下体开始缓慢的进出,每一次的深入,退出,我的蛋蛋都会有凉凉的,黏黏的感觉,我也爱死了这感觉,缓慢而坚定的在她下体进出。她抱住了我,努力的躬起身体,用她丰满的乳房贴紧我,让她的乳头在我进出的节奏中,在我胸口扫动,她的乳头挺了,我的乳头也硬了,我吻住了她,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含住。我的阴茎开始发力,每一次都重重的刺进最深处,又高高的退出,我们俩的身体发出“啪啪”的碰撞声。蓝烟凝喉咙里发出沉沉的闷哼,却依然顽强的含住我的舌头不肯放开,这让我下身仿佛注入了无穷的活力。我急不及待地把下体前後摆动,用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出入抽送,蓝烟凝的小腿在我背後越举越高,十指蹬得笔直,硬挺得仿佛在抽筋,颤抖得又像在发冷。我的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支住我的身体,另一只手摁在她的丰乳上,下体全力的进出着她已湿滑无比的阴道,在我的眼下,我粗壮的阴茎一进一出的吞没、出现、又吞没在她的身体,从开始带出一层晶莹透明的粘液,到整个阴茎被裹住,到後来宛若打奶油一般,晶莹透明变成了一圈圈乳白的粘沫,将我的阴茎整个裹成了白色,蓝烟凝的手抓住床单,扯起老高,口死死咬住自己的拳头,试图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喊出声来,但随着我进出的频率,她越来越无法压抑自己口中不受控制的喃呢。

“舒服吗?”我喘着粗气问她。

她闭着眼点点头。这让我干得兴起,我猛得一抽,将阴茎从她体内抽出,抽得她浑身一哆嗦,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将她两只小腿提起,往後一翻,翻到她的头两边,让她的肉洞高高翻起,向上正对着天花板,我的眼中,她的肉洞被我的粗壮撑开了一个圆圆的洞,因爲我的离开,正在缓缓的合拢,洞口的阴毛因爲她的泛滥,已粘稠的粘做了淩乱的几团,正在合拢的洞口处,涌出的淫液随着她下体的用力鼓出一个水泡。我将她臀部往上翻起後,用手尽可能将她双腿往胸口压,然後站起来,蹲在了她的臀下,几乎半骑在她上翻的阴部上,靠着我的体重重重的再次插入。

“啊——!”她终于叫出了声。看着这个曾经貌似触不可及的圣洁美女在我身下摆出这样放荡淫靡的姿势,这种满足感和刺激感让我很快把持不住,就在快速蹲插了几十下後,我猝不及防的一射如注了……。

清晨,天还只微微亮,我半靠在房间门口的小走廊的木柱上,抽着烟。我已经醒了很久了,不知该如何面对房间里那个像个孩子般沉睡的女人。一个火烫的身体从後面靠了上来,一对丰满的圆球顶住了我的後背,她的手伸过我的腋下,从後面抱住我,头在我後背磨了磨似乎想找个更舒服的位置靠着。蓝烟凝醒了。

“早。”我握住她抱住我胸口的手。

“早。”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慵懒,“怎麽醒这麽早?”她问。

“睡不着。”我握住她的手,在嘴边一吻。

“不知道该怎麽面对我吗?”她又问。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只能算是我的一个主顾,跟主顾上床这是违反我们职业原则的。”

“贫嘴。”她笑了笑,抱住我的手紧了紧,“天亮了我就走。”她喃喃的。这句话让我浑身一僵,却无话可说,其实也对,对昨晚而言,只是一个她需求遗忘的夜晚,又怎麽会平白多出另一个牵挂。道理我懂,心还是免不了有些酸楚。

“舍不得我?”她在我耳边说。

“你呢?”我沉默了一会儿,反问她。她思索了几秒锺:“不知道。对于一个只坚守了10来分锺的男人,我应该舍不得吗?”她笑着,像个狐狸。

“你敢小看我。”我有些囧。

“是啊,怎麽样?”她挑衅的。我反过身来,一把将她横抱进了房间里,她咯咯的笑着,然後忽然被什麽东西堵住了嘴,再然後房间里传来重重的喘息声和阵阵的低吟,不久,床又开始“咯吱咯吱”的响起……

蓝烟凝走了,或许对她而言,这一晚只是她麻醉自己的一晚,而我,不过是她生命中一个偶然相遇的过客;对我而言,则像做了一个梦,很美的梦。

又一个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回到了上海,6个月我却感觉是6年,仿佛这个无比熟悉的城市都感觉陌生了。我没有告知绮妮我的归程,独立一人走出了机场大厅,从背包里找出海关报关单,准备去取我提前送达的物品。领取物品很顺利,不过就是些国外采购的电子设备,作爲一家正规的有进出口手续的科技公司,采购这些设备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海关人员仔细查验了我的报关单和提货单後,带我上了车,来到一处巨大的货场,找到提货单上标明的集装箱,将满满7个大金属箱交给我。按照提前网上约好的,一辆小型货车已等候在货场外。1个小时後,货车驶进了考拉货仓的办公区,在这里,我长期租有2个30平米的恒温货仓。将金属箱一件一件的搬进货仓後,我付好货车款,反手关上了货仓门。

我将金属箱一个一个的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按照做好的模具卡放着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电子设备,而我却熟练的取出一个个零件,很快一支格洛克17手枪在我手中组装出来,这是我在黑水公司偏爱格洛克的一个主要原因:整支手枪走私不可能,但大量工程塑料的使用,使拆分开来利用零件走私变得极爲方便。至于子弹,在国内实在不是什麽很难买到的东西。我快速的抽动几下扳机,感觉一下它的手感,反手插到我的裤腰上,然後开始清理其他设备。

“铃——!”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看看号码,接通:“我马上出来。”

我戴上宽大的墨镜走出仓库。门外小巷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停着一辆灰色的金杯车。我走过去,车窗放下了一半,里面伸出一个纸盒:“你要的,9毫米全金属背甲弹,正宗德国货。”

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纸盒里整整齐齐的是一排排金光灿灿的手枪子弹:“什麽价?”

“1万5,1000发。只收现金。”

“操,美国只1块4,1发!”

“你可以去美国买啊,兄弟。”车里的声音不无调侃的。他说的也是事实,我只有老老实实的掏钱。,然後接过一个沉重的纸箱子。

“还要点别的货不,兄弟?绝对进口货。”

“谢谢,不需要。”我看看里面,擡着纸箱离开。

晚上7点,将所有的设备整理收拾好,背上一个大背包,拧着两口整理好的金属箱,我打的回到了办公室。门是反锁的,看来绮妮并不在家。开门进去,我离开的半年房间里没有丝毫改变,被绮妮整理的整洁无比,就连我的办公桌也是一尘不染。没有看见绮妮和孙浩然,我的内心似乎放下了些什麽,尽管我知道此刻不知在什麽地方,她们肯定在一起。

打开电脑,收了下电子邮件,离开前的暂停业务通知让这半年的订单几乎停了,邮箱里也没有什麽有价值的邮件。随便给自己煮了碗面,我端着又回到电脑前,在一个文件密码箱里,打开了一个存储文件夹,里面整齐的按时间排列着一个个文件夹,最早的一个是我离开的第三天。我有些发凉,又有点偷窥般的刺激,早在两年前我就在办公室跟卧室里安装了若干个高清摄像头,当时绮妮还处于性冷淡状态,本来只是作爲办公室安全监控,顺带的一点恶趣味的偷窥,如今却真的成了偷窥的工作,这几个摄像头分别安装在浴室、客厅和2个房间里,作爲高科技産品,它们并不是时刻处于监控存储状态,去美国前,我已经设置了只有绮妮说话才会自动啓动监控和存储,至于浴室里,甚至摄像头能自动识别里面的人是否穿衣服,只有不穿衣服才会摄像留存,科技真是万能的。

说在前面的话:看了大家的留言,似乎意见出奇的一致呢,都觉得绮妮沦陷的是不是早了点。关於这个问题,其实我留了伏笔,按照时间来算,两人离婚1年,加上跟孙浩然确定关系後他去美国4个月,实际两人分开已经1年多了,这个逻辑上应该不存在问题。至於情节上跟孙浩然在床上,後面的情节里会采取倒叙的方式将这些都交待清楚的,之所以这样进入,主要还是觉得铺垫有些过於长了,影响整个节奏。如果大家不能接受,我会在後面进行一些修改。

(九)

我点开了第一个文件夹,上面时间显示是我离开的第三天,1月11日。

“不要!”里面传来绮妮的声音:“浩然,不要这样。”

“求求你,绮妮,我都憋死了。”是孙浩然。画面里,孙浩然将绮妮壁咚在卧室进门的柜子上,四处亲吻着,手在她身上到处乱摸,绮妮却在挣紮着。

“浩然,住手。”绮妮的挣紮是真的在拒绝:“我不想在这里。”

“是因爲他吗?”孙浩然有些吃味。

绮妮沈默了一会儿:“至少他伤成那样,我却在……我心理上过不了这一关。”“爲什麽?!”孙浩然有些恼怒:“你们已经离婚了,应该有各自的生活!他还在骚扰你吗?”

绮妮摇摇头:“没有。浩然,你不要逼我。”孙浩然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去,视频里传来重重的关门声。绮妮愣愣的站在那里,然後慢慢的背靠着柜子滑下,蹲在了卧室门口,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

看着这一幕,我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夫妻侦探社 第15节

第二个文件夹是一星期後,在客厅里,两人相拥,亲吻,抚摸,孙浩然再次试图脱绮妮的衣服,绮妮又挣紮,两人不欢而散。

连续五个文件夹,不是绮妮在打电话被录下,就是两人的相互坚持,但绮妮始终不肯。最後一次孙浩然勃然大怒了:“我就知道,你根本就忘不了他!我就不明白了,他哪一点让你这样念念不忘?!年轻?多金?有事业?还是性能力比我更强?!”

“孙浩然,你够了!”绮妮也发怒了:“你把我当成什麽人了?!我是你女朋友,但也请你尊重我!你走吧。”

绮妮前所未有的冷淡让孙浩然有些慌了:“对不起,绮妮,我…我昏了头了。”

“你走吧。我想静一静。”孙浩然颓然的站起身来,转身走出几步,忽然停下来了,又转过身来,脸上闪烁着异样的狰狞:“不,我不会走。”

“你干什麽?”绮妮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慌了。

“我不会走。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绝不会放手。”孙浩然喃喃的:“我要你只属於我!”他猛地向绮妮扑去。

“啊——!孙浩然,你干什麽?!放开我,放开我!”绮妮惊恐的挣紮着,但这一次,从未对她用强的孙浩然力量特别大,他半骑在绮妮身上,一手强硬的掐住绮妮的双手,举过她的头顶,一手伸进了她的毛衣里,用力一扯,竟强行将她的胸罩扯了出来。绮妮双脚拼命的扭动着,但根本不是仿佛兽化了的孙浩然的对手,只能徒劳的眼看着自己的裤带被解开,然後被拔去了裤子。

“跟我在一起难道你不开心吗,啊?!”孙浩然狠狠的解着自己的裤子,一手仍然固定住绮妮的双手不让她动:“你哪一次不是爽到翻?哪一次不是放浪的坐在我身上?现在跟我装什麽淑女,装什麽圣洁?!”

“孙浩然你放开我!”绮妮气恼的。

“放开你?”孙浩然冷笑着:“我会放开你的,在你主动把你的屄对准我肉棒的时候。”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孙浩然的裤子还扒拉在脚踝上,光着的屁股趴在绮妮的双腿间用力的上下起伏,绮妮上身还穿着毛衣,下身赤裸着岔开了双腿,身体随着孙浩然的力度震动着。

“舒服吗,嗯?舒服就叫出来。”孙浩然邪恶的一边用力,一边看着绮妮。

绮妮倔强的将头偏向一边,不肯看他,只是随着他再一次又深又狠又准的插入,她紧咬的牙关再也咬不住,张开了,一直看着她的孙浩然乘机吻了上去,将舌头探入了绮妮的口中。

画面上,绮妮瞬间沦陷了,她死死含住孙浩然的舌头,搂住她,双腿从他腰後箍紧他,似乎在用力将他夹进自己的身体。孙浩然闷哼着,光着的屁股起伏力度又高又狠,不一会儿边干得绮妮嘴不能含住他的舌头,“啊——!”的一声娇吟,就再也没有合上。

“喜欢它吗?嗯?”孙浩然的双手毫不怜惜的揉着绮妮的双乳,半蹲着进出绮妮的身体:“喜欢我的肉棒这样狠狠的进你的屄吗?嗯?告诉我!”

“喜…喜欢…啊……”绮妮已沈沦在其中。

“那你还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孙浩然得意的:“今天我要让你high翻天!”他抱住绮妮,自己往後一倒:“来,喜欢就自己骑。”绮妮喘息着,深深的用下面的小嘴将孙浩然的肉棒包住,吞吐、磨动……

我闭上了双眼,关闭了视频,不敢再打开後面的视频,或许,这以後都是这样的视频了吧。我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随手点开了另一个文件夹。

果然还是他们在做爱的。这一次,孙浩然的手上似乎还拿着个什麽东西。

“别…别拍。”绮妮有些惊慌的。

“别怕宝贝儿,这是青春的纪念,下次我们边看以前的录像,边做。”我看清了,孙浩然手上拿的是Gopro,这混蛋,还玩出花样的。

大门传来了开锁声,我赶紧关闭了所有文件。

“咦,我没反锁门吗?”门开了,传来绮妮的声音。

“你可能忘了吧。”後面是孙浩然的声音,两人走了进来,看见了满屋子的设备箱,然後是坐在电脑桌後的我。

“你回来了?”我不确定绮妮的声音里是不是带有那麽一点点只有我能听出的惊喜。

“李…李哥。”孙浩然结结巴巴的跟我打个招呼。

我没有说话,只是跟他们点点头,这让他们有些尴尬。

“你先回去吧。”绮妮回头对孙浩然说。

“啊,这……”“回去吧,乖。”绮妮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他只好跟我再次打个招呼,关门离开。

“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她走过来,挽起了衣袖,开始熟练的收拾东西。这个场景曾经那麽平常,此刻,却让我眼睛有些花了。

“别忙了,等会儿我来收拾。”我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拦住她:“我想明天去看看爸妈和孩子,能陪我去吗?”绮妮站起身来,捋了捋散开的头发,点点头。因爲顾忌这行业安全的问题,我们在南京买了栋独立别墅,让两边的老人住,并将女儿放在了他们身边,很少能去看看。我们离婚的事也一直瞒着他们。

第二天,我们开车赶往了南京,这一整天,女儿都兴奋的尖叫着跑来跑去,我的心也难得的平静着,转过头去看绮妮时,她的眼眶红红的。这一晚,我们留在了苏州。因爲我们的留下,女儿很晚才睡。

看着她娘俩都沈睡了,我才轻轻揭开了被子,来到了别墅楼顶上,看得出四位老人很是用了一番心思来装扮和打理楼顶的平台,种满了花花草草。点燃了一颗烟,重重的吸一口,我擡头痴痴的望着头上无数闪烁的星星。

“你少抽点烟。”身後传来绮妮的声音。

“你怎麽醒了?”我看看穿着丝质睡袍的绮妮。

“我根本就没睡着。”她走到我的身边,扶着围栏:“你呢,爲什麽睡不着?”“我在想这些年做这一行到底值不值得。”我沈沈叹了一口气:“债务越来越少了,最珍贵的东西却再也找不回来。”我的话让绮妮沈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她走了过来,从背後搂住了我,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背上:“对不起,当初要不是我家……”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打断了她的话,转过身轻柔的将她拥在怀里:“我去美国後一直在想一件事。”

“嗯?”绮妮埋头在我怀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仿佛害怕我会突然消失。

“接的案子越来越危险了。”我努力的控制好自己有些颤抖的语气:“你不该再参合进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牙说:“看得出,孙浩然是真的对你好。这次咱们回去後,你就退出吧。”

绮妮擡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我不!”

“别傻了,没必要两个人都陷在里面,万一哪天我不在了,孩子还要靠你……”我的话没说完,嘴就被绮妮堵住了,她吻得很深,很用力,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的吻我。我也热烈的回应着她,那久违的激情仿佛瞬间点燃的草垛,狂烈的燃烧起来。就在这个星光漫天的夜晚,在家里的顶楼平台上,我着急的撩起了她丝质睡袍的下摆,甚至没来得及将她内裤完全扒下,就急匆匆的挺进了她的下体,她也湿得好快,几乎没插几下就已是泛滥了。我狂热的爱着她,她也兴奋的回应,或许是对彼此最後的收官,两人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爱恋之中,完全的放纵,完全的放开,她一次又一次高潮,我也一次又一次的喷射进她的身体,直到浑身虚脱的仿佛被榨干了最後一滴精液。

回到上海,两人也终於真的放下了彼此。绮妮也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准备搬去跟孙浩然同住,这让孙浩然欣喜若狂。

这一天,绮妮终於收拾好自己的最後一些私人物品,准备正式搬走。

“都收拾好了。”我以爲自己放下了,但到了这一刻依然内心阵阵绞痛。

“嗯。”绮妮默默的点点头。

“他在下面等你?”她又点点头。

“过得幸福点。不要让我担心。”我的声音沙哑着。绮妮猛地冲上来,又一次狠狠的吻住了我,许久。

“你也一定要注意安全,爲了我们娘俩。”她的声音同样有些哑。

我含着泪点点头。然後看着她提起地上的包,走出了房门。看着她的背影,我仿佛被抽走了身上的最後一点精气神,几乎站立不住。但是,她爲什麽停下来了,而且在惊恐的一步一步後退?

“嘿嘿嘿,好久不见,万总。啊,不,或许我已经叫你李总。”一个肥胖的脸从绮妮身後露出来。

我的头“嗡”的一下,竟然是刘胖子!他一手抓住的是同样满脸惊恐的俞小曼,另一只手中挥舞着一支手枪,手枪前面的孙浩然吓得浑身哆嗦着。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的枪在办公桌下面,此刻已经来不及取下了。

“刘董是怎麽找到我这蜗居的?”我的大脑在飞快的运转,寻找着解决的办法。

“这太简单了。”刘胖子狞笑着将手枪一指身边脸色惨白的小曼:“我先找到这婊子,然後拨通了你经纪人的电话,用我这可爱的小宝贝翘开了他的嘴。”“老王呢?”我一惊,老王就是我的经济人。

“当然死掉了。嘎嘎嘎!”刘胖子笑的很瘆人:“你身边的人都要死,都要死!”“草!”我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刘董,我们的恩怨似乎没到这种你死我活的地步吧?”“不是你死我活?”刘胖子咬牙切齿:“这婊子,骗去了我7000多万就算了,还把我玩别人老婆的事告诉了刘黑子。”“刘黑子?”我没有这个人的印象,询问的看向小曼。

“是他自己色欲熏心!”小曼恨恨的,“玩别人老婆玩到了成都地下老大的小老婆身上,被发现了,如今身败名裂,公司也被整破産了。”

“如果不是你这婊子告发,刘黑子怎麽会发现?”刘胖子一脸的狰狞:“现在他还满世界的追杀我,我完了,你们也活不了!!”

“这跟我们有什麽关系?!”绮妮愤愤的。

“闭嘴!”刘胖子用枪一指:“如果不是你跟这婊子给我下套,我怎麽会………”

“那个…。刘…刘董,我跟这事没关系。”孙浩然声音在发抖。

“我!说!闭!嘴!”刘胖子“呯”得一声对天放了一枪:“你们,都过去!”“刘董,那你想怎麽样?我可以帮助你逃到国外去。”我对刘胖子说。

“逃?嘎嘎嘎”他一阵大笑:“我曾经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什麽时候出国就什麽时候出国,现在你跟我说帮助我逃,嘎嘎嘎”他把枪指向我:“都是你,都是你,我要一枪毙了你!”他的举动吓得其他几人一阵尖叫。孙浩然总算还爷们的挡在了绮妮身前。
————————————————————————————————————————————————————————————————————————
【分享赚钱】—【快速金币翻倍】——【杏吧论坛.com】—【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0

0

主题

5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发表于 2018-2-14 07:5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别发这文了,这是本太监书
收起评论

等级:Level 8

0

主题

14

帖子

246

积分

Level 8

积分
246
发表于 2018-2-14 15:0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看入迷了,期待更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恒彩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众赢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2-22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