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免费做爱APP

  • 威尼斯人

  • 澳门威尼斯人

  • 威尼斯人

  • 小姐上门约炮

  • 疫情上门做爱

  • 银河贵宾会

  • 皇冠体育227

  • 奔驰体育

  • 新葡京娱乐场

  • 亚博招商

  • 澳门威尼斯人

×

选择推广文案

【步步高升】【第17部分】【作者:曾经笑过】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401|回复: 2

[转帖] 【步步高升】【第17部分】【作者:曾经笑过】

  [分享好友快速升级还能赚钱]

等级:Level 13

3734

主题

4638

帖子

7018

积分

Level 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7018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QQ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春暖杏吧1 于 2022-6-22 07:45 编辑

  
杏吧快捷导航入口
扫码下载杏吧APP
(微信扫描)

  第39章:人命案件

  这日,陆安来大桥镇已经好几天了,从那晚在卓雅家有些挑逗意味的挑逗卓雅之后,陆安一连好几天就没有在见过她,倒是马超,总是时不时的往陆安的办公室跑。

  而经过这几天的时间,陆安终于对大桥镇各个村庄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也对大桥镇的镇委镇政府有了一定的了解。

  大桥镇镇政府里面,居然没有农业办和经济发展办,换句话说,他这个分管经济和农业的副镇长,是个没有兵嘎子的光杆司令。

  这还不算全部,最让陆安棘手的是,正在他准备在镇党委会上提出来要设立这两个部门的时候。

  镇委书记赵铁柱却抢先在他开口前向这个他外来户发难了,交给了他一件棘手的案子,镇政府下属的一家煤矿企业,厂长赵德宝被人举报贪污。

  陆安是分管经济的,分到陆安来管到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件案子却在陆安来到大桥镇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没有人接手而已,现在陆安一来,赵铁柱就交给他,无异于就是想告诉陆安,在大桥镇这一幕三分地上,他赵铁柱才是这里的主宰。

  而且最让陆安头疼的是,在他和派出所所长王占奎一起审过那个厂长赵德宝后,因为举报的证据不足暂时将赵德宝释放之后。

  赵德宝居然在当天夜里,在自己的办公室自杀了,一时间,陆安和派出所所长王占奎成了众矢之的,纷纷谣传出说是陆安和王占奎乱用私行将化赵德宝给逼死的。

  一时间,案子变的复杂起来,矛头直指陆安和派出所所长王占奎。

  当第二天陆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不知道这是阴谋的针对自己,还是巧合的事件,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自救,证明自己与这件事无关。

  要不然等别人来查,就算最后查清楚了,还他清白了,那他这个试点负责人的工作,也将花落别家了。

  因此陆安去找了一下马超,问看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带他去那个煤矿厂看一下,没想到马超却没空,不过马超像陆安推荐了一个人,他的老婆卓雅,卓雅是管理档案的,虽然没有什么前途,但是一天也没有什么事情。

  听马超说是卓雅,陆安有些尴尬,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哪个煤矿厂在哪里,他虽然是大桥镇人,但是已经十多年没有在这里,所以最后还是同意了,由卓雅带他去煤矿厂。

  煤矿厂距离镇上不远,而且陆安是暗中调查,所以两人的步行去的。,去的路上,卓雅在前面带着路,陆安跟在她后面,卓雅今天的穿着刚好是那天的那套皮裙。

  但是今天卓雅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以及挺翘的美臀对陆安却没有多大的新引力,他心里面全是在想着赵德宝的事情,按理说既然都无罪释放,可赵德宝为什么还要做自杀这么蠢的事情呢。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煤矿厂,破旧不堪的大铁门上已经生出厚厚的铁锈来,在卓雅的带领下,两人走了进去,刚走进去没几步,门卫室便传来一阵跑步声,一个年龄大概在五十多岁的老者拿着报纸走了出来,看了陆安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谁啊?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嘛。”

  陆安停下脚步,微皱眉头,将公文包里的工作证递给了门卫老头,老头接过凑近看了看,又打量了一下陆安,顿时脸上充满了尴尬的笑意,忙双手奉还,说道:“哟,还真是没想到我们的陆镇长会是如此年纪,刚才真是我老头子老眼昏花,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陆镇长勿怪。”

  陆安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放在心上。

  “爹,这两个家伙是干什么的。”

  这时一个头发略微有些长,打扮的流里流气小青年打着哈气走了出来,看着陆安两人,有些敌意的问道。

  “滚进去,谁让你出来的,让你好好呆着你怎么就是不听。”老头看自己儿子走了出来,老脸一下子绷了起来,骂着将自己儿子赶了进去,青年瞥了陆安两人一眼,又向自己老爹撇了撇嘴,嘴里嘀咕了几句转身走了进去。

  “陆镇长让您见笑了,我这儿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陆安刚才并没怎么在意那青年,听了门卫的话,无意间瞥见他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躲闪,这让陆安联想起来,这门卫老头是不是知道什么。

  “老先生,你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当时的案发现场吗?”陆安面带微笑的看着一脸局促的门卫老头,说道。

  听了陆安的话,门卫老头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结巴:“陆镇长,您看…您看,我这…我这手上还有些…有些活没干完呢,要不您…您自己随便看看。”

  看到门卫老头的反应,陆安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微笑着说道:“老人家,我也是奉了领导的‘旨意’来审理此案,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我也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你只需要跟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就行了。”

  说完不等老头开口,陆安自顾自的朝着加工厂的内部走去,他就是要不给老头拒绝的机会。

  老头矗立片刻,无奈的叹气一声,放下报纸跟自己儿子交代几句后,将房门带上一脸萎靡的跟了过去。

  “诺,这就是我们赵德宝厂长的办公室。”来到一栋办公楼前,门卫老头指着一间办公室说道。

  “老人家,你有这厂房的钥匙吗?我想进去看看。”陆安见门是锁着的,问了老头一下。

  “有是有,可是——可是我们副厂长说了,不允许随便打开这扇大门。”

  “老人家,你放心好了,如果你们领导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让你打开的,有什么问题让他来找我吧。”

  陆安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头也不好再坚持,便有些勉强的说:“那——那好吧,可是你们要快一点,看一下就出来,免得让我不好做。”

  陆安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老头开门等老头打开门,陆安一下子就走了进去,卓雅一个女人,对于房间里昨晚刚刚死人还是有些心理恐惧的,所以就在门外带着,只有老头有些紧张的跟着陆安进去,一个劲的说:“里面没有什么,陆镇长,快出去吧。”

  越听老头这样说,陆安就越觉得里面有什么秘密,但是他失望了,他将房间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却没找到任何一丝蛛丝马迹。

  可是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办公桌,办公桌一下子和原来的地面错位了一点点,然后陆安就看到了一小块凝结的血迹。

  这个发现,让陆安欣喜疯狂,马上在重点在办公桌找了起来,最后在办公桌下除了这小块血迹,还另外发现了两跟染黄的头发。

  而就陆安所知,昨天见到的赵德宝,是个将近四十的人,剪着一个小平头,怎么会有染黄的头发,而且从原本办公桌下的血迹的迹象看,这块血迹应该是从办公桌外流入办公桌底下的。但是现在办公桌外却干净无比,只剩下隐藏在办公桌底下的血迹,这说明了什么。

  在加上刚才老头不自然和显得有些心虚的反应,一个大胆的猜想在陆安心头升起,然后拿出手机对那摊血迹和那两根染黄的头发拍起照来。

  第40章:简单破案

  拍好照后,陆安又找了找,在确认没有其它线索后,把外面的卓雅叫了进来,说道:“表嫂,你带纸巾没,给我一张。”

  “有,你要纸巾干嘛。”卓雅被陆安叫进来,感觉里面阴气沉沉的,还有些害怕,不过听到陆安的话,还是把纸巾拿了出来。

  “我发现线索了,那个赵德宝厂长是应该是被杀而不是自杀的,这里有一滩血迹和两根染黄的头发,血迹应该是赵德宝被杀留下的,染黄的头发应该是凶手的,只要拿去化验DNA比对一下,马上就可以找出凶手。”陆安说着,接过卓雅递来的纸巾,用纸巾小心翼翼的在那摊血迹上擦了擦,又用另外一张纸巾把那两根染黄的头发拿起来。

  “真的……”听到陆安这样一说,卓雅也是一阵欣喜。

  “那当然,表嫂,你报警吧,给王所长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拿去化验了,肯定马上就能找出杀人凶手。”陆安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门卫老头。

  正在这时,门卫老头的儿子出现在办公室门把陆安和卓雅堵在办公室里,脸色狠色一闪,看着陆安手上的纸巾,阴狠的说道:“将东西交出来,否则——”

  见到门卫老头的儿子那凶狠样,卓雅不自觉的芳心一慌,躲到陆安的身后去了,紧紧的抱着陆安的手臂,仿佛这样才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怎么?想杀人灭口?我可以告诉你,我来煤矿厂政府里的领导都知道的,你现在的罪名也许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但是如果你伤害到我们,那么你就只有吃枪子了”与卓雅的心慌不同,陆安看到门卫老头的儿子出现,却笑了,因为在他看到血迹和那两根染黄的头发后,结合之前门卫老头的紧张和心虚,他马上就想到了门卫老头的儿子了,因为门卫老头的儿子头发也是染黄的。

  门卫老头一听陆安说他的儿子要吃枪子,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在地上,他上前几步狠狠甩了儿子一巴掌,将自己儿子扇的两眼冒金花,然后噗通一下子跪在陆安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哭着说道:“陆镇长,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啊,我们家就他一根独苗,如果他死了,我们老张家可就断了香火啊。”

  陆安看老头承认了他儿子的罪刑,心头一喜,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说道:“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能救你儿子的只有他自己,只要他主动去自首,政府或许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但是如果还执迷不悟的话,谁都救不了他的。”

  “陆镇长,自首,自首,我让我儿子去自首。”门卫老头说着,对着他儿子恨声道:“狗子,还不给陆镇长让开。”

  听到门卫老头的话,狗子双腿一哆嗦,不自觉的给陆安把路让开了,然后等陆安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一下子跪在地上,死死的抱着陆安的大腿道:“陆镇长,救救我,我知道错了。”

  “刚才我跟你老子说过了,能就你的只有你自己。”陆安看着狗子,也嘘嘘不已,还好是狗子主动承认罪行了,要不然真的去搞什么DNA查起来,虽然最后也能查出来,不过只怕那是的他已经不是陆镇长了。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主动配合调查的。”听到陆安的话,狗子一个劲的点头。

  “放开吧,等下派出所的王所长来了,我会将你主动自首的事情告诉他的。”

  听到陆安的这话,狗子才放开陆安,让他出了赵德宝的办公室。

  “小安,没看出来,这么一桩命案,居然就被你这样给破了,你应该去当警察。”来到外面,卓雅才有些脸红的放开陆安的手臂,然后有些崇拜的说道。

  看着卓雅脸红的放开自己的手臂,陆安笑而不语,想起和自己一起审理此案的派出所所长王占奎,于是掏出手机,打了过去。

  陆安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王占奎正在所里愁眉苦脸呢,本来换届即将来临了,他在镇上干了十几年的所长,听风声今年有望被调入县里,可是谁曾想,竟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掉了链子,被煤矿厂案给牵连进来了。

  县里几个大佬很关注此案,而且对他的行事作风也有了不小的意见,如果事情不能解决,那么该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升职,而是保不保得住自己这个所长的位子。

  所以接到陆安的电话,他心里叫苦不已,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陆镇长还敢打电话过来,就不怕别让说串供啊,现在最主要的是互不联络才对。

  不过陆安可不知道王占奎的心里想法,在王占奎接通电话后,告诉王占奎让他去煤矿厂一趟。

  王占奎本不想去,但是想想自从自己涉足这个案子被牵连进来以后,以前巴结自己的人现在看到自己都是绕着道走,生怕自己跟他们沾上关系,陆安既然打了电话,两人一起商讨一下怎么解决这问题也好,想通后王占奎和所里的人交代了一声,便开着所里的吉普车就往煤矿厂跑去了。等王占奎到了煤矿厂以后,狗子马上坦白的将自己杀人的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昨天赵德宝被放之后,心情大好,回到厂子里,买了些酒让门卫老头和狗子一起过去喝两杯,门卫老头得了痛风病,滴酒都不能沾,便让他儿子去。

  两人喝了些酒,狗子便满嘴的跑火车,说你赵德宝这些年捞了厂里的那么多油水,怎么的也得给小弟表示表示吧。

  赵德宝听了狗子的话,一时气急便骂了三狗子几句。

  狗子喝得有些高了,听到赵德宝骂自己,便也骂了回去。

  听到狗子骂娘,赵德宝脾气暴躁,拧着酒瓶子,揪住狗子的头就砸了下去。

  狗子捂着流血的脑袋,发狂般的将有哮喘病的赵德宝摔翻在地,对着他肚子就狠狠的来了几下,谁知道赵德宝当场就没了气。

  看赵德宝没了气,狗子吓的醉意全无,赶紧跑去跟他爹商量对策,最后他爹便出注意制造一场自杀假象。

  没想到案件的经过这么简单,真相大白之后,陆安便对王占奎说:“王所长,这件案子由你来跟进了,不过报告该怎么写你总知道吧?”

  王占奎激动的赶紧点头,他现在根本没想过要什么功劳,能够自保他已经很感激陆安了,所以连说:“知道、知道,案子是陆镇长破的,我一定会如实上报。”

  “可别这样,案子是你王所长和派出所的同志,日夜不眠不休的给破的,而我只是个证人而已。”听了王占奎的话,陆安略含深意的笑了笑。

  “啊?可是陆镇长?”王占奎诧异的看着陆安,这么大的功劳……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陆安打断了王占奎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顾自的向外走去。

  “陆镇长,这个恩情,我老王记下了。”

  听着王占奎的呼喊,陆安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略含深意的笑容。

  回去的路上,卓雅如个少女一样噘着红唇,愤愤不平又不解的问道:“小安,这案子是你破的,功劳为什么要给王所长!”

  听到卓雅的话,陆安仍然笑而不语,其实这个功劳,陆安也有些舍不得,但是昨天镇委书记赵铁柱的发难,让陆安意识到,必须要拉拢一些自己的队伍,这样开展工作才有效。

  而这个派出所所长王占奎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他和王占奎接也触过几天,觉得这个人还不错,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老油条,所以才起了拉拢的心思,刚好这个案子给了他一个拉拢王占奎的机会。

  第41章:强势而立

  案子虽是结束了,但是县里对于这事还是相当重视的,因此陆安不敢耽搁,案子真相大白的第二天早上,他就叫上王占奎,由王占奎开着派出所的车,一起往县里而去。

  来大桥镇任职的这些天,陆安可是累的不轻,要说他来这大桥镇是冲着这个农业改革的试点来的,并没有和镇上几个头头争夺什么的意思,但是人家不这么想,自己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跑到赵铁柱的办公室,说自己是来混经验的,咱们和平共处吧,这不扯淡吗。

  “陆镇长,看把你累的,你才来大桥镇几天,赵书记就让你揽这么档子事,出了人命案,他赵书记不知道稳定团结,争取早日破案,却时不时的往县里吹阴风,说是咱们逼死那厂长的,狗日的,我看着他是越来越混蛋了。”王占奎开着车,看了副驾驶闭目的陆安一眼,看似无意的说。

  陆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王占奎,颇有深意的笑着说:“王所长,你可真够厉害的,骂咱们镇的一把手,不想混了吧?”

  王占奎讪讪一笑,递给陆安一支烟,说道:“怕什么,咱这不也没外人,我就是看不惯赵书记那副一手遮天的模样,你看看,你这才来几天,他就开始刁难你,让我看的就心里不痛快。”

  陆安知道王占奎的意思,他当着自己面骂赵铁柱,其实是在给自己表态,对此,陆安又是笑而不语,没在继续这个话题,和王占奎聊起其它的来。

  从大桥镇到县里不算用,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所以到县政府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陆安和王占奎直接找去了县委书记吴大宝的办公室。

  吴大宝大概五十年来岁,头发有些秃顶,穿着方面比较简朴,所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气场并不是很足。他此时正皱着眉头看桌上的一份文件。

  见陆安两人进来,只是笑着让他们先坐,然后继续看那份文件,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后,他手中的钢笔在文件上轻轻画了几下,才放下钢笔笑着说道,“我这人吧,就这个样子,必须把手头上正办着的事、给解决了心里才踏实,让你们久等了。”

  陆安和王占奎连忙说,书记工作敬业,是咱们的榜样等等奉承的话后,陆安才开始给吴大宝汇报案子起来。

  吴大宝专注的听着陆安的讲说,时不时点头‘嗯’上一声,等陆安汇报完毕后,说道:“这个案子办的好啊,辛苦你们二位了,有些同志不顾县委脸面,到处扇阴风调拨离间,真是岂有此理,我看是越老越糊涂了,国家提倡优化领导干部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啊。”

  听着吴大宝的官腔,陆安当然知道他说的谁,当时赵德宝厂长死后,赵铁柱就到处造谣抹黑陆安和王占奎,不管怎么说陆安和王占奎都是政府的人,就算要打压异己,也要分个时候吧,他这么做完全没有考虑大局,给政府抹黑,吴大宝怎能不气。

  聊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陆安和王占奎就起身告辞了,出来后,既然来了县里,陆安必然要去县长叶雅那里拜会一下,因为在来到大桥镇后,陆安和于方江通了一次电话,分析了一下局势,于方江的意思是让陆安可以试试叶雅这条线。

  【未完待续】

  字数:5,532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greateast + 15 [评分]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犀牛跑分 二期招募 杏吧担保欢迎合作】【回家14.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副版主

IM群管理

Level 8

1

主题

417

帖子

426

积分

副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6

明日之杏副版主优秀版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20贡献

这狗血的破案过程,直接拉低了智商!

等级:分区督察

广告巡查专员

IM群管理

Level 11

5

主题

1458

帖子

2489

积分

分区督察

Rank: 8Rank: 8

积分
2489

工会F督察水月轩玄铁会员青铜会员建设巨匠连任管理人员分区督察白银会员优秀督察初级群活跃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小说不刺激啊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担保 金鼎财富
×
百年杏吧杏彩杏吧招商杏吧娱乐摩臣娱乐金鼎财富杏盛娱乐犀牛跑分杏耀娱乐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2-6-28 19:31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